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为李强正在检查转化炉炉管。孙立华 摄

  身高一米八的李强不符合“典型”东北人形象,外表高大粗犷,说起话来却温和得近乎腼腆,很难把他和“与人杠上”联系起来。

  初见李强,他穿着厚厚的棉工服,正在装置区检查制氢转化炉炉壁温度和炉管颜色。“炉管全部更换后,经过两个月运行,各项参数稳定优良。”李强一笑。这笑容,是李强“斗争”来的,他也因此第七次获得大庆石化炼油厂“员工特别敬业奖”。

  今年大检修,作为制氢装置转化炉检测项目负责人,8月的一天,李强在现场和施工方僵持不下。一个怀疑专业检测机构出具的结果,一个坚持检定结果没问题,双方都坚持己见。

  制氢转化炉是转化反应的反应器,也是装置的“心脏”。装置运行过程中,油田气和水蒸气要在超过1000摄氏度的转化炉膛内产生反应,如果炉管有裂纹,就存在氢气泄漏爆炸的风险。

  大庆石化邀请国内知名的南京某专业公司对炉管实施着色检测,结果,检定数据“全部合格”。一向寡言的李强当即提出复检,检测方一口回绝。

  检修工期异常紧张,检测结果已经合格,还有复检的必要吗?李强有他的判断依据。检测开始前,在对转化炉炉管法兰外观检查时,李强发现炉管底部几处法兰焊缝表面颜色较浅。检测方认为是腐蚀原因造成,李强分析,变浅区域颜色分布不均,呈中心向四周辐射状,中间点析出物偏厚,存在内部泄漏的可能。

  软话硬话“交锋”了几个来回,李强终于说通了领队,对怀疑部位进行深度检测,检定结果显示“存在30毫米裂纹”。检测方无言以对

  李强随即要求对炉管法兰焊缝全部复检,最终检测出28条裂纹,最长的达到150毫米。

  没有胜者的骄傲,李强的心情很沉重,因为“病在肌肤,也入肠胃”。着色检测只是表面检测,就出现这么严重的情况,炉管内部也一定存在问题。他迅速汇报车间并联系检测公司,检测人员抽取19根炉管进行X射线探伤,发现11根存在缺陷,缺陷比例超过50%。经请示,大庆石化对184根炉管实施加急采购,全部换新。

  不了解李强的人,看到的是他如开挂般发现多起重大隐患;了解他的人,知道出现这个结果不是偶然。只要愿“付”,就会有“得”,在技艺的领域尤为突出。

  在妻子顾明的印象中,李强的工作开场并没有激荡起多么响亮的水花,认真,是她总结他一路走来的词语。12年前,化工机械专业毕业的李强和当时的制氢、裂化装置一样,“都是新的”。学流程、画装置图,他和大家一起认真学习各种“规定动作”,遇到问题时“不信我学不会”,使李强养成了跟自己较劲的习惯。以至于在家里,修门、修炉子、修电脑,凡是能拆解的东西,他都愿意研究。

  让李强切身体会到安全生产无小事,发生在工作后不久。例行巡检中,李强发现循环氢压缩机干气密封系统氢气泄漏,就在他汇报完毕准备关阀操作的时候,氢气已经蔓延开,扑面的气浪和空气中的浓重味道加剧了李强内心的恐惧。闻讯赶来的车间领导冒着闪爆危险,果断而谨慎地进行关阀操作。“每次回想都特别后怕。”李强告诉自己,工作中不能放过一丝可能存在的隐患,他也把多年来掌握的安全意识和技术要点分享给同事们。

  在单位,李强闪耀着职业高光;在家里,女儿小钰觉得爸爸特别高大。许多年过去了,小钰记忆深处的画面是爸爸下班回家,她扑向蓝工服的场景,而这时妈妈总会说:“别扑,你爸身上埋汰。”

  是的,这样的话顾明说过无数次,每每无效。她不理解他为什么总穿脏工服回家,不理解他为什么那么忙,“单位就缺你不可?”

  直到她转岗来到了炼油厂,在装置区,她看到那么多和李强一样敬业的员工上塔罐、钻炉子,进行各种操作。很多个深夜,她去采样化验,他在现场巡检,两人相视几秒,然后各自忙碌。

  从抱怨到支持,顾明觉得日子从战争片演到了温情剧。已经是技术组组长的李强工作更忙了,顾明也承担了更多的家务,但只要在家,李强都尽力弥补这份亏欠,拖地、洗碗、陪孩子,他用实际行动表达对家人的爱。

  装置大检修经历了夏和秋。夏夜是慢慢降临的,工作的速度却慢不得。184根炉管,25天昼夜奋战,全部更新安装完毕、检测合格。

  秋夜凉风习习,顺利开工的制氢装置炉膛监控画面里,燃烧器的火苗发出稳定的光。在现场,李强环视四周,装置区灯火通明,亮过天上的星星。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