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回顾

  2017年11月30日,新疆油田公司传来特大喜讯:克拉玛依石油人在准噶尔盆地玛湖凹陷中心区发现了10亿吨级玛湖砾岩大油区。

  2018年12月12日,塔里木油田传出捷报,中秋1井经酸压测试获得高产工业油气流,折合日产天然气33万立方米,凝析油21.4立方米,预示中秋将有1000亿立方米级凝析气藏。

  2018年12月15日,准噶尔盆地风险探井——沙探1井在二叠系上乌尔禾组取得重大发现,获高产工业油流。这一突破进一步拓展了全盆地二叠系上乌尔禾组勘探新领域,有望成为继玛湖凹陷后又一个储量产量规模增长区。

  2019年1月6日,新疆油田公司在准噶尔盆地南缘下组合勘探获重大突破,位于新疆乌苏市境内的风险探井——高探1井喜获高产油气流,日产原油1213立方米、天然气32.17万立方米,创准噶尔盆地单井日产量最高纪录。

  发现玛湖 突破南缘关键在于技术创新

  (中国中化集团公司原总地质师 曾兴球)

  继准噶尔盆地腹地发现玛湖油田之后,2018年又在盆地南缘高泉构造勘探喜获高产油井。这是准噶尔盆地油气勘探开发的最新突破,也是中国石油实施开发西部战略以来获得的又一重要成果。尽管玛湖油田开发面临着一系列技术挑战,高泉构造带的储量规模还有待进一步落实,但发现玛湖油田和突破南缘斜坡带的勘探,预示着准噶尔盆地迎来了油气资源勘探开发的又一个春天。这也使我们对我国其他含油气盆地深化勘探、挖掘潜力、增储上产满怀新的希望。发现玛湖和突破南缘对我们的启发是多方面的,我主要讲三点:

  (一)我国油气资源潜力很大,对增储上产要充满信心。

  准噶尔盆地是我国最早投入勘探的含油气盆地之一。上世纪50年代初,在苏联专家的帮助下,老一代石油人发现了克拉玛依油田,为发展中国石油工业立了大功。此后半个多世纪,盆地西北缘断裂带的勘探开发程度越来越高,为寻求突破,克拉玛依油田干部和技术人员不懈地努力,对准噶尔盆地进行综合研究,虽然也取得一些新的进展,但始终没有发现大场面。面对困难,他们不灰心,不泄气,坚持“立足大凹陷,寻找大油田”的决心不动摇。经过40多年的努力,终于找到了玛湖油田,这是世界同类型油田中规模最大的油田。紧接着,他们继续努力,“跳出断裂带,走向斜坡区”,在南缘有了新的突破。这说明,一个含油气盆地,不是一次勘探就能认识清楚的。

  世界油气产业发展的经验告诉我们:大型含油气盆地始终引领着油气产业不断发展,只要转变思路,深入开展综合地质研究,加深对盆地的地质认识,寻找新领域、新层系,寻找增储上产的新途径,世界上开发百年以上的超级盆地也能因此重新“焕发青春”。

  我国地质条件相比美国、西亚、俄罗斯是要复杂一些,在全球25个超级盆地中,我国有两个。陆上松辽、渤海湾、塔里木、柴达木、鄂尔多斯、四川等盆地,都还有着很大的勘探潜力,如果都能像准噶尔盆地这样深入地做工作,也一定会有新的发现,对我国重回原油年产2亿吨提供有力支撑。

  (二)坚持科技至上的理念,全力以赴组织技术攻关。

  发现玛湖油田和准噶尔南缘勘探获得重大突破,具体经验很多,最主要的是扭住技术攻关这个环节不放,持之以恒,永不放弃。

  新疆油田从上世纪开始,特别是2005年以来,依托国家与中国石油重大专项课题研究,针对玛湖地区的资源潜力、沉积环境和成藏机理等砾岩油田勘探的难题,集中油田科技人员,围绕砾岩的成藏理论与勘探开发的关键技术,展开技术攻关,攻克“甜点”预测和油田增产措施两大技术瓶颈,形成凹陷区砾岩油藏勘探理论体系,发现储量规模超10亿吨的巨型油田。这相当于在准噶尔盆地又找到了一个克拉玛依,为中国石油实现规模上产打下了新的基础。发现玛湖油田的事实说明,未来发展油气产业,关键是要研发新技术;产业向高质量发展转型,首先是技术转型;能源革命,首先是技术革命。新技术、新工艺、新材料和新知识是推动产业转型升级的原动力,是打开油气勘探开发大门的金钥匙。没有技术创新,面对复杂的地质条件和严酷的作业环境,发展油气产业只能是一句空话。

  (三)深化企业内部机制改革,建设鼓励创新的良好环境。

  我国石油企业肩负着保障全国油气供应的重大责任,加大国内油气资源勘探开发的力度,是党和人民的嘱托。唯有深化改革,勇于创新,调动各方面积极性,形成人人创新、共同开拓的新局面,才能完成这一光荣使命。

  上世纪50年代,为改变我国石油工业的落后面貌,毛泽东同志针对当时的实际情况,提出发展石油工业要“革命加拼命”的口号。

  今天,我们进入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新时代,油气产业进入到转型发展的新阶段,要继续发扬“革命加拼命”的精神,同时要坚持科学发展观,用“改革和创新”的办法,才能闯出新时代石油工业发展的新道路。

  改革是推动高质量发展的根本动力。当前,油气产业发展的外部环境日趋复杂,产业发展已经从“资源主导”型向“技术主导”型转变,技术获得的方式也从过去的引进、转让、借鉴、学习转变为主要依靠自主创新。我们要改革旧的不合理的管理机制,建设鼓励创新的良好环境,调动大多数人的积极性,让敢于创新的人得到保护,创新有成效的人得到奖励。要通过改革凝聚人心,激励员工主动创新,增强企业活力,推动企业向高质量发展转型升级。(记者董宣 王源采访)

  同题采访

  本期嘉宾:勘探与生产分公司副总地质师 李国欣  

  勘探开发研究院石油地质研究所副总地质师 杨 智

  问:如何看待西部地区在中国石油增储上产中发挥的作用?

