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经济发展水平各异,能源基础不尽相同,未来的能源发展路线一定多元。与此相关的中国与沿线国家油气合作的空间和路径也一定是各有千秋,丰富多彩。一方面,全球油气供应格局不会出现大的变化,“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的西亚北非、俄罗斯中亚等国家依然是全球主力油气供应国;另一方面,“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的人口聚集区特别是东南亚以及南亚等地区是未来的主要需求增量地区。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经济发展水平各异,能源基础不尽相同,未来的能源发展路线一定多元。与此相关的中国与沿线国家油气合作的空间和路径也一定是各有千秋,丰富多彩。“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原油和天然气产量占世界油气产量的比例均在50%以上,这是开展油气合作的基础。沿线国家油气生产主要集中在西亚北非和俄罗斯、中亚等。从供需基本面因素看,剔除资源国自身消费,未来俄罗斯和中亚、西亚北非等部分沿线资源国将是全球油气出口的主力国家,也是沿线国家油气需求的主要提供方。如果说未来油气供应格局演变中,“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所扮演的角色与当前相比不会出现较大变化,需求则不然,主要表现在沿线国家是未来的增量油气需求主体。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人口众多,这一点是其经济增长的特色和优势因素。因为决定未来经济增长和油气需求的重要因素之一便是人口分布。沿线64个国家包括东南亚11国、南亚8国、苏联/蒙古13国、西亚/北非16国、中东欧16国。64个国家(不包括中国,下同)的现有人口达到35.7亿,占世界人口比例接近50%,预计到2020年人口总量还将增长,达到37.7亿。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多为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起点虽低,但也意味着后续的发展潜力大。具体的起作用的机制就是人口众多产生的城市化、工业化需求成为拉动油气需求的重要力量,特别是一开始的粗放需求往往具有较高的增速。从世界各国工业化的发展历史看,重化工业阶段一般不可逾越,而这一阶段的能源强度要显著高于工业化完成之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的发展中国家要经历这样的阶段。当然这一过程可长可短,视具体经济社会条件而定。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至今还有相当比例的人口没有享受到现代能源、清洁能源消费所带来的福利,主要集中在印度等国家。由于经济发展水平相对较低,沿线国家的油气消费基本建立在低成本的基础上。一旦出现油气消费成本增长,消费进程就会受阻。以天然气为例,未来东南亚、南亚等人口聚集区理论上天然气需求量巨大,是未来的天然气增量需求主要推动者,这一点从多家机构的预测可以得到充分验证。但是这些地区多个国家的经济运行情况表明,他们的发电、工业等主要用气行业对气价高度敏感。或许正因为如此,东南亚及南亚国家在电力生产领域一直高度倚重煤炭,在发达国家大张旗鼓地去煤之际,他们的煤电装机还在增长,主要原因则是煤炭相比天然气具有价格优势。

  归纳起来,一方面,全球油气供应格局不会出现大的变化,“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的西亚北非、俄罗斯中亚等国家依然是全球主力油气供应国;另一方面,“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的人口聚集区特别是东南亚以及南亚等地区是未来的主要需求增量地区。至于中东欧地区的沿线国家,情况比较特殊。中东欧国家目前在交通电气化以及可再生能源方面大做文章,纷纷宣布燃油车禁售计划以及关闭煤电厂,炼油产业的规模从长期看呈下降态势。届时即便是存活下来的炼油企业,估计其产品也是以出口为主。至于出口的地区,应该也是人口聚集区的北非以及中东可能性较大。国内企业把握住这两点,是与上述国家开展油气合作的前提。在此基础上应拓宽视野,从多角度关注油气产业链的变化趋势并在趋势进程中把握机会,为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油气合作创造条件。具体到上游油气领域,由于受到非化石能源发展等因素制约,未来的国际油价保持在相对比较低的水平的可能性比较大,石油企业依靠高油价“发财致富”的空间越来越小。在此形势下,油气资源国势必希望有更多的资金和技术投入以实现其稳产增产,给外资公司与资源国企业的合作创造了机会与条件。但是这种合作带给外资公司的风险也是显而易见的,若无更多的优惠条件,投资方未必如东道国所愿。东道国和投资方都希望开发资源,但在这个问题上双方也存在不同的利益诉求,极有可能出现的一种情况是投资方通过抱团参与东道国的资源开发,这一模式将逐渐成为油气行业新常态。就上游的发展而言,在“一带一路”国家表现出的这些趋势和特点与世界其他地区并无二致。

  石油产业向中下游的延伸将成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与外资公司合作的重点,特别是在东南亚、南亚、中东以及俄罗斯中亚地区,会看到更多的中下游合作。由于油气价格相对稳定甚至低迷,追求产业链的附加值自然而然地成为商家普选。资源国希望借助于原油加工的发展一方面满足自身需求,另一方面实现更高附加值,这是产业发展的一般规律。石油进口国借油价平稳的东风发展本国炼油产业也有利可图,因为此情景下发展炼油事业既有低成本优势,也可拉动就业。估计未来“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炼油产业发展势头会比较迅猛。当然炼油产业发展的参与方不仅仅是石油进口国自身的企业,欧美发达国家的公司也会倾力参与其中,庞大的人口规模以及经济发展处于上升期所支撑的汽柴油以及相应化工产品的需求将是决策者所重点关注的目标。照此态势发展下去,“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炼油市场便会出现更多的竞争者,在强手如林的炼油市场站稳脚跟并发展起来应该不是一件十分容易的事情,需要有过硬的技术和管理手段。

  目前,中国企业与“一带一路”国家开展天然气合作的最大支点是天然气进口贸易。俄罗斯、土库曼斯坦以及卡塔尔等中东国家均为世界天然气主要出口国家,而中国也将天然气视为未来能源供应体系中的主体能源之一。但是未来随着东南亚国家经济发展及能源清洁化的推进,东南亚国家的天然气需求也会随之增长。目前东盟等国家的天然气需求之和与中国基本接近。中国与沿线国家的天然气贸易势必会受到沿线需求国家的竞争。鉴于此,天然气在东南亚地区市场的价格会保持在一个相对稳定的水平,一定程度上给天然气的消费带来制约。至于天然气下游产业链的业务,中国企业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企业合作空间似乎并不大,主要原因是需求方对价格的高度敏感性决定了合作的难度。(作者罗佐县系中国石化经济技术研究院博士)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