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春华 中央民族大学副教授、北京大学博士后

  近期法国爆发的2000多场以阻断交通为主要手段的抗议活动(‘黄背心抗议’)源于马克龙政府践行积极推动减少核电、重清洁能源、轻化石能源的能源转型之路背景下做出的上调燃油税与碳税改革。其带给人们的反思要有两方面:一是能源改革要把握节奏,要兼顾环保、经济与民生利益;二是能源改革要考虑本国与其他国家利益的平衡。”

  2018年11月16日起,法国从南部地中海之滨到北部的工业地区,爆发了2000多场以阻断交通为主要手段的抗议活动,抗议马克龙政府上调燃油税与碳税,全国各地的抗议者超过 28 万。由于抗议者大都穿着司机在车上常备的黄色反光背心,因此被称为“黄背心抗议”。2018年11月27日,法国总统马克龙承认能源转型不应该加重社会不平等,承诺就绿色能源政策安排3个月的征求意见期,提议政府每3个月审议一次燃油税调整幅度,以反映全球能源价格的波动,减少对司机与民众生活的影响。

  马克龙政府积极推动减少核电、重清洁能源、轻化石能源的能源转型之路。他支持2015年法国奥朗德政府通过的《绿色增长能源转型法案》。该法案提出到2030年将可再生能源份额升至32%。早在2017年总统竞选时,马克龙便声称对使用化石能源征收碳税,将碳价提升到每吨100欧元。他还倡导发展电动车,停止发放碳氢化合物勘探许可证,继续禁止页岩气开采。

  在复杂的国内外形势下,马克龙政府能源转型措施刚一落地,便遭遇“黄背心抗议”,主要出于如下原因。

  一是国内外油价上涨、国际气候政治成本的倒逼效应。

  燃油价格上涨增加民众生活成本,其主要原因并非政府上调税率,而在于原油价格上涨,以及应对气候变化成本的提高。法国是个过度依赖石油进口的国家,石油99%靠进口,每年大概生产81.5万吨石油,大部分来自南美洲的法属圭亚那,因此国内油价深受国际油价波动影响。1973年石油危机后法国开始发展核电,以减少对石油和天然气的进口依赖。如今核电在法国的能源结构中占比超过70%,居世界第一。出于对过度依赖核能的担忧,法国推进降低对核电依赖的能源转型。法国生态转型与团结部指出,为促进能源转型,每升燃油的税费2022年须涨至0.7~0.78欧元。2019年起法国将对燃油开征碳税,针对柴油与汽油的税率为7.6%、3.9%,预计2022年法国柴油汽油价格可能超过2欧,位列欧盟国家之首。

  二是马克龙能源改革触及到部分民众利益,犯了脱离民众的错误,且应对措施不力。

  马克龙政府的能源政策伤害的是工薪阶层、农民等中下层民众的利益,引起法国社会特别是工薪阶层的不安和分裂。居住在郊区和乡村的中下阶层民众出行高度依赖燃油汽车,加税直接增加其生活成本。此外,“黄马甲”还包括对医疗、教育体制改革不满的民众,有长期失业而生活拮据的群体,或因普遍社会捐税而导致退休金缩水的退休职工。

  之前马克龙政府应对抗议措施未能化解、缓解矛盾,甚至采取强硬态度,使局面陷入僵持状态。为减少加税的负面影响,2018年年初马克龙政府公布了补贴政策,向处理掉其柴油车的车主提供现金奖励,并为购买高能效新车提供补贴,但抗议者并不买账。在抗议发生前的11月中旬,政府宣布斥资 5 亿欧元补贴受到加税政策影响最严重的人群。马克龙在法国电视一台发表致歉讲话,承认自己“没能在法国人民与他们的领导人之间实现和解”,仍然未能平息人们的怒火。面对愈演愈烈的街头抗议,马克龙称,他理解国内有愤怒情绪,但街头抗议不会迫使他放弃政府的能源政策;他承诺会更多地倾听,并让基层活动者参与寻找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以便在不破坏贫困家庭的情况下转向低碳经济;如果国际石油价格飙升,燃油税可以调整,以缓解对司机的打击。

