里贝拉油田生产现场

  如果有注解。

  或许有这么一种浪漫,叫辜负:两不厌,两相欠。

  里约热内卢,葡萄牙语意为“一月的河”, 以闻名于世的著名海滩而享有“浪漫之都”美誉。

  从阿根廷大厦公司驻地,到大西洋大街住宅公寓,5年来,万广锋和他的同事们每天往返其间。

  沿着海岸线,长达8公里的科帕卡巴纳海滩,呈新月形逶迤分布,沙白水洁,每年100多万游客慕名而来。

  然而,对中国石油人来说,这是一段熟悉又陌生的路程。或难以置信,他们中的绝大多数都没有踩上过沙滩一次。阳光、沙滩、比基尼……一切关于这个国度的浪漫,似乎都离他们十分遥远。

  桑巴之乡,见证着中国石油人别样的异国情缘。

  里贝拉联合委员会相当于小“联合国

  “不会做饭的老总不是好厨子”

  这是中国石油人的首次“桑巴之约”。

  2013年12月,随着里贝拉项目的成功中标,中国石油开启了走向深蓝、筑梦深海的首航,实现了走进全球深海高端油气市场的新突破。

  中国石油人来了。

  里贝拉项目由中石油、中海油与巴西国油、壳牌、道达尔五家合作伙伴,以及PPSA组成联合体共同管理,在这些国际“混血”团队的强力推动下,巴西从贫油国向新兴深海石油大国加快成长。

  同年年底,在总经理万广锋的带领下,筹备组一行5人开始了巴西公司的草创。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创业的记忆,是从一帮男人一天三顿饭说起。在勘探开发部副经理王童奎的记忆里,那是一段酸楚的日子。

  由于临时租住在较便宜的酒店式公寓,工作生活在一处。没有后勤,没有厨师,要么自己做饭,要么打游击一样在外面随便简单凑合。

  提起做饭,大家不约而同地提到了老万。“不会做饭的老总不是好厨子”,打趣的言语间是满满的敬意。

  初来乍到,工作千头万绪,一个萝卜几个坑,繁重的工作以外,每天还要操心生活后勤,更不能生病。这也是老万最为担心的事。

  筹备组几个小伙子,都不怎么会做饭。每次回临时驻地都说不太饿,垫点快餐或方便面。老万心里嘀咕,一个个大小伙子怎么能不饿呢,但等他下厨做好了饭招呼,都狼吞虎咽吃得比谁都香。细究之下老万才明白,原来小伙子们自己做不好,又不好意思让领导辛苦下厨,干脆就说不饿不吃。

  驻地楼下海滩边,当地人的周末狂欢

  老万是又气又疼。接下来的那段日子,只要时间宽裕,他都自己下厨,拿手的几道中餐也努力做得味正量足,其他同志会煮面的煮面,能择菜的择菜,各尽所能。时至今日,大家还记得老万炖鱼特别好吃。而那个光着膀子、穿着围裙的形象就定格在大家的记忆里。

  公司副总经理李海玮是偶然在电脑上看到老万这张照片,第一感觉就是觉得好玩、好笑,错愕之余就特别想落泪,“别样的浪漫散发着淡淡的酸涩”。

  里约的蔬菜比国内价格高。为了节省支出,负责采购的王童奎就周边超市一家家跑,哪里的菜价便宜就去哪里,日常商品的价格都烂熟于心,就连附近超市的店员都熟悉了这个中国面孔。

  “为什么忙?因为要补的课太多”

  一群男人,住一个公寓,玩命地忙。这是巴西公司留给当地同仁的直观印象。

  “来里约四个年头,真正在沙滩散步就那么一次,而且是匆匆掠过。感觉这里所有一切情调不属于石油人。”海洋工程部经理袁玉金把目光投向窗外。

  短暂的沉默。远处,蔚蓝与天际衔接,数叶白帆点点,夕照之下,闪烁金色光泽,沙滩上,游人如织,海风轻拂,椰树摇曳。

  石油人与所有的浪漫,或许就只隔着这一扇窗。

  美丽的海滩、异域的风情,但在海洋工程部副经理潘海滨眼里,“我们离沙滩很近,又离得很远”。

  一个字,忙。两个字,太忙。

  深度参与,加快成长

  “为什么忙?”“因为不懂的东西太多,要补的课太多。”

  大家深知肩头沉甸甸的分量。用老万的话说,能够参与巴西深海项目,是中国石油筑梦深海的难得机遇,标志着在这场新兴的油气合作竞逐中,我们将不再缺席。然而,深水油气开发的难度与浅水相比呈几何指数增加。拥抱海洋,就得观察深海、研究深海,熟悉水性。机遇稍纵即逝,大家都铆着一股子劲,积累深水作业经验,加强“深潜”技术实力。

  勘探开发部经理赵俊峰算是项目上的老大哥了,大家都揶揄他是越忙越累越年轻。“为什么不老,因为每天有那么多的任务和工作等着,想老都不敢老。”

  和许多人一样,来巴西之前,老赵暗自思量这是小股东项目,工作会单一,工闲时候可以踩沙滩晒太阳。然而理想丰满,现实骨感。踏上里约,那些一厢情愿的憧憬被这里的快节奏高强度冲得七零八落。快五年了,憧憬的浪漫还未曾兑现。

