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石油人家乡系列1

我的家在东北……

  常迪:最想念的人还是父母

  所在单位:青海油田

  在西部待了多久:5年

  老家在东北哪个城市:黑龙江省安达市

  现在家住:青海省格尔木市

  多久回一次老家:两年

  ●最爱的家乡菜或者特色小吃

  豆包吧,非常像大两号的汤圆。很耐放,一般在入冬前做好,冷冻存放,能吃一个冬天。可以直接蒸或者用油煎,馅料很甜。从小吃到大,很有回忆的一种小吃,出了东北就没再见过了。

  ●家乡给你留下印象最深的

  家乡,我出生的地方,最想念的人还是父母,都说父母在,不远行,我却从东北来到西北,长年不在身边,还让父母担忧,说不出的感觉吧。

  ●说一句土得掉渣的家乡话

  干哈呀,咋的了这是?咯了盖儿磕马路牙子磕秃噜皮了。

  ●说说你现在身上还保留的家乡痕迹

  言语习惯之间都有吧。比较注意保暖,每年9月底到次年5月初,秋裤会一直穿着;农历二月初二的时候会吃猪头肉、理发。此外,日常饮食以米为主。

  ●西部与东北不同的文化或者习惯,给工作或生活带来的“分裂”

  在家乡饭馆吃饭的时候都习惯用餐碟,刚来西北的时候,桌子上放着一套餐具,就是那种消毒餐具,里面有碗有碟,还是像家乡一样用碟子吃,碗留着喝汤或者盛米饭,然后同事都用怪异的眼光看着我,后来他们就笑。之后慢慢也知道了:这边一般是用碗,碟子是用来装垃圾的。

  再就是刚来的时候,有一次没带钱包,身上就有几个一元硬币,去买东西。去了几家,都不收。后来才知道西北这里基本不收硬币。而东北是几乎看不到纸币的,来西北之前我一度认为零钱纸币都不发行了。

  ●东北人这个独特的属性给工作注入了什么积极的元素

  我毕业刚来单位的时候,并不是很适应,但通过以下几个方面,逐渐得到了大家认可:从事专业技术岗位,在单井出现异常情况时,能够全面分析、综合考虑,查找各方面因素,找到具体原因;善于实践,找到原因后,动手验证,成功则解决问题,不成功则分析是哪里出现误差;不断摸索,直至解决问题,总结经验,提升自身专业技术水平。我觉得之所以很快融入、适应,跟我东北人的开朗、热情、踏实、求真性格是分不开的。

  陈玉全:告诉女儿“这是你爸爸的家乡”

  所在单位:克拉玛依石化

  在西部待了多久:13年

  老家在东北哪个城市:吉林省吉林市

  现在家住:新疆克拉玛依

  多久回一次老家:两年

  ●最爱的家乡菜或者特色小吃

  想念妈妈家的前后院,里面种满了各种蔬菜,随手摘来,再蘸上黄豆酱或者辣酱,保证能让你多吃一大碗饭,还放不下筷子。到了冬天,除了白菜心、萝卜,还有妈妈晾晒好的干菜都跃然桌上。妈妈做的鸡蛋酱配上干菜,味道那叫一个“贼拉香”。即使到克拉玛依这么多年,我也时不时会买些大酱回来自己做蘸酱菜,就是想找找妈妈做的菜的味道,当然这也远不及在家乡吃得酣畅。

  ●家乡给你留下印象最深的

  印象最深的是我的高一班主任丁秀荣,严厉中透着豪情,用现在的话讲就是个女汉子,特别护犊子。有一次与高三年级的足球比赛中,我们发生了争执。因为比他们低两级,我们也不太敢吱声。丁老师过来问明了情况后,告诉我们只要没做错事就不用怕,有她在,不会让任何人欺负我们。当时,我们一下子变得生龙活虎。自打那以后,咱整个班级的同学都拧成了一股绳,以至于在后来的学习生活中一直紧紧团结在一起。

  ●说一句土得掉渣的家乡话

  我们这疙儿冬天贼拉冷,身穿大棉袄,脚穿着靰鞡鞋,手戴手焖子都不顶用。

  ●说说你现在身上还保留的家乡痕迹

  东北方言至今还动不动冒出来,一不小心就暴露了自己东北人的身份。

  ●西部与东北不同的文化或者习惯,给工作或生活带来的“分裂”

