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乐珺 能源观察家(驻美记者)

  从‘美国能源优先计划’,到提出美国‘能源主导’措施,特朗普政府理念变化的背后折射了美国能源结构和世界能源需求的重大变化,这也将给美国能源行业和全球能源市场带来深刻影响。”

  “能源独立”一直是美国政府能源政策的目标,从“美国能源优先计划”,到提出美国“能源主导”措施,特朗普政府在能源与气候变化领域的举措不断,理念变化的背后折射了美国能源结构和世界能源需求的重大变化,这也将给美国能源行业和全球能源市场带来深刻影响。

  “要把美国能源出口到世界各地”

  根据美国政府公布的发展能源产业的六大新政,包括启动全面审查现行政策以振兴核能产业、为美国在海外建设煤电厂消除融资障碍、批准兴建通往墨西哥的新石油管道、扩大对亚洲的天然气出口、放松能源出口限制以及扩大海上石油开采。特朗普表示,这些措施将把美国能源产业发展带入“黄金时代”。

  这六大举措反映了特朗普政府继续支持发展传统能源,大力振兴核电,强调核工业的重要性以及期待扩大能源出口的三大特点。特朗普称,“要把美国能源出口到世界各地”。根据美国特朗普政府的计划,美国将向乌克兰出口煤炭,批准兴建每日输油能力为18万桶的从美国向墨西哥的新输油管道,允许路易斯安那州查尔斯湖液化天然气(LNG)终端出口额外的天然气,并就开始向韩国出售更多天然气展开谈判。美国能源部曾发布报告称,在经历几十年天然气主要进口国的角色后,美国将在2018年成为净出口国,2026年前就能实现能源净出口。

  计划开放几乎所有外大陆架用作石油和天然气开采

  美国内政部曾公布一份关于外大陆架油气发展规划草案,计划从2019年开始,在5年内向油气开采行业开放美国超过90%的外大陆架区域。根据该草案,美国将开放26个外大陆架中的25个,唯一不包括在内的是阿拉斯加州的北阿留申群岛,并将出租阿拉斯加沿岸、墨西哥湾等水域的47处潜在油气区域,包括之前受保护的北极、大西洋和太平洋水域。

  美国内政部长瑞安·津克称,以安全、合规的方式开采外大陆架区域的能源资源对于美国经济和能源安全至关重要,并称这是美国占据能源主导地位的第一步。将是美国政府此类计划中最大规模的租赁,有望增加150亿美元的联邦收入。

  有分析指出,这意味着特朗普政府将撤除奥巴马临卸任前实行的离岸开采禁令。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一项行政令,要求重新评估奥巴马政府颁布的大西洋、太平洋和北极水域钻探禁令,以加大海洋油气开采力度。奥巴马政府时期的计划规定,美国94%的外大陆架区域不得进行油气勘探和生产活动,并要求保护北极圈和美国东海岸约1亿英亩离岸水域。美国内政部数据显示,2008年美国外大陆架联邦租赁收入接近180亿美元,而2016年仅有约28亿美元。

  这份扩大油气开采的新计划遭到环保组织和美国部分沿海州市的批评,认为这将威胁野生生物和海洋生态。总部位于华盛顿的世界海洋保护组织认为,新计划为“肮脏而危险”的油气开采活动打开了阀门,将给依赖干净、健康海洋的沿海经济带来威胁。在一份64个环保组织发表的联合声明中,称该计划是对石油企业的“可耻的馈赠”,而且是“灾难的处方”。研究机构石油变化国际(Oil Change International)组织美国石油政策负责人珍妮特·雷德曼(Janet Redman)发表声明称,该草案的出台表明,特朗普的能源战略只不过是为大油企铺平道路,以获得他们想要的任何东西。这个计划是给那些想要进入我们的保护海域的公司的一份礼物,而且除了要讨好石油工业之外,没有任何理性的基础。