  三是民粹主义者煽动民众反对自由主义的马克龙政府,其最终结果还有待观察。

  相对于右翼与左翼的能源政策主张,马克龙还算比较中庸,映衬出其中间派的政治光谱底色。极右翼民粹主义者勒庞主张继续投资核电,维持核电在法国的主体能源地位,极左翼民粹主义者梅朗雄主张完全废核,用100%可再生能源替代。但中间立场遭遇难题也会左右不讨好,马克龙执意推动能源转型,被贴上“精英代表”或“富人总统”的标签,被刻意塑造成脱离民众的傲慢总统形象,成为民粹主义者等政治对手借以反马克龙的工具。“黄背心”街头抗议口号从“反油价过高”变成“反对马克龙的改革计划”甚至“富人总统马克龙下台”。勒庞等民粹主义反对派也利用民众对马克龙政府的抗议,煽动民粹主义情绪,为谋求日后当选上台执政服务。《智能手机民主:从特朗普到马克龙的数字民粹主义》一书作者弗朗西斯·布罗切特称:“马克龙受到了一场不露面的‘数字农民起义’的打击。”

  法国能源改革提醒人们关注的是:

  一、能源改革要把握节奏,要兼顾环保、经济与民生利益。

  能源改革不应以牺牲民众利益为代价。马克龙给予民众的能源补贴不足以补偿民众的利益损失与心理失衡。能源改革需要经济基础,在经济低迷时,民生与稳定比能源转型更重要。例如,特朗普深谙能源“改良主义”的精髓,未激进推动美国能源转型,而是扶持煤炭、油气等传统能源部门,积极创造就业,获得了社会稳定,日后再图向新能源转型。而曾爆发大革命的法国上下崇尚激进作风,故政府推行激进能源大革命、激起民众大抗议不足为怪。

  二、能源改革要考虑本国与其他国家利益的平衡。

  应对气候变化不能以牺牲本国发展、民生福祉为代价。主张“让美国再次伟大”、退出巴黎协定的特朗普选择独善其身、赢得民众支持,而号称“让我们的星球再次伟大”的马克龙兼济天下,扛起力挺气候环保大旗、号召美国气候科学家到法国做研究,却遭遇法国民众抗议。马克龙以牺牲民族与民众利益承担过多的应对气候变化等国际责任,快马加鞭难免马失前蹄,跌入自不量力的“威廉二世陷阱”。正所谓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在经济繁荣时兼济天下纵然可获友邦欢心,但在经济困难、民生多艰时,民族主义比全球主义更能赢得本国民心。我国作为发展中国家,承担应对气候变化等责任也要量力而行,正如《中国应对气候变化的政策与行动2018年度报告》所言,应坚持公平、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和各自能力原则,与各方携手推进全球气候治理。

  未来态势的发展取决于马克龙政府的应对。马克龙正在调整能源转型的节奏。为回应“黄背心抗议”、体察民生疾苦,2018年11月27日,马克龙推出“能源发展多年计划”(PPE),拟在2035年将核电占比降低至50%(比预期的2025年推迟10年),2022年之前关闭所有火力发电站并设立气候最高委员会;同时提出可再生能源发展计划,大力发展风力、太阳能与水电,2028年对可再生能源的发展投资增至70亿欧元到80亿欧元(2019年至2028年总投资710亿欧元)。

  “黄背心抗议”是法国政治生态进一步右转、到达临界点的警报。马克龙指出:“我们应该倾听社会警报和抗议,但环境警报也已拉响”。若马克龙政府无所作为,或在协调气候与民生关系方面继续失误,不能对社会问题拿出有效解决方案,则擅长迎合民众、提出蛊惑人心口号的民粹主义者很可能在不远的将来赢得大选上台执政。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