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9日,陕西榆林定边县,黄土高原,与《平凡的世界》描述的场景相隔四十四年的今天——从上午开始,雪从零星的若有若无,渐渐变成飘飘洒洒的随风而至,虽然没有间断,却始终不大。

  王爱民是东方物探华北物探处的员工,2015年以劳务输出的方式参与到长庆油田采油三厂油房庄作业一区的工作。他来到陕北的黄土高原看井已经三年多了。下午三点,王爱民从热烘烘的铁皮房出来,一只手戴着厚厚的劳保手套,拿着取样桶,另一只手拿着取样器摇把,准备到抽油机井口取计划样。

  他发现左边第二口井的井口有一小片黑色的原油突兀地出现在薄雪上。靠近后观察到,一股原油在抽油机向下运动时从井口盘根帽的空隙中被挤出来,洒落在井口四周。原本计划到年后再换的盘根提前漏了。

  这是一口偏心井,抽油机的光杆位置偏离了井口中央的位置,对橡胶制成的盘根磨损也就特别严重。雪天,赶上交通管制,以前能够帮忙的维修班赶不来。

  王爱民只好自己动手。他用一根钢丝绳绕住光杆和井架,中间插上一根撬棍,慢慢旋转,直到钢丝绳绷紧,再将偏离的光杆拉正。不出所料,螺旋形的盘根已经被挤压变形,断裂的部分卡在盘根帽里。他用螺丝刀费力地撬了半天,才将断裂的那一半取出,换上了新盘根。

  快到五点,收拾好井场,回到铁皮房的王爱民用刚刚回暖还有刺痛感的手拨打了弟弟的电话:“喂,爱东,我刚换完盘根。有点晚了,就不过去了,自己吃点。”

  电话的那头是另一个井场的王爱东。哥俩直线距离相距不远,中间相隔一条大沟。那是黄土高原经年累月被雨水冲刷蔚为壮观的沟壑,翻越或者绕过都很困难,除了井区组织集体学习可以碰面,平时他俩很少相聚。

  去年,母亲做心脏搭桥手术时,他兄弟王爱东还没来,能在家照顾。今年过年期间,兄弟俩都在离家千里的偏远的井场,因此格外惦记母亲。过年这几天,天天要往家里打电话,不过信号不好,视频总卡。

  傍晚,王爱民脱下已经沾满油污的工服,换上一套崭新的红工衣,爬上离井场二三百米远的土坡,拨通了和家人的视频。看着手机上白发苍苍的老母亲,王爱民脸上布满了微笑:“妈,我这下雪了。您看我这身‘石油红’,大过年的穿上多喜庆。儿子在这边过得挺好,您一定放心,把身体养好。”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