  也有分析指出,虽然外大陆架资源属于联邦政府,但各州对开发过程的关键方面拥有巨大影响力。因此,该计划能在多大程度上落地还有待观察。《纽约时报》对此称:“新泽西州、特拉华州、马里兰州、弗吉尼亚州、北卡罗来纳州、南卡罗来纳州、加利福尼亚州、俄勒冈州和华盛顿的州长都反对近海钻探计划。”

  深刻改变原油供需格局,美国成为原油出口“新贵”

  “美国从页岩革命中获益最多,不仅拥有巨大的页岩岩层,而且大部分油井都位于其领土内,这意味着生产商不必为争夺管辖权或分享利润而竞争”,美国智库“地缘政治未来”负责人乔治·弗里德曼(George Friedman)曾如此形容页岩油革命给美国带来的机遇。根据美国能源信息署公布的数据,美国48个州广泛分布着有机页岩,得克萨斯州的鹰福特油田,以及北达科他州巴肯油田是美国主要的页岩油产区,而位于得克萨斯州和新墨西哥州的二叠纪盆地是目前最被看好的页岩油产区。美国先锋自然资源公司首席执行官斯科特·谢菲尔德(Scott Sheffield)表示,该地区产油量可能超过1600亿桶。

  美国页岩油革命深刻地改变了原油供需格局,其产量爆发式增长将推动该国从能源进口国转变为出口大国。伴随着2015年年底美国解除长达40年之久的原油出口禁令,以及特朗普政府力挺发展传统油气行业,美国一跃成为全球原油出口市场的“新贵”。能源咨询机构皮拉能源(Pira Energy)的负责人格里·罗斯(Gary Ross)预计,如果美国当前石油钻井机数的涨势不变,到2020年美国原油出口将达到2.25亿桶。

  页岩革命带来众多利好的同时质疑声也不断,随着页岩钻井越打越多,现实最大的风险是全球油价已跌破每桶50美元,或将持续下跌,此轮页岩热潮还能持续多久?

  《华尔街日报》的一篇报道指出,过去一段时间,金融机构和投资者向美国页岩油行业注入了约600亿美元,推动了钻井大幅增长,开采活动急剧上升。但实际上,美国几家大型页岩油生产商这几年都是靠着“借新债还旧债”的方式存活下来,包括股权和债券融资,以及变卖资产。美国能源信息署的一份报告则更全面地反映了整个行业的状况,从2012年到2015年年底,页岩油行业总债务累计增长553亿美元,债务已经成了行业资本的主要来源。从2016年年初至今偿还债务14亿美元,资金主要来源依靠削减资本支出、出售资产和发行股票。自2014年油价下跌后,超过240家美国勘探、生产和服务公司宣布破产。

  大陆资源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哈罗德·哈曼(Harold Hamm)日前就表示,当前油价不可持续,油价高于每桶50美元才是可持续的,若低于40美元会迫使生产商停止采油。位于休斯敦的哈特能源组织的研究员理查德·梅森(Richard Mason)也认为,每桶50美元并不是大多数石油生产商盈利的价格,但是意味着市场信心的提升。他举例称,当石油保持在50美元以上时,像先锋自然资源、EOG资源和大陆资源这些公司收入和利润都可能增长,股票就变得有吸引力了。而当油价维持在每桶50美元以下时,投资者的注意力就会转向常规石油生产商,以及从相关的化学产品和其他股票。

  欧佩克减少的每一个份额,都是美国页岩油的机会

  近日,欧佩克组织与俄罗斯就石油减产达成协议,预计未来一段时间,石油价格将上涨。但谁会赢得油价之战?实际上,面对不断下跌的国际油价,减与不减都是难题。

  国际能源署曾表示,未来10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将几乎完全由美国页岩气行业来满足,因为欧佩克无法独自应对这一问题,而且世界各地对深水和油砂等传统“长周期”石油项目的投资已经枯竭。美国页岩油产量成为影响国际石油市场供需平衡的新变量,而欧佩克与俄罗斯的合作,则一定程度上恢复了沙特领导的欧佩克对全球石油供应和定价的影响。

