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轰轰……”压风机的轰鸣声打破了黑夜的寂静。12月18日2时,在辽河油田欢喜岭采油厂采油作业五区501队08号站供气管线阀组附近,值班干部李勇和李洋正紧张忙碌着。

  12月17日,该队在对各站气管线进行巡检时发现,08号站至采油作业二区新5号站供气管线的供气压差较大。由于这条供气管线连通着采油501队所有井站的加热炉,管线出现梗阻必须马上清除,否则气压过低就会影响全队的原油产量。副队长李洋立即上报作业区,请求压风机扫线。

  因当天全厂扫线工作量大,压风机已排到19时。也就是说,压风机怎么也得19时30分以后才能到达现场。时间不等人,李勇和李洋留在现场做扫线前的准备工作。今天本不值班的李洋担心李勇一个人忙不过来,也留下来一起扫线。

  20时40分左右,压风机终于到达08号站。他们按照操作规程倒工艺、连管线,并通知各站巡井工观察供气系统压力。21时,扫线正式开始。

  虽然还没开始数九,但晚上气温一下子跌到零下8摄氏度,北风吹在脸上像刀刮一样。俩人先往管线内加入适量的甲醇,通过氮气扫线带动甲醇,防止管线内因积液结冰造成冻堵。由于管线管径大、路径长,李勇和李洋分管管线两端,一个负责控制压力,一个负责憋压、放空。

  “李洋,你那边的压力是多少?”漆黑的夜里, 1500米长的供气管线,俩人只能借助电话了解管线压力变化情况。手刚拿出来一会儿就冻得通红僵硬,嘴也冻得说不利索话了。

  2时45分,正是人最困倦的时候,气温已达到零下10摄氏度。借着氮气车微弱的灯光,他们目不转睛地盯着管线压力。“压力正常,管线内的甲醇已从末端的排空处流出,扫线可以停止了。”说着,他俩送走氮气车,将供气管线两端的放空闸门打开,排尽管线内遗留的氮气。

  寒风中,他们不时跺两下冻得发麻的脚,等到排空氮气已经是凌晨4时多。“没问题,可以倒进气管线生产了。”看到压力正常,管线放出天然气后,李洋将流程倒回08号站干线气系统。

  “这管线就跟人一样,气顺了,生产就顺,咱们的心情更顺。”俩人边说着边裹紧工服往回走,爽朗的笑声在夜空中回荡。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