  在新疆有一种工具叫做起子。刚来新疆工作的时候,有时候干活不用对讲机就会直接吼。有次我说:“小张,你去外操室帮我拿个螺丝刀过来。”“拿个螺丝?”“螺丝刀!”“什么刀?”“螺丝刀!就是把螺丝拧紧的那东西。”“哦,起子啊,你直接说起子不就得了。”当时那个尴尬郁闷啊。从那时候起,我就记住了这个东西在新疆叫起子。

  ●东北人这个独特的属性给工作注入了什么积极的元素

  会聊天吧!每年公司两次体系外审,审核人员东北人居多,在审核过程中经常与东北老乡聊聊家常儿,给审核工作的交流学习提供了较大便利。

  如今年华老去,我也升级为孩子的父亲,肩上更是多了一份责任。作为一个东北长大的孩子,过年还是会经常带着家人回东北走亲戚、看朋友。有时候我会告诉女儿:“这是你爸爸的家乡。等有天爸爸老了,走不动了,你一定要替爸爸多回来看看。”

  于海涛:小时候最深的记忆就是下雪

  所在单位:西部钻探

  在西部待了多久:9年半

  老家在东北哪个城市:黑龙江省黑河市

  现在家住:新疆乌鲁木齐

  多久回一次老家:两年

  ●最爱的家乡菜或者特色小吃

  一说东北,人们不自觉地就会想起“翠花,上酸菜”。这里的酸菜就是说酸菜炖白肉血肠——把酸菜切成丝,加上五花肉和猪血肠,酸菜的酸味中和了猪血的腥味,吃起来不会腻。

  ●家乡给你留下印象最深的

  作为一个东北娃,小时候最深的记忆就是下雪。祖太爷那一代的人,因为饥荒,举家从山东搬到了黑龙江。所以有幸我从小就生活在了中国最北的省份。小时候过得不富裕,但是有很多的乐趣。长大后和南方同学交流,才知道他们家乡没有雪,想象不到东北的冬天是什么样子的。小时候最喜欢的事情就是下雪。虽然冷啊冷啊特别冷啊,但是景色实在是太美了。下完雪之后,整个城市银装素裹。

  ●说一句土得掉渣的家乡话

  春天到了,咱这疙儿又要暴土扬灰,埋了八汰了。大家出门多注意啊,别杨了二正的,加小心,沙子别整到眼睛里。工作上也别老秃噜反仗,半拉科机的,有点敬业精神。

  ●说说你现在身上还保留的家乡痕迹

  说话时有些东北味道,略显幽默;生活中略显大男子主义,但宠媳妇;为人直爽、热情、仗义;工作认真、踏实。

  ●西部与东北不同的文化或者习惯,给工作或生活带来的“分裂”

  到准东参加工作的第一站就是30588队,这是一支由8个民族组成的团队,因为只有民餐,所以我经常在脑海中调集家乡的味道,免不了在副队长穆萨江等少数民族同事面前讲东北的铁锅炖鱼贴饼子、小鸡炖蘑菇等。通过两年的接触,我和穆萨江已经非常熟悉了,这时我从小班走上了技术员岗位,工作交集更多了。在春节前的一次完井固井后,穆萨江对我说了句:“翠花,上酸菜!”他知道这句话的含义,我也知道这反映了他对我工作的认可。

  ●东北人这个独特的属性给工作注入了什么积极的元素

  东北人有着坚毅和豪放的性格,这点可以在一次工作中体现出来。2012年冬天,准噶尔盆地连续下了10余场大雪,而大年初四是我们队伍出征的日子,当时很多人还没从内地回来。一路冰封雪盖,给工作带来巨大挑战。“整起!”在大家到达井场都啧啧称难的时候,我推掉工具箱上积雪,拿起铁锹和推雪板就走到井架前。两天时间,十几个人把井场齐膝的雪推扫到了井场外围。

  张景民:因为一份锅包肉,认识铁哥们

  所在单位:西部管道

  在西部待了多久:9年

  老家在东北哪个城市:黑龙江省讷河市

  现在家住:甘肃省兰州市

  多久回一次老家:已经6年没回家了

  ●最爱的家乡菜或者特色小吃

  说到最喜欢的菜,最先想到的是锅包肉。高中时,每周六都会点这道菜来改善伙食。有一次,我到常去的那家店,结果只剩下最后一份锅包肉,为要这最后一份肉,我和一个哥们认识了。算算现在已经十几年了,关系还是那么铁,可能就是所谓的“思念一座城,因为思念一个人;思念一道菜,因为一段故事”吧!