  有多忙?潘海滨2017年首次来巴西就感受了一次“下马威”。北京到里约30多个小时行程,原本盘算落地后倒时差,谁知刚到就得到通知,2个小时后开预备会,集思广益,商量下午公司在一场联合项目委员会的表态发言。

  “来不及倒的时差”背后,是时不我待的紧迫感。大家心里明白,深海领域,中国石油是新晋者,意味着要付出比伙伴公司更多的精力和努力,才能实现同一起跑线的竞逐。

  累倒是其次,老万最焦心的是时差因素影响工作。由于与国内有11个小时的时差,国内的晚间正好是巴西的白天,因此好多需要与国内沟通的事情就必须利用晚上,工作到凌晨两三点是家常便饭。

  有多忙?里贝拉项目的治理结构不仅有作业委员会,还有很多分委会。生产运行部副经理郝强升列了一组数字,仅2018年就有120多场会议。作为一种创新的管理模式,全年股东参与表决的表决书就达114个。

  在巴西公司,有一套近乎严苛的生活纪律和安全十大禁令。下班回公寓,每天晚上7时后到次日早上6点半之前,无工作等特殊情况,不能私自离开公寓。

  起初,很多同志不理解,说这么好的地方,严格外出,是否有点小题大做,但随着时间推移,大家深刻理解了公司的良苦用心。无奈的背后,是当地令人担忧的社会治安问题困扰。在联合项目担任HSSE副总监的王博讲,联合公司每周都要做安全经验分享,一位当地同事的经历让大家吃了一惊,一年内被抢了五次,有一次被枪顶住了脑袋。

  为此,集团公司根据实际,运用最新的社会安全风险评级标准,将巴西公司从高风险三级提到了高风险二级。

  因此,如何让大家在紧张忙碌工作之余得到有效减压放松,学习成了最好的良药。在公寓驻地,有一份时间表:周二四晚上葡语课,周五下午开周例会,周六日主题学习和足球比赛。

  不少会议在工余时间完成

  “不是在开会,就是在去开会的路上”

  里贝拉联合委员会,相当于小“联合国”, 联合管理体现在各种会议中,无论是伙伴会议、委员会会议等,几乎所有项目运营事项都在这里讨论研究做决策。会议的专业跨度和信息量也都十分巨大,参会的也都是各伙伴方的资深专家。

  在生产运行部经理王言峰看来,每一次会议,某种程度上是各合作伙伴间的一次次过招。不仅是听会,关键作为股东方要发言、表决,中国石油人的发言会不会被重视,意见能不能被采纳,发言水平高低一定程度上考验着参与程度和水平。

  随着参与程度的不断深化,中国石油人在合作中的话语权愈加得到重视。在1月份召开的4个专业的同业者会上,整体汇总100多个问题,中国石油提了33个问题,被接受采纳了11个。

  巴西公司用努力和作为赢得尊重。

  作为一种创新性的合作模式,联合项目首次由非作业伙伴方派员参与项目管理,中石油巴西公司有五名代表担任联合项目部管理职务。担任联合项目HSSE副总监的王博讲了一个故事。

  项目起初,联合委员会的同仁或多或少对中国同行还是持观望态度,然而在不断的沟通交流中,他们逐渐觉得中国代表的专业和见解值得重视和借鉴,于是工作交流配合也就变得更加顺畅。今年1月初,中国玉兔号月背着陆,巴西同事纷纷跑过来祝贺,一个劲地竖大拇指。也正是在一次次交流碰撞中,情感也在加深。每次回国,总有巴西同仁委托代购华为手机。

  在里贝拉联合项目的新型合作机制下,对于中国石油人来说,是一种倒逼式的成长。

  郝强升至今还记得自己在伙伴会议上的首秀。会场满满四五十人,自己丝毫不敢懈怠,每一句话、每一层意思都严谨表达,各合作伙伴代表和专家们也都听得认真,当了解到是新人后,更是给予了他极大的肯定和鼓励。

  这是一次与桑巴之乡的“深”情相拥。在这里,中国石油人开启了筑梦深蓝的首航。公司有了新驻地,配备了餐厅和后勤等。短短5年,在经历了创业阶段、基础发展阶段后,在加快向建设中国石油深海合作示范区迈进,展现了中国石油良好的国际合作运作水平和全球资源整合能力。

  悠悠的情感失落,界定奉献者的价值准则。聊工作,大家侃侃而谈;一旦说起家庭,大家更多的是沉默,因为亏欠家庭太多。听大家讲,一次,综合管理部经理张跃雷边吃饭时突然就哭了起来。由于正是一项工作关键阶段,休假一拖再拖,4岁的女儿电话里一直问爸爸什么时候回来,4个多月没有回家的他再也绷不住泪水。

  里约人自诩,“上帝花了六天时间创造世界,第七天创造了里约热内卢”。山海交融的优美自然风光与人文景观巧妙和谐地描摹着这座城市的浪漫。而中国石油的桑巴之恋,还在倾情上演。

  他们用行动诠释着:有一种创业,叫跨国;有一种梦想,叫深蓝;有一种浪漫,叫两不厌,两相欠。

  科帕卡巴纳海滩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