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条曲线就像一个个朋友

记玉门油田勘探开发研究院总地质师魏军

  10月8日,国庆假期一过,魏军就把评价室的几位项目长叫到一起,围绕玉门油田鸭儿峡白垩系中深层及古近系的立体勘探、井位部署进行研究讨论。

  测井与液量项目长赵燕红开玩笑地说:“魏总,你是不是整个假期无论走哪都抱着酒泉盆地的勘探图?”

  外表儒雅的魏军是玉门油田勘探开发研究院的“老科研”,从事勘探工作20多年,从普通的科研人员成长为院总地质师。一路走来,魏军为勘探开发近80年的酒泉盆地获得石油探明储量近1亿吨,为油田增储上产做出重要贡献。

  魏军更喜欢别人称他“魏工”。他说,这个称呼更能体现地质科研工作者的身份。“每当我坐在电脑旁,就有一种莫名的兴奋,一条条曲线、裂缝就像朋友般亲切。每个问题的解决、每口井的出油,都是对我最好的奖励。”为了这个奖励,多年来,魏军白天想着油气勘探,与勘探团队开展深入交流、探讨,以致经常忘记下班时间。晚上临睡前,他还要考虑工作中遇到的问题,有时脑子里忽然冒出好点子,激动得整晚都睡不好。

  在这样专注的状态下,魏军不断提出独到见解,应用到实际工作中见到显著效果。特别是油田将酒泉盆地重新确定为油气勘探主攻方向后,魏军和同事们对以前的研究认识和原有资料细节进行更细致的研究,认真总结分析了盆地勘探程度和勘探历程,并把盆地的主力生油坳陷——青西凹陷作为主攻方向。

  从此,魏军以一个找油人的责任心对青西凹陷进行深入研究。经过系统的地质研究,他和同事部署的探井——柳102井在凹陷泥云岩获高产,至今仍然是油田的功勋井。不仅如此,魏军又运用岩性勘探原理和方法,大胆提出在凹陷边缘碎屑岩储集层内找油的新思路,在窟窿山构造甩开部署的窿4井再次获得高产。在此基础上,魏军的地质勘探认识不断深化,又带领团队分析酒泉盆地喜山期祁连山强烈地向北逆掩推覆,运用前陆冲断带勘探理论和技术,向山内进攻,窿5井、窿8井相继获高产,继而推覆体勘探取得重大突破。探明了近7000万吨级储量的青西油田,使玉门油田的原油产量自2000年的40万吨上升到2005年的78万吨,扭转了玉门油田长期无储量接替的被动局面,对玉门油田的发展做出重要贡献。

  在魏军眼里,油气勘探研究过程就是不断探索的过程,要大胆求证。他认为,一种正确的认识思路能带动勘探结果的转变。

  青西凹陷白垩系有两大含油构造,一个是西南的窟窿山构造,在这里油田勘探科研人员曾经发现了窿8区块,使青西油田一度成为油田上产主力。另一个是东北的鸭儿峡鼻状构造,鸭儿峡鼻状构造中间有一条东西展向的121断层,断层以南是鸭儿峡的油藏富集区,鸭儿峡志留系、第三系和白垩系都在此地区富集成藏。121断层以北则被认为油气运移到达不了而不能成藏,被誉为勘探禁区。

  鸭儿峡鼻状成藏条件基本相同。为什么鸭儿峡南部油气富集成藏,北部却没有发现?这成了魏军和他勘探团队的一块心病。魏军带领勘探研究团队不断探索,捕捉油气显示的蛛丝马迹。他们发现,白垩系下沟组K1g1段及以上地层生成的原油主要运移至中浅层和老君庙构造带,白垩系下沟组K1g0具有寻找自生自储油藏的潜力,是油气勘探的有利目的层。随后,针对之前在121断层以北部署的鸭西2井油层特征,魏军运用复合油气藏勘探原理和方法精细研究,在勘探禁区121断层以北部署了鸭西10井,并获得高产工业油流。鸭儿峡白垩系砂砾岩裂缝性储层获得突破。

  截至目前,魏军带领团队落实了鸭儿峡白垩系鸭西102和鸭西12、鸭儿峡第三系鸭西6及老君庙北翼四个建产区块,支撑了油田稳产。魏军团队新的勘探实践,也催生了新的勘探理论和技术系列,如微咸化湖盆泥岩及云质岩生排烃模拟技术、中深层泥云岩及致密砂岩储层成岩相分析技术等,填补了玉门油田勘探技术上的空白,为玉门乃至全国同类型油区勘探提供了理论和实践支撑。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