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5日零时,安徽合肥滨湖门站在夜色中格外醒目。张旭 摄影 刘佳杰制图
 张子涛 北京油气调控中心 北京 0℃

  关注每个细节

  11月15日,北京油气调控中心主控室生产信息大屏幕上管道重点参数闪动,电话铃声此起彼伏,天已经黑了,值班调度的工作节奏和白天没什么区别。

  全国供暖正式开启。张子涛紧盯着屏幕,脑子里闪过今天冬季保供动员会上立下的,务必保证天然气管网冬供安全平稳运行的军令状。作为北京油气调控中心调度一处三班的值班调度长,今年是张子涛从事天然气调控工作的第14个年头。

  今年冬供,管输量将再创新高,经历了几个月管道大型系列作业,新投用的管道和设备将会迎来首次冬供的严峻考验,“互联互通”工程串气量阶梯增长,用户供气自动分输工程按计划全面推进,这些因素都导致今年冬供期间管网运行调整难度史无前例。

  “今年冬供又是一场硬仗!”18时,交班结束,张子涛一边想着冬供形势,一边召集大家开班前会。

  “华东调度台管道输气进出平衡会增加管存1600万立方米……”“中南调度台看一下管存、压力及机组运行情况,允许的话西二线通过甪直转供西一线的输气量退800万立方米……”生产运行方案、管道运行配置在交流中不断调整。

  调度是个细致又细致的活。冬季生产大大增加了调度员的工作量,完成了几项管网大幅运行调整后,已经是凌晨三四时了。这是夜班值班人员最疲劳的时段,也是生产运行事故高发的窗口时间。张子涛喝一口浓茶提提神,穿上棉工衣,每一个小时到调度台进行安全风险提示,提醒及时确认报警信息,认真询问重点站场机组的出口压力、转供量变化,确认生产平稳运行后,继续到下一个调度台巡视。

  这细致,是张子涛多年基层工作养成的习惯。当年他负责调控的天然气管道全线阀室看不到压力数据,给监控带来了巨大挑战。一天凌晨3时,张子涛通过观察相关站场压力数据,判断出该管道上游阀室进出站压力异常,初步分析为阀室误关断,凭着熟练的管道协调程序,第一时间通知现场派人确认并调整压气站机组转速,协调气源方临时调减气量,避免了管道超压事故的发生。从发现异常到事故处理完毕,仅用时15分钟。

  生产运行无小事!张子涛把“细节凝结效率、细节产生效益”的观点,同样传递给了北京油气调控中心的值班人员。

  张子涛说:“天然气调控关乎千家万户,关乎祖国能源动脉安全。北京油气调控中心值班调度24小时坚守岗位,正是用实际行动践行保供承诺,再辛苦也值得。”(通讯员 于博 李润泽)

李欢 管道公司中油山东天然气公司 山东威海 5℃

  惊心动魄十分钟

  “丁零零……”11月15日零时19分,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打破了管道公司中油山东天然气公司烟台作业区威海输气站的宁静,漆黑的夜仿佛从睡梦中被叫醒。

  正在待班室休息的综合运维岗李欢接起电话,是北京油气调控中心来电,威海输气站包括进站区、调压区、出站区共5块二次仪表无法远传数据,让现场人员立即查明原因排除故障。凭借丰富的经验,李欢做出初步判断,故障仪表涉及调压系统,不立即解决可能无法自动调压,甚至影响用户分输。

  “正是保供的关键时刻,不能掉链子!”想到这里,李欢心头一颤。威海站是泰青威管道末站,冬季最大日供气量50万立方米。面对供气量的日益增大,中油山东天然气公司严格执行北京油气调控中心下发的泰青威管道运行方案,按照方案优化生产运行,做好输气调控。特别是面对寒冷天气对设备带来的影响,基层员工加强冬季保供期间的日常巡检力度,对工艺、设备等安全设施运行情况逐一检查,落实巡检制度,以避免冻堵、泄漏等现象发生,确保安全生产、平稳运行。

  输气一刻不能停,供气一刻不能断。面对突如其来的设备故障,李欢来不及拿棉衣,拎起单衣直奔现场。威海港华燃气调压一、二支路压力变送器PT6101、PT6201参与到调压功能,因双双故障切换调压支路慢慢维修已经行不通了。用户威海港华燃气门站下游连接一座大型CNG母站,按照目前的压降趋势,如果不能采取有效措施,10分钟后压力会降至临界值以下,直接导致母站压缩机无法正常运行。

