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的变化、变化的西部”系列报道之二

宝石花“点亮”美好生活

   西部,中国石油工业主战场。2018年,油海浪潮激涌,西部石油工业踏浪奋进。从玛湖大场面上产到中秋1井横空出世,从西部炼厂国Ⅵ升级到工程技术系列指标的突破,从勇夺国家大奖到喜获最高荣誉……这一年,西部石油工业不平凡、不简单、不寻常。

  说到改革开放40年来百姓生活的巨变,长期处于经济发展末梢的西部人最有发言权。20世纪七八十年代满大街的的确良、蜂窝煤,悄然失去了踪迹,代之以更丰富的多彩时装、清洁油品、高端化工产品。

  40年的翻天覆地,40年的美好生活,西部社会的沧桑巨变背后,是能源脊梁的强力支撑,是炼化产业从小到大的持续发展、不断升级,以能源改变百姓生活为目标的矢志自强、不懈追求。

  炼化发展

  产品飞入寻常百姓家

  炼化企业的终端关系着国计民生的起点。位于新疆西北部的博乐市是第二座亚欧大陆桥的西桥头堡。博乐市农民马存女的庄稼种得好,有自己的“秘诀”——用SODm尿素。她曾看到有人换了别的尿素品种,结果冬天出现严重结块现象,叫苦不迭。

  这种SODm尿素,是乌鲁木齐石化公司的名牌产品。根据自身油源和装置特点,乌石化精耕细作,产品品质不断攀升。尿素装置投产30多年,乌石化生产的尿素成为西部农村最畅销的化肥之一。

  尿素是以农业为主的西部发生变化的代表性一例。放在整个社会生活大视野里观察,随着独山子石化、克拉玛依石化、兰州石化、乌鲁木齐石化等西部炼群乘着改革春风飞速发展,西部各产业整体性向前推进。

  改革开放前,我国西部的化纤生产几乎是空白。自从乌石化率先上马聚酯工程后,从的确良到腈纶长短丝纱,再到差别化、功能化纤维,消费终端市场的升级带动了石油化工产品更新换代,扮靓各族群众。

  玻璃输液瓶、玻璃针管,是不少人的记忆。现在,在医院已经很难看见它们。石油化工产品逐渐代替了这些玻璃制医用器械。兰州石化公司在这个领域实力雄厚。作为拥有国内首套聚烯烃清洁生产线的西部炼厂,兰州石化每年供应医用聚烯烃10万吨,制成的注射针管和输液瓶满足超洁净要求。“因成本低、加工简单、富有弹性等优势,塑料完胜玻璃。”业内人士说。

  塑料在各个角落都可以看到。以住宅建筑为例,排水管、采暖管、燃气管、通风管、雨落管等,金属管材逐渐被塑料管材取代。

  地毯、鞋帽、餐盒、瑜伽垫、家用电器……可以说,西部城镇每一束温暖灯光下,都有石油化工产品的身影。

  改革开放40年,石油化工产品越来越多地飞入寻常百姓家,无声地打造着美丽新世界。

  产销链接

  畅达“最后一公里”

  “没想到DGDZ3606生产出来的成品不仅外观、亮度等品质有明显提升,而且加工速度也提高很多。”武威达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张妍兴奋地说。2018年年初,西北化工销售公司联合独山子石化公司开展耐热聚乙烯替代加工试验并获突破。张妍首批就采购了32吨DGDZ3606直接用于生产。

  改革开放40年,信息核变转为市场“秒变”,消费端对炼化生产端提出更快速更高效的要求。如何让产品抵达市场的“最后一公里”变短,成为生产企业至关重要的问题。

  新疆罗布泊钾肥厂负责人李守江对此深有感触:“客户需要吨包装产品,但我们自己生产不了吨装袋,只能从南方调货。为此,钾肥装置开一个月停一个月、开半年停半年,厂里生产经营十分困难。”

