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从事油气行业,特别是天然气贸易的人来说,Henry Hub(亨利枢纽)这个名字想必大家都不陌生,作为纽约商品交易所(NYMEX)天然气交割地和定价中心,其地位和重要性毋庸置疑。每天,纽约商品交易所大约35万份天然气期货合约以亨利枢纽作为交割地。

  亨利枢纽缘何能从北美众多天然气交易点中脱颖而出,成为纽约商品交易所天然气期货合约交割地?它在全球天然气市场中扮演何种角色?未来的发展前景如何?这还得从亨利枢纽的历史发展说起。

  天然气贸易崛起

  将天然气作为商品进行贸易的历史远比不上石油贸易的历史悠久。就在30年前,大多数天然气生产商还仅仅将天然气以固定价格以长期合约形式卖给管道公司。1985年,美国联邦能源监管委员会(FERC)第436号令对管道业务实行“开放”政策,天然气管输业务不再仅仅由管道公司垄断,由此带来了天然气贸易现货市场的迅速发展。贸易出版物开始跟踪全美各地的天然气价格,从而使天然气价格变得越来越透明。但当时的贸易市场仍然非常初始,传统合约和价格管制相互交织。

  但历史的潮流不可阻挡,到20世纪80年代后期,天然气贸易日益活跃。1989年,“解除天然气管制法”(The Natural Gas Decontrol Act)彻底消除了价格管制的最后一道枷锁。

  与纽约商品交易所推出原油期货合约一样,在建立天然气期货合约时,同样存在一个问题:实物商品期货合约需要一个交割点,其交易价格最好的是行业认可的基准价格。当时,天然气在全美40-50个地区进行交易,其中大部分都是通过贸易出版物进行跟踪,但没有一个地点被普遍认可为天然气交易的参考价格。

  因此,纽约商品交易所提出了最佳交付地点的指导原则:供应多样性、可靠性和现货价格流动性。在天然气贸易领域,这意味这个地点必须是与许多管道连接的枢纽,需要极具信誉的作业者确保供应可靠性。市场需要将在这里进行现货交易。最重要的是,它需要具有可操作性,将任何供应短缺的可能性降低为零。

  最初,纽约商品交易所希望将天然气贸易定价地选在管网密集且交易量巨大的得克萨斯州,但最终这一设想没有实现,因为一条名叫Sabine的管道以及它所连接的亨利天然气加工厂的最终介入。

  亨利枢纽逆袭

  目前,由EnLink Midstream拥有的Sabine Pipeline是位于路易斯安那州南部的一条150英里长的小型管道,此前一直由德士古(现为雪佛龙)持有。它是德士古公司在路易斯安那州天然气生产业务与其位于德克萨斯州亚瑟港的炼油厂和化工厂相连的管道系统的一部分。德士古在路易斯安那的大型天然气工厂位于Erath(伊拉斯)小镇以南约7英里处,因临近亨利高中而被称为亨利天然气处理厂。

  上世纪80年代后期,亨利天然气处理厂的加工量一直在逐年下降,但它拥有的几个优势使它从众多价格基准中脱颖而出。一是它位于美国天然气管网最为发达的西南部地区,其本身一头连通着美国主要的天然气产区,一头通向主要的天然气消费区、储气库和LNG出口终端。二是所有连接的管道口径都比较大,能够满足大额贸易的输量要求。三是Jagjit Yadav和Bill English两位高水平的德士古高管提出了许多创新的贸易和交易方案,包括首次提出了亨利枢纽的概念,简化交易流程和操作流程等,并采取了使亨利枢纽具有高度市场价值的一系列措施——不仅作为交易枢纽,而是作为NYMEX期货合约的基准价格。

  在天然气市场发生重大变化的过程中,成熟发达的管网设施和一系列创新理念成就了亨利枢纽作为“行业基准中心”的地位。1990年,纽约商业交易所选择亨利枢纽作为其天然气期货合约交割地。

  如今,亨利天然气处理厂已关闭十多年了,亨利枢纽早已不局限在处理厂周边,这个名字更多地已经演变为一种抽象的概念。

  目前,亨利枢纽已经发展为一个全服务的集输系统,它提供各种天然气的接收、处理、交付、储存和管网调峰等服务,并与美国最重要的天然气管网形成广泛互连。它连接了4条州内,9条州际双向干线天然气管道,包括:Acadian、Columbia Gulf Transmission、Gulf South Pipeline、Bridgeline、NGPL、Sea Robin、Southern Natural Pipeline、Texas Gas Transmission、Transcontinental Pipeline、Trunkline Pipeline、Jefferson Island和Sabine等。

  亨利枢纽拥有两个大型压缩站,每天可压缩520万撒姆(therms)天然气,整个枢纽每天可输送18亿立方英尺天然气。同时,它还与杰斐逊岛,阿卡迪亚和索伦托等大型地下盐洞储气库相连,提供储气服务和发挥着管网流量调节的作用。

  影响力延展全球

  众所周知,由于天然气常温下的气态物理属性,决定了它的输送方式不可能像石油那样多样,目前主要的天然气输送方式是管道和LNG船运。因此,对于天然气贸易来说,除了要有充足的气源和成熟的消费市场外,天然气收集和储运(物流)起到了关键的控制作用,甚至可以说谁掌握了天然气运输,谁就掌握了天然气贸易的主动权,这种特征在北美体现的更突出。

  在北美,特别是非常规页岩油气产区,由于油气作业公司数量众多,规模不等,矿权土地相互交织,很少有公司能够或愿意自行修建天然气收集系统和输送管网。更普遍的是由专业的天然气公司负责全流程管理——从井口收集、计量到中央处理站处理,到管道输送,直至到天然气枢纽进行销售。上游油气公司一般在井口就直接将所产天然气卖给了中游的天然气公司。因此,井口的天然气价格一般较基准价格贴水很多(管输费、处理费等),天然气销售的大部分利润被中游天然气公司获取,因此,在天然气贸易中拥有了更多的主动权和控制权。

  当Cheniere Energy公司2011年签署了美国墨西哥湾地区首个液化天然气出口合同时,亨利枢纽逐渐开始影响全球天然气市场。特别是近两年由于国际天然气需求不断增加,以及美国页岩油气革命所带来的天然气产量、运输量激增,使得亨利枢纽成为了越来越重要的世界LNG出口终端的气源地,由此也不断加深了其对世界市场的影响,亨利枢纽已俨然转变为全球天然气定价的基准。就像BP石油公司首席经济学家斯宾塞·戴尔所说的,“经济学表明,亨利枢纽价格将成为全球天然气市场的天然锚点。”

  由于亨利枢纽交易量大,定价透明,流动性高。卡塔尔、澳大利亚、莫桑比克等一些全球天然气生产商开始与原油价格脱钩,转而采用亨利枢纽价格为基准建立天然气交付定价机制。亨利枢纽的价格也越来越多地被各地期货交易所和媒体广泛引用。我们有理由相信,在可预见的未来,亨利枢纽在北美乃至世界天然气贸易中将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记者 崔茉)

亨利枢纽天然气期货  每日成交量(ADV)和持仓量对比(Open Interest)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