  李国欣:当前,随着我国油气对外依存度的不断攀升,国家对油公司提升勘探开发力度、保障国家能源安全的紧迫要求前所未有,促使中国石油必须敢于担当,努力工作,履行好自己的责任和义务。

  近年来,西部地区石油新增储量占比持续上升,越来越成为中国石油未来增储上产的主战场和接替区。其中,塔里木盆地和准噶尔盆地是最有潜力、最能够承担起、承载起战略西移重任的两个盆地。

  经过60余年不懈探索,塔里木、准噶尔等西部重点盆地油气勘探逐渐进入规模发现期,储产量持续增长,成为中国石油增储上产的主力区。

  目前,中国石油已在西部地区建成准噶尔、塔里木两个规模大油区和塔里木一个大气区,成为我国重要的石油供应来源和最为重要的天然气供应来源。西部地区勘探程度依然较低,发现大油气田的潜力较大,仍是中国石油今后勘探开发的主战场。

  问:西部地区连获勘探大发现为油气上产提供了哪些借鉴?

  李国欣:近两年,西部地区接连获得大发现,既有国家的高度重视,也是集团公司的定力和战略西移大判断,以及地质和工程技术人员的努力。国家重视、集团支持,以及地质、工程等多学科持续攻关,综合原因造就了在国家正需要油气的时候能有这样一批大发现的涌现。

  探究这些重大发现背后的深层次原因,坚持不懈,是一个很重要的层面。首先,是地质家和工程专家的坚持。在预判到塔里木油田和新疆油田这两个区域是找油找气的主战场以后,坚持多年不懈攻关。事实上,库车秋里塔格带的攻关自塔里木会战以来,老一辈地质家认定其为潜力区带,并紧盯这一区域展开工作。经历了多轮的地质攻关、深化认识和钻探,终于取得突破。具有同样意义的是准噶尔盆地南缘高泉下组合深层大背斜的突破,这些成果都是在地质学认识和工程技术创新上坚持不懈攻关取得的。其次,在地质和工程技术的支持方面,与决策者的意志力相关。对于准噶尔盆地南缘的勘探,经历了几十年的不断探索,始终没有放弃,即使在最迷茫的时候,也确定了“坚持南缘,坚持研究不断线”的思路,促进了后面的大发现。

  杨智:油气大发现的获得,是长期积累、持续探索的结果。几代石油地质工作者不断解放思想、大胆假设、小心求证,不断深入研究、精雕细刻、反复论证,才有了“跳出断裂带,走向斜坡区”的勘探新思路。

  油气大发现是中国石油发挥整体优势的结果,是科研、物探、测井、钻井等各个环节紧密融合、通力协作的结果。各环节、各工序一起讨论方案,有问题随时调整,提高了运行效率和精准度。

  油气大发现是工程技术不断进步的结果。以往,钻探复杂状况对勘探发现有一定限制。钻探技术的革命性进步,使地质判定的目标能精准定位、周期缩短,顺利抵达目的层。

  有高峰期,就会有探索期,我们要理性辩证地看待油气大发现的到来,继续深入研究、深化认识,为保障国家能源安全做出更大的贡献。

  问:风险勘探对于油气大发现发挥了什么作用?

  杨智:沙探1井、中秋1井、高探1井,都是集团公司部署的风险探井。新区新领域风险勘探管理是中国石油为实施资源发展战略,基于我国石油地质特点、勘探管理现状,以新区新领域油气探索及规模高效储量发现为目标,而构建实施的一种勘探管理运行机制及工作方法。风险勘探从体制机制上充分调动了油田积极性,也为勘探院科研成果转化提供了很好的平台。可以说,风险勘探对于获得油气大发现、保障国家能源安全具有重要意义。

  李国欣:风险勘探是勘探的灵魂。目前,风险勘探已成为加大新区新领域勘探、引领油气大发现最有效的手段之一。

  勘探与生产分公司制定并规范风险勘探管理“四统一”运行机制,即统一组织重大风险勘探领域研究,统一组织重大关键问题技术攻关,统一组织地质方案论证、统一组织工程设计及重大措施方案决策,解决了以往勘探管理难题。

  实行勘探信息化管理,确保勘探工程项目“全过程”实时可控:一是建立一套集数据采集、传输、处理及应用的一体化数据管理平台,及时进行现场资料、成果数据等信息的交流及共享,推动科研、生产密切结合;二是依托勘探生产管理系统及远程视频系统,实行“全过程”跟踪监督,实现针对钻探过程中重大工程技术问题,及时开展远程专家会诊和实时决策,提高决策效率。

  针对性制定考核激励机制,充分调动各部门及人员的积极性:一是风险勘探专项资金不列入油田公司效益考核,勘探成果归所在探区油田公司所有,有效地调动油田公司参与风险勘探的积极性;二是对风险勘探目标研究成果及工作贡献采用“定量化”评价管理,与下一年度科研项目经费挂钩,改变了过去唯“油气发现奖”的奖励机制,提高了各单位对风险勘探目标研究、落实工作的重视程度;三是风险勘探成果纳入股份公司油气勘探重大发现成果奖进行重奖,极大地调动了油田公司和广大技术人员的工作积极性。(记者杨雯 王亮亮采访)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