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冬袭来,祖国的西部冰天雪地。冷成为循环播放的“主打歌”。戈壁飞沙走石,深山皑皑白雪,高原木叶凋零……天地变了气色,万物变了模样。气温混不吝,任性起来,零下再零下,下降再下降。以乌鲁木齐为例,元旦前后,白天最高气温平均在零下10摄氏度。而在野外,有一群人,为了祖国的石油事业,为了加大国内勘探开发进度,一改往年零散冬战,集结重兵,打起冬季施工进攻仗。从北玛湖、南库车两大上产重点战场,到火焰山、英雄岭,工程技术服务领域的英雄好汉们,天当被、地当床,激战风雪,笑傲严寒,壮志凌云,气冲霄汉。

  入冬以来,南疆气温骤降。塔里木油田探区迎来新一轮钻井高潮,从天山脚下到沙漠深处,从茫茫戈壁到帕米尔高原,井上干部员工克服低温天气不利影响,在确保井控安全的前提下,全力钻进,为塔里木油田3000万吨建设做贡献。
吕殿杰 摄
  塔里木第四勘探公司90006钻井队在克深21井加紧钻进,为确保井眼畅通,下套管中途,工人们抢接顶驱,准备循环泥浆。吕殿杰 摄

  玛湖的笑声

  特约记者 苏玲

  时间:2018年12月26日

  地点:玛湖1井区

  气温:-25℃左右

  西部钻探克拉玛依钻井公司70515钻井队员合影。苏玲 摄

  2018年12月26日,记者走进西部钻探克拉玛依钻井公司玛湖1井区,这里有近10支井队在作业,形成了“热打寒冬”的景象。

  玛湖1井区,夜间气温在零下25摄氏度,井场随处可见积雪。

  技术员季燕飞走上泥浆罐,来到泥浆座岗房查报表。70515队有两名小班泥浆工,一名是师傅孙贝贝,一名是徒弟约热燕提·吐拉克。师傅不到30岁,徒弟22岁,是实习的大学生。

  俩人相处时间不长,但已十分熟络,一起洗测量仪器,一起看报表,不时地发出开心的笑声。

  “水桶放在外面,白天好一些,晚上会结冰,戴上胶皮手套也很冻手,量不成;每天要换一次水,量完了就放在座岗房里。”孙贝贝测完泥浆性能后,利索地把水桶提到座岗房。

  约热燕提·吐拉克到队上才3天,一双大大的眼睛,还带着学生味。

  “有没有男朋友?到这个队可要‘小心’啊。”队友在一边打趣。约热燕提·吐拉克捂着嘴笑个不停,脸上泛起红云。

  约热燕提·吐拉克感受到了队上的和谐。她说,这个队特别好,技术员每天上来几次,提醒注意安全,告诉报表怎么填、活怎么干。特别是天冷路滑,提水上罐区这样的体力活,班组人员顺手就帮她们做了。

  13时10分,钻井队的午餐送到值班房,工人们轮换着从钻台上下来。吃饭的时候是难得的放松时间,大家聚在一起互相逗闷,欢声笑语。

  打饭的时候,生活组维吾尔族大姐给大家盛饭,工人打趣说:“拍照片呢,勺子不要抖,一抖,肉又少一块。”

  机电钳工吴建波的大碗里全是大盘鸡,就着花卷,吃得很香:“冬天嘛,还是吃胖点好,吃胖点不怕冷啊。”

  吴建波的话,逗得打饭大姐笑了起来,一笑拿着饭勺的手就情不自禁地抖。大家笑得就更欢了。

  上头通知,今年要在井上过年。队员们大多是第一次在井上过冬。但大家都说不怕冷,全队在一起快快乐乐的,寒冷不算啥。

   燃烧的“火焰”