  ●家乡给你留下印象最深的

  印象最深的当属有着“百年胜景、人间奇迹”的冰雪大世界了。童话世界以及世界标志性建筑等,被雕塑得惟妙惟肖。我每次去都会感慨:普通的冰块在匠人们手中咋就变得那么惊艳!

  ●说一句土得掉渣的家乡话

  每次自我介绍,大家都会说整句东北话听听。我最常说的是“拨了盖卡秃噜皮了”。

  ●说说你现在身上还保留的家乡痕迹

  说真的,我生在黑龙江长在黑龙江,但我身上的东北人痕迹,还真的很少。从上大学到步入工作岗位,当告诉别人我是黑龙江的,大家都会很奇怪:“东北人?不能吧,不像,没口音啊!”但事实上我就是没有东北口音。其实,黑龙江人如果愿意,恐怕都是可以霸占校园广播台的。东北人并不是个个都带东北口音,讲话跟说二人转似的。

  ●西部与东北不同的文化或者习惯,给工作或生活带来的“分裂”

  刚来公司跟同事讨论某设备的维修方案,大体敲定后,有人说“合适”,我思量着合适就是说这个人占便宜了,我就问了句谁“合适”?同事们说这个设备维修方案合适,我说方案倒是挺好的,那它咋会“合适”呢?同事告诉我,西北“合适”就是可行的意思,我才恍然,现在也跟着在说“合适不合适”。

  ●东北人这个独特的属性给工作注入了什么积极的元素

  东北人的热情、喜欢交朋友的性格,使我工作质量更高。我刚参加工作的时候,赶上玉门生产库电气系统建设,因为对专业不了解,在现场就只能看他们有没有违章,无法对工作质量进行监控。但因为我为人比较谦虚、热情,跟现场设计和监理关系很不错,图纸中有不了解的、不清楚的,都能从他们那里得到答案,虽然在现场也会提出很多刁钻、难解决的问题,但也没有影响我们的关系,这也让我发现了自身热情和喜欢交朋友的优势。

  赵凤全:东北人的热心肠没有变

  所在的单位:塔里木油田

  在西部待了多久:2年4个月

  老家在东北哪个城市:辽宁省朝阳市

  现在家住:等有钱了,家就安在库尔勒

  多久回一次老家:最多一年一次

  ●最爱的家乡菜或者特色小吃

  作为一个地道的东北人,我想告诉你们最地道的东北菜不是猪肉炖粉条,而是杀猪菜。每年吃一次的,也是最具有年味的一道菜,年关猪。这些慢慢都成了回忆。

  ●家乡给你留下印象最深的

  家乡的雪、东北的炕。外面下着大雪,炕上摆着火锅,别提多得(dei)了。

  ●说一句土得掉渣的家乡话

  今天都到各个家了啊,也没外人,使劲吃使劲造啊,sei都别拿俺见外昂,二大爷今儿个喝好了啊,喝多了就往炕上以倒,二愣子你愁啥啊,白在那整景了,今儿也白喝啦昂,喝上厅了家去老跟你媳妇儿干仗。

  ●说说你现在身上还保留的家乡痕迹

  在外面飘了十几年了,东北话也不怎么会说了,但东北人的热心肠没有变。记得有次晚上加完班骑着电动车回家,看见一个中年人坐在地上,太晚了也没看清具体情况就过去了,后来觉得不对劲又骑着车回来了。发现他还在那里,上去一问,说喝多了找不到家了。我把他扶起来要送他回去,他死活不干。没办法我就在原地陪他等,看见警车过来了,灵机一动,把警车拦了下来,让警察叔叔把他送回家去了。

  ●西部与东北不同的文化或者习惯,给工作或生活带来的“分裂”

  有一次在饭店吃饭,上来了面汤,新疆叫面旗子,我也是第一次吃,顺嘴就喊了一句:“服务员给我来两个勺子。”服务员一脸不解,周围人也有几个瞟了我一眼。服务员走近了问我:“你要啥?”我说:“勺子。”这个时候朋友给我使了个眼神,我就没说话了。朋友说我们要勺(shuo)子,然后服务员点点头走了。朋友说在新疆勺子是骂人的话。