  夜幕笼垂,昏黄的灯光下,他无暇顾及零下的气温和凌晨的寒露,熟练地将莫克维尔德工作调节阀切换为手动调压模式,用双手一点一点调节阀门开度,盯着调压后的压力表,保持着分输压力。只穿一件单衣的李欢双手已被冻得发红,他全然顾及不到,一心想着将下游用户压力稳定住。非计划性停输决不能发生,这是石油管道人铁一般的承诺。在他的手动调控下,用户出站分输压力很快恢复了正常,直到抢修结束,用户门站都没发觉压力出现过异常。而此时,烟台作业区副主任叶昊也带人将机柜间内仪表保险更换完毕,仪表恢复正常数据传输,自动调压功能也随之恢复。

  再次确认现场故障解除后,一行人返回值班室。李欢一边揉搓冻得发红的双手,一边裹紧了衣服,那一刻,温度计的指针指向了5摄氏度。(特约记者 栗真 通讯员 邢强)

陈睿智 塔里木油田克拉作业区 新疆拜城 -6℃

  人比装置皮实

  “姨妈,屋里暖和吗?您家里用的气,就是我们这里供的。”“是吗?咱们相距4000公里,太不容易了,有机会一定要去那里看看。”这是11月14日,西气东输气源地克拉2气田陈睿智和上海市奉贤区金汇镇陈淑君女士的对话。

  克拉2气田位于新疆拜城县西70公里的一片雅丹地貌群。这里被誉为魔鬼城,四季多风,吹起来黄沙蔽日。风在气田周围穿梭回旋,声音如同冬夜旷野中的阵阵哀嚎,既像冤魂的哭泣,又似猛兽的嘶鸣,更如同妖魔的尖叫,令人毛骨悚然。

  11月15日零时,初雪过后,气温骤降,陈睿智和师傅傅健波开始在克拉作业区第一处理厂内巡检。

  “大漠寒风,直钻骨缝;双脚冰冷,一跺好似要裂开一样钻心的疼。”这是陈睿智第一次感受到大漠冬夜的威风。

  沿着巡检路线,每一个阀室、泵房,每一处容器液位都走到,每一根电伴热都亲手摸摸,每一块仪表都仔细看看。这是傅健波多年的习惯,如今更是传给了徒弟。

  两人全副武装,棉帽子、棉工服把自己的头包裹得严严实实,白天需要50分钟的巡检,晚上视线不好,时间更长。目前气田管控升级,像这样的巡检,每晚要重复3次。

  “冬春季节,是下游用气高峰期,也是气井产量高峰期,处理装置满负荷运转,人也时刻保持绷满弦的状态。管线刺漏、哪怕是一个小漏点都不能大意。”傅健波边查看仪表,边告诉陈睿智。在克拉2气田,管线、阀门的“刺刺”声就是警报。即使是休息时间,只要手机铃声一响,傅健波就会紧张,担心出事。

  看着经过7个供气高峰的师傅,陈睿智心想,师傅不担心自己,一心想着装置别受冻,真是人比装置设备“皮实”啊。的确,克拉2气田和北京、上海等120多个城市4亿多居民一“脉”相承,不能有任何闪失。

  中国的古书称魔鬼城为“龙城”,指地表经过长期风蚀形成的景象,像时隐时现的龙身。从陈睿智守护的克拉2气田,到陈睿智姨妈生活的上海,也有一条能源巨龙。它就是全长4000多公里的西气东输管道。(记者 高向东 通讯员 祁文超)

  目前,克拉2气田日外输天然气量保持在2240万立方米。

褚宏峰 华港集团华北燃气事业部 河北廊坊 2℃

  零点平稳过渡

  “叮!”11月15日零时,手机微信提示音打破了夜的宁静,褚宏峰赶紧查看信息:“15日零时,累计用气12.32万立方米,瞬时流量5174立方米,剩余气量6.16万立方米。”新一季冬供平稳拉开序幕。

  华港集团华北燃气事业部北京事业分部,是褚宏峰和同事们工作的地方。这个不大的院落,有38名员工,承担着北京市通州区近2万居民及公服、重工业等近230户用户冬季天然气供给工作。

  “今年比去年增加了1547户居民用户、12户工商业用户,增加了5台集中供暖锅炉,其中3台是居民集中供暖锅炉。工作量和工作压力也随之增加了。10月初,我们开始加密巡查燃输配管网,专项检查燃气相关设备,重新对员工进行专项培训,让员工从心理、技能等方面做好准备。”褚宏峰介绍道。