  通讯员 罗洋

  时间:2018年12月31日

  地点:火焰山北峡谷

  气温:-20℃至-6℃

  吐哈钻井公司50546队井架工孙占忠清理泥浆池。罗洋 摄

  2018年的最后一天,吐鲁番的天气与人们跨年的喜悦形成强烈对比,车窗外飘浮的沙尘像细雾般笼罩大地,多彩的火焰山变成了“黑白照”。

  采访车驶过火焰山北峡谷,在戈壁滩上,8部井架交错挺立、钻机轰鸣,点点“红星”在井场闪动。这里是葡北油区,吐哈油田冬季上产的重点区块。

  “表层含砾岩层,砾径大且胶结疏松,下表层套管易发生遇阻,这是冬季生产影响钻井提速的主要障碍。”有着连续5年冬季钻井经验的队长吴天军,对这一区块很有发言权。

  他带领的西部钻探吐哈钻井公司50546队,在刚刚完钻的葡北3-43井生产中创造了33天进尺3743米的葡北区块最快纪录。“井打得好,是因为我们执行措施到位,在这个区块,打井队伍都是战功显赫。”吴天军这番话是有依据的。2018年,在吐哈钻井公司8支队伍葡北区块完成的26口井中,有5类13项指标被刷新。特别是入冬以来,连续打出葡北3-52井等自喷高产井,为吐哈油田2019年区块建产增添了信心。

  冷风使劲地刮着,钻台上,一根根油管在5名员工熟练配合下冲向井底,套管里的水被挤压出来溅在吊卡上,不一会儿就结成冰。

  从钻台望向循环池,一名员工瞬间消失在池面上,这引起笔者的好奇心。到跟前一看,井架工孙占忠从方洞钻出来,一脸污渍,满身黑泥。他告诉我,冬季完井后的第一项工作就是清理泥浆池底部的淤泥,如果清理不及时就会冻结。

  不知不觉中,太阳已躲进西边山坳,吐鲁番早晚温差大的气候特征逐渐凸显。晚饭过后,吴天军跑进来对笔者说:“走,让你体会一下冬季施工真正的苦。”

  钻台上,下油管作业还在继续,但套管里返出的水瞬间结冰,一条蒸汽管线对准套管口吐着白雾,雾气吸进鼻腔瞬间凝结。司钻刘琛说:“气温从现在开始直线下降,到凌晨4点钟就可以看到开水洒出瞬间结冰的景象了。”

  一天的采访在意犹未尽中结束,身后的井架群灯光闪耀,在火焰山里熠熠生辉。

  挑战冰峰下

  通讯员 王艳

  时间:2019年1月1日

  地点:乌苏市

  气温:-26℃

  绞车工贺雨生正在擦掉灯罩上的冰及积雪,防止灯面模糊,影响夜间作业。刘旭东 摄

  高探1井地处准噶尔盆地南缘,是一口重点风险探井。1月1日,我们从克拉玛依驱车向南,前往这个地处天山山凹间、冰峰下的神秘探井。

  一个月来,乌苏市连降大雪。到达井场伸出手的刹那,刺骨的寒意提醒我们:这里零下26摄氏度。井场后的雪山、冰峰清晰可见,因为下雪,山和周围融为一体,冰峰却直冲云霄。

  这是中国石油测井公司新疆分公司C2493队第二次来到高探1井。第一次是两天前,创造了一项纪录——填补国内测井在小井眼固井质量成像测井技术空白。

  “这里一直被地质专家寄予厚望,取准这里的地质及工程设计所需所有测井资料是我们的责任。”新疆分公司测井第六项目部副经理刘旭东说。

  南缘深井有多套纵向异常高压地层,高温、易斜、易卡使得井筒情况异常复杂。测井队队长邓兆元说:“在这打井的西部钻探兄弟说,这是他们近10年来在这个区块承钻难度最大、最深的一口探井。”

  “井眼情况复杂,地层封堵不好,油水层互窜会直接影响试油决策判断。RCBRCD作为井周成像固井质量检测技术,相当于给井筒做‘全身B超’。井周扇区+声波扫描,会看见每一处水泥胶接状态。两年的技术攻关,就为了如今在小井眼上的成功一击。”刘旭东脸上的红润,不知道是因为寒冷还是激动。

