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哥,这是在算啥?”1月28日一大早,大港油田采油一厂作业一区唐家河联合站站长张雷手拿皮尺,在狭小的泵房里丈量着通道的尺寸,神色有些犯难。“今天更换空气压缩机,通道窄、人多、机器大,我算算该如何进出。”

  9时,随车吊的轰鸣声嘎然而止,维修组组长陆委带领黄喜俊等4人走进泵房。“过道也就1米5宽,压缩机要从屋角推到门口得琢磨琢磨。”陆委将目光投向张雷。“我刚才都算过了,先拆下压缩机,让50公分的侧面朝前,用上叉车,应该问题不大。”张雷说着跟陆委抄起活动扳手俯身松动压缩机底脚螺丝。“咱们这人工叉车工作面不大,还是靠撬杠支撑的,这大家伙在上面肯定立不稳。这样,俩人负责固定机位,张雷你带1个人在前面拖设备,老黄和我从侧面固定叉车位置。空间窄,咱们站位紧凑但也不能忽视安全。”陆委边忙着手里的活边安排着。

  9时30分,叉车将压缩机托离了地面,6名硬汉用臂膀紧紧顶住机器站定,准备向门口推移。看着大伙在狭小的通道中半蹲屈膝却依旧蓄势待发的样子,陆委不再耽搁,“一、二”的号子掷地有声,6名硬汉在号子声中持续发力。“低估了500公斤的分量!老黄你腿不好往高处挪挪,低处我来。”陆委无暇顾及额头渗出了豆大的汗珠,不断调整着各方的力量,跟这个笨重的铁家伙进行着无声的较量。

  10时,压缩机在众人的推拉中艰难行进了4米,此时大家已经疲惫不堪了。可新问题又来了:门与叉车底座的宽度相差不足10公分,左右无法站人,怎么办?“只能前后站位,连拉带推蹭出去。”汗流浃背的张雷在前面丝毫不敢松力。“来吧,大家再加把劲!出门就有随车吊了!”陆委给大家打着气。拼尽全力的10分钟,每个人双手关节愈发紧张,汗滴从两鬓不停滑落。伴着略显沙哑的号子,陈旧的压缩机终于被推挤出门框,随即被随车吊放入拖斗凹槽里。

  10时50分,经过又一轮的较量,崭新的压缩机飞速地运转起来。“这下我们站的外输设备可有动力保障了!”张雷喜形于色的同时长长舒了一口气。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