  进入冬供后,供需关系紧平衡,上游供气单位日指定气量,发送时间也很难确定。公司制定了《天然气供应保障方案及应急预案》,成立应急保障供气领导小组,坚持“保居民、保采暖、控工业、控公建”原则,按照侧重管理的方式分配气量。

  “冬季供气高峰期,运行部员工会分成2组,每组9人,对居民用户及工商业用户实施24小时不间断巡检,确保冬供工作安全平稳运行。”褚宏峰的同事罗艳斌、石磊继续说道。

  “进入正常冬供之后,一旦供气量不足,我们会先关掉利润较高的工商业用户,以确保居民、采暖用气不受影响。”褚宏峰说道。去年冬供,他们就经历了惊险时刻,那是11月29日零时,上游供气单位对公司紧急限气,日指定量由原来的25万立方米,减少至23万立方米,严重低于公司正常用气量,而下游用户中又不乏小区居民、政府机关、学校、幼儿园等居民和公服用户,一旦因超量使用而停气,将引发极大的隐患和严重的社会影响。公司迅速启动应急预案,领导指挥小组带领运行班人员兵分两路,一队赶至所管辖的次渠、台湖片区对部分工业用户采取限气措施,另一队负责高调站站内外压力的把控以及阀井连通阀门的操作,那天晚上大家一宿没有合眼,经过不懈奋战,终于将公司整体气量控制在指定范围里。

  “今年,我们根据实际情况,进一步修改完善应急方案,把工作做细做实,保障平稳供气。这不,零点平稳过渡验证了我们之前的工作,再辛苦也值了。接下来5个月的采暖季,我们还有很多硬仗要打。”褚宏峰和同事们还在续写着冬供故事。(记者 何宏芳 通讯员 魏睿)

刘钦 昆仑能源安徽分公司 安徽合肥 7℃

  最后一厘米的责任

  11月15日零时,昆仑能源安徽分公司滨湖门站十分静谧,结束了夜巡的卓亮和刘钦回到值班室。一个小时后,俩人再次出发巡检……

  卓亮来到昆仑能源安徽分公司滨湖门站近7年。“这座门站相对周边的地势很高,但如果下了雨,就与外界隔绝了,需要划着小船才能进来。”走在巡检的路上,卓亮打趣道。西气东输一线在合肥开了个口子,从克拉2气田采出的天然气经过滨湖门站后源源不断地送到合肥的千家万户。

  而本不该出现在夜巡现场的刘钦在记者的疑问中做出了解答。“入冬了,气温每天都在下降。以前这边没有暖气,现在许多家庭安装了自采暖系统,天然气用量剧增。滨湖门站保障着合肥市滨湖新区23万户家庭近50万人用气,不过来看看放心不下。”

  作为昆仑能源安徽分公司合肥地区的负责人,刘钦入冬后便没好好睡过一个整觉。“从2015年起,合肥天然气需求的增量保持在27%左右。除了滨湖门站之外,我们还设立了另外3个服务点和CNG加气站,可以满足市民购气、用气和安全方面的需求。”

  处在天然气销售终端,安全是刘钦最大的牵挂。“以前,有些人图便宜,购买不达标的灶具和热水器,这是巨大的隐患。虽然居民用气安全与销售方没有关系,但天然气出事故,谁都承受不起。”所幸,随着国家的重视和居民安全意识的提高,居民用气越来越规范了。今年年底,合肥公司对滨湖新区按要求实行安检的15.5万用户的入户安检工作将实现基本全覆盖。

  去年冬供期,两场大雪导致合肥气温骤降,随之而来的便是天然气用量的两次峰值。刘钦那段时间除了彻夜不眠的监控,便是各种协调应对。“居民用气必须保障到位,签约企业用气也要按合同严格执行。虽然气源有些紧张,但终究是挺了过来。今年冬供,我们除了协调上游气源之外,还专门设立了LNG应急调峰站,站里5套设备每小时处理能力9000立方米,设备全部运转起来后,能承担54万人的日均用气。今年冬天,我们底气十足!”

  3时,刘钦回到门站中控室。临睡前,他看着手机上闺女的照片,露出一丝落寞。2008年,刘钦来到合肥,他和家人早已习惯了不在一起生活。“女儿8岁了,休假回家,我们都会有些不自然,仿佛我在家里是多余的……”(记者 张旭)

  “都说天然气从门站到用户家中,是最后一公里保障,但我更喜欢用最后一厘米来形容。用户家中炉灶点得亮,洗澡水热得快,才是我们最高兴的时候。”刘钦关上手机,说出了心中所想。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