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30日中午11时20分,锦西石化东油品车间北油槽操作室的电话铃声响起。刚刚打开饭盒准备吃午饭的一班班长谭锋立刻合上饭盒,接听电话。

  “收到,立刻开泵。”谭锋撂下电话,迅速戴上安全帽,拿起对讲机。操作员陈磊也放下刚吃两口的盒饭,戴好安全帽,跟随谭锋走出操作室。刚刚谭锋接到518号油罐扫线扫透的电话,按照生产调度的安排在扫线完成后要开泵送油,两人一起去泵房开泵。

  正午的阳光炙热无比。一丝风也没有,室外气温高达36度,泵房内更是闷热难耐。谭锋和陈磊一打开泵房的门,就感觉一股热气扑面而来。在两人仔细对8号泵做好开泵前的检查后,陈磊启动8号泵。谭锋紧盯着机泵的压力表和电流表。不到10分钟,正在运转的机泵噪音突然大了起来,压力和电流也都降了下来。

  “泵抽空了。518号油罐是重污油罐,开泵前必须扫线,需要反复放空,把这段带气的油品全部置换出去就好了。停泵,我把接油桶放好。”谭锋说着拿过泵房闲置的油桶放到8号机泵放空处。

  陈磊停泵的同时,谭锋蹲下来打开放空阀放空,汗水接连不断地顺着安全帽流淌下来。放空七八分钟后,谭锋关闭放空阀,对陈磊做了一个OK的手势。陈磊立刻重新启动8号泵。

  果然不出所料,机泵畅快地鸣唱一会儿后又声嘶力竭了,压力和电流又同时降了下来。陈磊停泵后,谭锋再次打开放空阀放空“作祟”气体。泵房里同时运转的另外两台机泵规律地轰鸣着,原本闷热的泵房似乎更加闷热了。两个人的工作服后背整个被汗水浸湿,紧紧贴在身上,随时可以拧出水来。

  在两个人反复开泵、停泵、放空、再开泵的过程中,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12时30分,8号泵终于正常运转了。

  “小李,你现在看一下518号罐液位下数没有?” 谭锋通过对讲机询问本班计量员小李。“谭哥,518号现在下量正常。你俩快点回来吃饭吧!”“好,你继续监盘,我俩再观察一会儿。”谭锋说道。

  10分钟后,8号泵的电流和压力都平稳了。闷热的泵房里,谭锋与陈磊互相看着对方汗如雨下的“水鸭子”模样,都忍不住笑了。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