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长,肯定又没睡成囫囵觉吧?”

  8月7日,塔里木油田塔西南公司大北作业区运行二部采油技师张新元一大早用冷水抹了把脸,好让自己看上去精神点,可通红的双眼还是“出卖”了他——因大宛齐注水井管道刺漏,他组织抢修一晚没睡。

  25年前,19岁的张新元在部队入党,“军人就是要能吃苦,能战斗,能冲在最前面!”回忆起那段热血年华,张新元振奋地说道。脱下军装,换上红工服的他,也始终延续着这份“红色基因”。

  大宛齐是老油田,这里的岩性油藏砂泥岩质疏松,所有抽油机井、螺杆泵井、注水井都是带压旋转设备,管线埋地年限长,出现油井砂堵、管线憋泵、腐蚀穿孔都只能算“小打小闹”,夜里经常疾风骤雨,变压器被雷劈坏就能直接影响大宛齐油田整个变电系统的运行,山洪也总是以防不胜防之势“虐袭”巡井道路。而张新元认为,自己的使命就是为守护大宛齐将近600口井的安稳长满优而“战斗”。

  运行二部距离大北作业区生活公寓大概20公里,为了能随时进入抢险“作战”状态,张新元就住在运行二部办公区腾出的简陋小“单间”里。即使夜里他总把手机铃声调到最大,放在枕边,再三确认对讲机通信正常后才躺下,却还是不敢让自己睡得太踏实。因为夜里张新元的对讲机一出声响,准是井上出现了异常,哪怕再晚,他都要求自己清醒地决策,第一个冲出去解决。“抢险要层层下达指令,一秒也不能磨蹭。”张新元说。

  因此,张新元的冬夜竟也“有点热”。大宛齐离县城远了些,2016年冬天,夜里电网不稳跳闸,100多架磕头机骤停。接到消息,张新元把巡井车开进了气温低至零下30多摄氏度的戈壁滩里.雪夜里没有月光,车灯一点也不顶用,壮汉张新元也不禁倒吸一口凉气。老区自动化程度不高,到了井场,张新元这“活地图”凭着记忆精准地确定每口井的井位,手动逐个切断100个磕头机的电闸,冻得失去知觉的手脚也暖和过来,电力恢复后,他又挨个把电闸打开。“这么出一身汗就不冷了嘛。”张新元说。

  在大宛齐“驻守”的11年间,张新元从没允许夜间的种种异常影响第二天的生产。

  记者乘张新元的巡井车返回驻地的途中,有只黄羊悠闲地经过.记者说:“黄羊都不怕你啦。”张新元打趣地说道:“黄羊认识我的皮卡车啦,反而我‘怕’它不看路呢!”说完,他把车停到路边,熟练地摘下一把野生沙棘分享给记者,爽朗地问:“甜得很吧!”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