  作为西北地区最大的炼化产销中间商,西北化工销售在市场巨变面前,以快应变,压缩“最后一公里”。西北化工销售了解到罗布泊钾肥厂的困难后,立即牵线搭桥,与乌石化合作,在帮助钾肥厂脱困的同时,使乌石化塑料编织袋生产装置重新焕发生机。

  100年前,孙中山先生有一个宏大设想,建设一条东起北平(北京)西至迪化(乌鲁木齐)的第二条进疆大通道。2017年7月15日,他的梦想变成现实——京新高速临白段正式建成通车,标志着世界上穿越沙漠最长的高速公路京新高速(G7)全线通车。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建设穿越沙漠、戈壁的高速公路,对材料的要求极为苛刻。中油铁工集团副总经理房灵国说:“正常的高速公路设计使用寿命是15年,但这条路整个的设计理念包括整体要求大大超过普通道路,必须选用特殊的改性剂。”改性剂从哪来?关键时刻,西北化工销售挺身而出,从独山子石化调运了5000吨SBS新的改性剂到内蒙古。

  西北化工销售还在深化对“产销中介”的理解。在公司探索实践中,中间环节对上游能放大杠杆作用,对下游能孵化更多市场机会。

  这样的案例不在少数。1月3日,无锡兴达泡塑新材料公司兰州分厂选址负责人华啸威看着兰州新区的一片区域,充满希冀。这家可发性聚苯乙烯树脂(EPS)生产企业与西北化工销售签订战略协议后,如同找到了自家人,不但在新疆扎了根,还要在甘肃开分厂。

  油品升级

  呵护“绿水青山”

  2018年7月22日凌晨,乌鲁木齐国际机场飞行跑道加铺工程正在紧张进行。此次改造采用不停航施工,这意味着施工只能在夜间进行,机场跑道在铺设沥青两个小时后,就会有飞机在跑道上起降。

  这是对克拉玛依石化公司生产的改性沥青的一次大挑战。不负众望,克拉玛依石化生产的沥青远高于机场方面提出的PG82E-28技术指标要求,超规格完成任务。

  不光是跑道要用到炼厂产的沥青,飞机翱翔蓝天也要用到航煤。近些年,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更多人开始选择乘坐飞机来踏上追寻“诗与远方”之旅。

  2019年元旦,卢伟从和田飞回乌鲁木齐。过去的2018年,作为一名驻村干部,他深深感受到乘坐飞机回家探亲的便捷。

  “我们已经交库合格1210吨。”2018年3月15日,乌鲁木齐石化炼油厂总值班室计划员史运国说。2018年2月28日两条新增3号喷气燃料工艺路线通过认证以来,乌石化航煤市场需求量逐渐增高,年计划生产24万吨。

  2012年开始,西北地区机场越来越多地“闪烁着宝石花”。以新疆为例,2018年共有21个机场约150架飞机用到乌鲁木齐石化、克拉玛依石化和独山子石化生产的航煤。

  飞机是在高空“行走”的交通工具;在地面,人们出行的机动交通工具则经历了从摩托车到公交车、私家车的转变。无论怎么变迁,石油一直是主要“动力之源”。中国石油西部企业坚持高品质炼油,不断升级技术,确保绿色发展。1999年至今,西部企业先后完成了从国Ⅱ到国Ⅵ的5代油品升级。

  2018年5月30日,玉门油田炼化总厂生产出的92号汽油达到国ⅥA汽油标准要求。5月31日,2070吨国ⅥA汽油注入西部管道玉门支线,完成管线置换,标志着玉门油田炼化总厂提前完成国Ⅵ标准汽柴油质量升级。此后,乌鲁木齐石化、兰州石化、独山子石化、克拉玛依石化以及青海油田格尔木炼厂陆续完成国Ⅵ升级。

  改革催生巨变,时代孕育新生。从汽柴油质量升级到船用油、基础油品质提升,从火箭、飞船、航母等国之重器所需特殊油品到日用品原材料……中国石油西部炼化企业正在加速奔跑,为美好社会、百姓生活编织美丽中国梦。

  (兰州石化公司、克拉玛依石化公司、独山子石化公司记者站对本文亦有贡献。)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