  “入冬以来,我们大约干了40来口井,是2017年的5倍左右。”测井地面领班窦兴中说。

  准噶尔盆地南缘地区作为新疆油田勘探开发的老区块,新科技正为这片油田注入新的活力。一排排新硬件让钻井提速“热打寒冬”成为可能。

  “固”守南天山

  特约记者 郭万江

  时间:2018年12月26日

  地点:库车戈壁滩

  气温:-14℃至-5℃

  海洋工程公司钻井工程研究院塔里木固井技术分公司现场技术人员配制固井水。史为纪 摄

  2018年12月26日,位于南疆库车牙哈气田5区块的YH5-3H井到了钻井关键环节——目的层固井施工作业。

  一大早,海洋工程公司钻井工程研究院塔里木固井技术分公司副经理史为纪便从轮台基地驱车赶往井场,记者随同前往。

  途中,史为纪介绍,他们是国内最早从事油井水泥外加剂研究的单位之一,5年前进入塔里木市场,依靠雄厚技术和优质服务逐步站稳脚跟。

  正午时分,在颠簸中,我们终于看到矗立的井架。车辆刚到井场门口,一个满身油污的人便迎上来,他就是负责这次固井服务的宋海生。

  趁着固井车辆入场做准备的间隙,记者参观了他们在井场的住处。那是一间不足20平方米的铁皮房,住了12名员工。

  “这么多人挤一起,能休息好吗?”记者问。

  “固井作业时,各方面的队伍都上来,能有个床铺就不错了,我们还经常在井队餐厅等地方打地铺呢。”

  16时50分,固井施工开始了,宋海生和技术人员一起认真地测量水泥浆密度,现场忙碌而有序。

  两个小时后,固井施工结束。站在井场外的记者,尽管穿着厚厚的棉工衣、工鞋,仍感觉到透骨的寒意。

  “这口井只注了40多立方米的水泥浆和隔离液。很多井次固井需要更多的水泥浆,往往要施工几个小时。”固井工程师瞿志浩说,“大冬天要是在山里,或赶巧在晚上,那就惨了,真是寒风刺骨啊。”

  一直在用手机忙着联系下一步工作的史为纪接过话头:“这两天山里就有一口井要上哦。没办法,弟兄们又要辛苦加班了。”

  重装战艾湖

  通讯员 侯红丽

  时间:2018年12月27日

  地点:环玛湖艾湖区块

  气温:-30℃至-23℃

  克拉玛依钻井公司50529钻井队员工艾山江·乌拉依木。侯红丽 摄

  车辆沿着217国道一直向东,下了一个陡坡后拐到油田公路上。20分钟后,冰雪天地间耸立的井架映入眼帘。

  AHHW2026井上,西部钻探克拉玛依钻井公司50589队正在下钻。内钳工毛新元和外钳工杨林山穿着厚厚的棉工服守在井口。杨林山和司钻、井架工配合着把一个立柱从钻杆盒推到井口,毛新元立刻扶正、对扣,那边杨林山就已经把液气大钳推了过来,咬住钻杆,气门合上,钻杆转动,几圈过后,丝丝入扣。

  这个队党支部书记高明介绍说:“在环玛湖,艾湖区块是个风口,一年四季大风小风不断,夜里气温零下30摄氏度左右,提下钻的时候,我都嘱咐井架工上二层台穿上毡筒,小棉衣外再穿大棉衣,就是这样,最多也只能坚持一个小时。”

  这个冬天不停钻,眼看着50589队又要在井上过年。“天还热的时候,就跟家里人说好了,今年还在玛湖过年。”技术员张程豪说。

  12时30分,从50589钻井队出来,天还是阴着,车载温度计上显示“-23℃”。

  在MaHW6231井,50529队正在钻进,井场设备轰鸣连奏。

  戈壁一望无垠,凛冽的寒风吹过一阵阵雪沫。虽然是正午,李继峰、杨满意和艾山江·乌拉依木头上却都是“三重”装备——围脖、毛线帽和安全帽。干着活,呼出的热气很快在他们的围脖外结成白霜。

  李继峰、杨满意原本是40532队员工。队上前几天刚封存了设备,俩人过来支援兄弟井队。

  克拉玛依钻井第四项目经理部书记田林海介绍,目前在环玛湖的玛131、玛18等区块,克拉玛依钻井公司一共有28支队伍正在施工,这些队伍将在这个冬天进行连续作业。

  “接下来,把工序再优化一些,争取快一点把进尺打出来,明年2月安安全全地把井交掉。”田林海说。

  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在低温中,环玛湖的钻井人正用意志和责任与一场场风雪严寒较量。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