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井滨109X1回压骤降,立即上井查明原因!”2018年12月24日晚7时30分,大港油田采油一厂作业一区值班干部韩飞军放下中控调度打来的电话急速赶赴井场。

  夜巡值班人员张启兆急忙赶到井口,在漆黑的夜色中用手电四下晃动查找井口、管线有无异常。此时,韩飞军跟陪班人员黄喜俊飞身跳下值班皮卡,向手电射出的光束靠拢过来。

  “我来检查井口,启兆和老黄配合逐级放压排查管线是否冻堵。”韩飞军一声令下,三束手电的光柱紧密围绕井场活跃起来。

  这口井有两级减压装置,由两级油嘴控制,韩飞军一边思忖着一边将手电向井口保温套靠拢,一级保温套安装了井口电加热装置,手触摸上去是那种熟悉的温度,顺势伸手贴近二级保温套,凝结的白霜把右手打湿了。

  “韩经理,管线未发现异常。”巡线归来的启兆和老黄异口同声向韩飞军汇报排查结果。

  “摸摸这里,我分析是二级油嘴出现冻堵造成的回压骤降。”韩飞军说。

  “那就关井拔掉油嘴。”韩飞军和黄喜俊凭借丰富经验讨论着,张启兆从皮卡车上取来了管钳和油嘴扳手。

  夜幕中,韩飞军负责安全监护,张启兆负责关井、放压,黄喜俊负责卸堵头、拔油嘴。

  “注意!放压站位要侧身。”“当心堵头砸到脚面!”空旷的井场上各种配合的号令、皮卡的轰鸣声、管钳与金属啮合声,同车灯照射下忙碌身影交织成一幅冬夜上产的交响画面。

  黄喜俊借着微弱的灯光,逆时针灵活转动手中的油嘴扳手,冰冷僵硬的油嘴随之从保温套中“咚”地一声落在地上,“这家伙真是个冰坨子!”黄喜俊念叨着俯身拿起管钳准备收尾。

  8时50分,滨109X1开始自喷,油压11.0兆帕,回压0.7兆帕,井场上一切恢复了平静。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