  ●东北人这个独特的属性给工作注入了什么积极的元素

  东北人好面儿吧,我也是因为这个多吃了很多苦,但收获是满满的。

  就说今年油田交储量吧。主任问了我一句话:“你负责古木1储量,能不能行?”我迟疑了一下说:“行。”其实我是没好意思说不行。就这样,作为一个从没搞过储量的新员工,我开始了储量之路。没怎么睡过,也没感觉到累、困。只记得储量交完了,再也撑不住了,睡了一天一夜。

  【网络回答】

  ●最爱的家乡菜或者特色小吃

  @深蓝:我就喜欢铁锅炖,满满一盆筋头巴脑+大粉条子+面面的土豆+浓香的大酱+其他佐料,锅边再贴上一圈玉米饼。一定要是烧柴的铁锅才是正宗的东北铁锅炖。外面滴水成冰,屋内却热火朝天。脱下棉袄围坐在锅前,一桌人天南地北随心所欲聊天。这才是家的味道。

  @壮壮:我最爱的东北菜是妈妈亲手做的杀猪烩菜,不是真的去杀猪,是将五花肉、新鲜的血肠和自己家腌的酸菜烩在一起,用炖锅炖上一阵子。当你掀开锅盖,白白嫩嫩的肉片在锅里翻滚跳舞,泛着香气的血肠和酸菜相间,直让我流口水。吃的时候配上一碗东北五常的大米饭,若是有蒜泥酱油,将血肠蘸一口,那就更好了,鲜味感觉直达五脏六腑,那是饭店里买不到的味道。

  @平平淡淡:猪肉炖粉条,加点血肠,弄点蒜泥,坐到炕上边吃边陪老爹侃大山。

  ●说一句土得掉渣的家乡话

  @庆:老妹,上酸菜,别磨叽,再加一提啤酒。

  @飞雪:东北的天是嘎嘎冷的天。

  @向阳花:我感觉贼老多,但是我经常说“滚瘪犊子”,虽然女生这么说好像不太雅。还有“你脑袋瓜子有病是吧”“谁说在东北就老爷们好使的?”

  ●说说你现在身上还保留的家乡痕迹

  @深蓝:喜欢在冬天吃雪糕,有家的味道。想念大冬天摆在路边卖的冰棍。

  @庆:喜欢吃东北菜的口味未变,说话的口音未变,心中的思乡未变,因为东北还有许多家人。变的只有脸上的疙瘩越来越多了。

  @平平淡淡:爱吃大葱蘸大酱,说话一嘴苞米碴子的东北话。

  @摇曳的灵魂安放在最美的新疆:性格依然、语调依然、爱好依然。有时自己捅咕点家乡菜,喝点小酒。

  @向阳花:别人看见我的时候可能觉得我是个贼乖的小姑娘,但是我一张嘴,三句话就暴露了我是东北的。

  ●西部与东北不同的文化或者习惯,给工作或生活带来的“分裂”

  @秃尾巴狼:没结婚那会儿跟媳妇打电话时经常说“滚犊子”。这句话被大舅哥家3岁小孩学会了,现在还经常跟我说“滚犊子”。

  @深蓝:我下班吃完饭,想和家乡亲朋好友视频的时候,睡觉早的家乡朋友已经准备就寝了。

  @独一无二:刚到新疆时候因为和老家有时间差异,早晨起得早了,坐在床边等着天亮。买东西东北是按市斤称,新疆算公斤称,买东西总买多。

  @三戒:在新疆洋葱叫皮芽子。看见厨房大师傅在切洋葱,我和他说来点洋葱,结果根本没有人理我。

  @摇曳的灵魂安放在最美的新疆:刚来新疆,听到食堂说清炖羊肉,捏着鼻子躲老远。现在听到食堂说清炖羊肉,端着饭盒第一时间冲到食堂,害怕去晚了捞不着。

  @向阳花:开始的时候可能别人觉得我大大咧咧的性格有点装,但是接触时间长了,就会觉得,我就是爱打抱不平、见义勇为的东北已婚妇女。在西部没啥分裂的,可能有些人不太适应东北人太直爽的性格吧…… (彭晨阳 吉海坚 尹竞 金铃 米尔夏提 )

  (策划:常斐 王晓群;文字整理:彭晨阳 吉海坚 尹竞 刘纪岑 金玲 米尔夏提)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