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书记,我们站油井可能发生汽窜了,请马上过来一趟……” 10月28日晚19:50,正在前线值班的辽河油田欢喜岭采油厂采油306队党支部书记张金峰的手机里,传来齐15站夜班女工贺红岩急促的声音。“好,我马上就到……”张金峰放下手机,立刻骑上电动车向齐15站奔去。

  当晚,贺红岩在站内缓冲罐区例行巡检时,发现缓冲罐安全阀有白烟飘散。“不好!”贺红岩心里一惊,赶紧跑进外输泵房,发现气表传来“沙沙”的响声,瞬时量已达到最大值,气系统压力也比正常时升高了0.5兆帕。再看外输液位计,哎呀!也是最高液位。

  事不宜迟,贺红岩赶紧打电话向值班干部张金峰汇报,随后又拨通巡井工夏嘉陵的电话。“小夏,我怀疑井上发生汽窜了,站内缓冲罐液位计到达高限了,气量也很大。你马上检查一下,看是哪口井出了毛病。”

  5分钟后,张金峰骑着电动车来到15站,检查完缓冲罐后说道:“小贺,看来应该是计量平台井发生了汽窜,你看看正注汽的井有哪些。”

  “我们站齐40-27-41井刚刚投注。”贺红岩非常熟练地回答。“好,我这就去看看……”张金峰话还没说完,就骑上电动车奔向齐40-27-41井场。

  张金峰到达齐40-27-41井场后,发现巡井工夏嘉陵已经对发生汽窜的齐40-25-41井进行停抽。该井地面已被喷出的蒸汽刺出一个大坑,采油树上也挂满了泥浆,井喷状况得到初步控制。张金峰舒了一口气,立即向作业区值班副区长陈明进行汇报。

  接到汇报,正在齐24站走访的陈明和生产组干事戴蕴哲,仅用4分钟就来到齐15站,并对气系统二次分离进行了仔细检查。随后,他们到达齐40-27-41井场,组织员工一起坐封井口,停掉掺油,关闭生产闸门和套管闸门,安装压力表。在确认井口闸门严密、井口坐封合格、电路完全断开后,他们顶着寒夜的秋风,继续走访其他站点……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