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玉龙秀结婚照。

  新疆吉木萨尔油田地处准噶尔盆地东部隆起的二级构造带,面积约为1300平方千米,其凹陷芦草沟组赋存丰富的致密油、页岩油资源,是国内10亿吨级特大型油田之一,也是新疆年5000万吨产能建设的主战场。

  进入2月底,吉木萨尔地区气温仍然保持在零下9摄氏度左右,四野白雪茫茫,西部钻探40余部钻机巍峨耸立。

  2017年8月,吉木萨尔凹陷致密油开发试验水平井JHW025井日产油突破100吨,拉开规模建产的序幕。如今,在中国页岩油气革命热潮中,像吉木萨尔这样沉睡已久的大型页岩油气田,2019年将迎来怎样的繁忙?

  采访车出吉木萨尔县城,沿239省道向北行驶93千米,我们来到位于红旗农场的J30作业区。放眼望去,井架纵横交错,井场红衣闪动、热雾翻腾。

  西部钻探50585队承钻的JHW043井,采用新工艺旋转导向钻井技术顺利钻完4600米进尺,正在起钻准备测井作业。钻台上,员工动作干脆,相互配合熟练。由于该井是跨年井,全队干部员工忙完冬钻赶春钻,看不出丝毫懈怠。

  “国内已知页岩油开采的两个关键环节是水平井钻井和水力压裂施工。”作为征战吉木萨尔的元老,50585队队长赵凌掌握了大量的信息。他肯定地说:“这两项工程都是西部钻探的金字招牌。”

  2018年,这个公司在吉木萨尔刷新多项水平井钻井纪录;创造新疆油田压裂级、簇数最多,入井液量最多、砂量最大,施工排量、单井平均压裂效率最高等多项国内及油田公司压裂纪录。

  吉木萨尔勘探区表层含第四系未成岩黏土、沙砾石层;新近系含膏质、灰质泥岩发育,遇水易膨胀,易发生缩径、卡钻,进入新近系以后,地层存在碳酸氢根污染,导致钻井液性能紊乱。

  “在长期实践中,我们总结出了安全钻进格言,即:泥浆调出黏切性,双泵钻进须柔和;井内坍塌抢提钻,高压洗井保畅通;每根立柱必划眼,勤查岩屑断地情;钻井速度常控制,井底安全数第一。”赵凌扳着手指娓娓道来。

  “这里的井位都是打一备一,2019年工作量非常饱满。”赵凌很兴奋。在钻井行业中,周期、机速和进尺决定着最终效益,饱满的工作量是全队的“兴奋剂”。

  “钻具起完了,比预期快两个多小时。”正聊着,一名身材矮胖的员工跑过来,他声音粗犷,半说半喊着,完了一溜烟向井场外跑去。

  “这家伙结完婚刚回来,干劲特足!”赵凌说的是刚才大嗓门的员工,他叫杨玉龙。

  2018年,杨玉龙用自己3年的存款在老家山西大同买了房,今年年初结婚。大伙都笑他现在浑身是劲,比以前干活更猛了。

  一望无际的雪域上,钻井人爽朗的笑声四处回荡,豪情四溢。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