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探队员在落差几十米的断崖测量

  汽车在库车的深山里颠簸了两个多小时后,终于见到了树林和庄稼地。东方物探2100队放线班班长徐勇正在地头等着我们。

  在来的路上,2100队的司机和办公室几名员工就向我们介绍这名班长的传奇经历:16岁左右就跑到北京当服务员,干了3年觉得没前途,就来到了新疆的东方物探,现在手下管着300多人的放线班。

  “刚到新疆第一个月,正赶上下大雪,雪深到大腿,快冻死了,打退堂鼓。”徐勇主动交代自己的菜鸟经历,“我给我妈打电话,问她还能回北京吗?”

  “晚上我们班长给我按摩,不住地安慰我说,你还小,19岁,还没发育好,扛过去就没事了。”

  这一扛就是将近20年。徐勇逐渐成为骨干、班长,并承担了最为繁杂的放线班管理工作。

  “这个班不好带。”徐勇首先面对的就是招工难。因为野外工作,特别是在新疆,条件艰苦,越来越少有人会来干放线的活。2013年在跃满做三维的时候,需要到齐腰深的水下干活。结果放线班跑得没剩下几个人。以前还能招到一些四川大山里的员工,但是随着石油形势的变化,四川员工也很难招到。“每年来的人都不如去年的,‘聪明’的都会走。现在招人,人家都有要求,首先就会问公司有没有wifi。”徐勇说,“我们这几年能招的人越来越少。去年从云南的大山里招来了一些员工。人很淳朴,只要把事情讲明白,他们心里理解了,手上就做得很好。”

  但也遇到了新问题。这些员工用的手机大部分是老人机,然而放线找点是需要在智能手机上安装二维地图,而老人机是没有智能功能的,地图软件根本没法安装。徐勇只好采用原始的方式,安排这些员工用人工举旗子的方法来找点位。

  班上的工作管得井井有条,家里却出了状况。一年在外面7个月,在家只有断断续续的5个月,爱人难免会抱怨。特别是生了二娃之后,照顾不过来,她就撂狠话:“明年我也不带了。我出去挣钱,你在家带孩子。”

  最近一次从老家安徽回新疆,临上飞机时跟大孩子视频,孩子哭着跟他说:“爸爸我有两个遗憾,一是这次考试没能考100分,二是我没能到机场送你。”说得徐勇欣慰之余更加内疚。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