  彭博社的分析指出,若欧佩克放弃减产协议并开始增产,国际油价则将进一步下滑,将给经济造成更大负面影响;若加大减产力度,有可能会提振油价,但这将会让更多美国页岩油进入国际市场。欧佩克减少的每个份额,都是美国页岩油的机会。英国石油公司首席经济学家戴思攀(Spencer Dale)则认为,对于欧佩克而言,页岩油真正可怕之处在于能在3至6个月之内就对价格信号做出反应,增加或减少产量,而且生产效率还在不断提高,这意味着一旦欧佩克通过任何方式推高油价,一大批美国库存井将被“激活”。但高盛大宗商品研究全球主管杰弗里·柯里(Jeffrey Currie)表示,随着油价在低位徘徊,让美国和欧佩克在当前的油价环境中处于一个共同的有利位置,以排挤其他竞争对手。

  当然,从消费者的角度来看,油价越低越好。根据美国标准普尔全球评级公司首席经济学家贝斯·安·博维诺的说法,油价每下跌10美元,汽油价格就会下跌25美分,消费者购买力的增加约30个基点。而从能源供应的角度而言,美国成为国际石油市场上的主要“玩家”,对平衡国际能源供需结构是有益的。

  从“获得”变为“前进”,实施过程并不容易

  日前,美国蒙大拿州一名联邦法官阻止了Keystone XL输油管道的建设,认为特朗普政府没有进行必要的环境评估。裁决书中写道,特朗普政府未能提供证据表明这条管道不会对气候变化做出贡献,也没有提供证据表明,在美国石油产量通过页岩钻探革命蓬勃发展之际,这条管道带来了经济上的好处。特朗普政府现在面临的前景是,等待上诉程序结束,或重新对Keystone项目进行环境评估,这两个过程都可能需要数年时间。

  这并不是特朗普能源主导新政遇到的第一个“拦路虎”。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能源与国家安全项目高级研究员凯文·布克就认为,特朗普提出的能源主导新政使得美国的能源发展诉求从“获得”变为“前进”,但实施过程并不容易。

  特朗普虽然强调大力支持煤炭等传统能源,但发展再生能源的趋势却不可阻挡。美国能源信息署日前发布的数据显示,近几个月,美国可再生能源的发电量自1984年以来首次超过了核能发电量。随着天然气使用量的增加,2016美国煤炭发电消耗量为6.77亿吨,创下1984年以来的最低水平。彭博新能源金融项目研究结果显示,建设新的风能和太阳能项目将比未来十年运营现有的化石燃料电厂便宜。

  美国政府虽然强调要为煤炭工人增加就业机会,但截至2017年1月,美国发电行业吸纳的就业人数中,煤炭排在第5位,太阳能发电的就业人口达37.38万人,比煤电就业人口多出近30万人,而风力发电机技术人员是美国增长最快的劳动力类别。据悉,美国“清洁煤”计划目前已经宣布失败,美国南方电力公司决定停止在密西西比州一家清洁煤电厂的碳捕获工程,原因是捕获煤技术过于昂贵和复杂。因此,特朗普虽然重视发展煤炭行业,但美国国内有严格的环保法规限制,加之天然气价格低位,煤炭消费比例并不会发生大的变化,而石油和天然气在美国能源消费结构中的比例有望继续提升。

  此外,全球多数国家都致力于减少碳排放,以缓解气候变暖。国际能源署预计,从2017年到2040年,可再生能源将占到所有发电投资的2/3,市场潜力将达到7万亿美元。美国国务院负责能源转型的代理副助理部长格里芬·汤普森(Griffin Thompson)就提出,这个市场大部分在发展中国家,美国具有可再生能源的先进技术,正在或计划与这些国家进行合作,将保持美国在可再生能源领域的领先地位。因此,如果美国政府一直对可再生能源和气候变化持“冷漠”态度,会影响甚至动摇美国在相关能源领域的技术领先地位,对其长期经济增长产生负面效应。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