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石油公司新增证实储量达到了近五年来的最高水平。伴随着油价的上扬,全球油气勘探开发投资出现增长态势,通过储量增长机制的运行,有效改善了过去几年新增储量增长乏力的现象。在投资没有过高增长以及产量相对稳定的的情况下实现了储量的净增长,说明储量获取效率在提升,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上游勘探开发效率的改善。

  进入本世纪以来,国际油价有两次显著的下跌,一次发生在2008年,另一次发生在2014年。油价在两个时间节点下跌之后的后续走势完全不同,第一次下跌后随即出现上扬,对油气勘探开发业影响不大。相反,油气勘探开发投资在其后几年还一直保持持续增长,2013年还是一个高点年。第二次下跌之后油价保持了长期的低位运行,对油气投资的抑制效果非常显著。面对连续数年运行的低油价,石油行业大幅削减投资,由此导致上游储量的青黄不接。

  这一现象到2017年逐渐出现转机。该年随着经济形势回暖,国际油价出现反弹迹象,上涨幅度大致在10美元/桶。在石油行业面对低油价一直在千方百计地寻求降本途径并取得了一定效果,形成相对稳定的应对低油价的上游发展模式的情形之下,油价的些许上扬带来的刺激效果都会非常可观。2017年全球石油上游的发展就表现出了这样的特点。

  全球石油公司新增证实储量达到了近五年来的最高水平。伴随着油价的上扬,全球油气勘探开发投资出现增长态势,通过储量增长机制的运行,有效改善了过去几年新增储量增长乏力的现象。EIA对全球83家包括IOC和NOC在内的代表性石油公司上游数据进行统计分析后发现,2017年这些公司的年末总储量达到2770亿桶,各种储量来源和动用储量经核算之后有82亿桶的净增长。2017年石油公司的勘探开发投资额比上年增长了11%,但若与2013年的投资总额高位纪录相比依然低出许多,2017年的上游勘探开发投资额仅相当于2013年的53%。在投资没有过高增长以及产量相对稳定的情况下实现了储量的净增长,说明储量获取效率在提升,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上游勘探开发效率的改善。

  新增储量地区分布相对集中的特点依旧存在,这一格局估计会一直延续下去。从地区分布看,全球新增油气储量增长主要来自美国、俄罗斯和中亚、亚太地区。数据显示,2017年通过勘探发现和提高采收率获取的177亿桶证实储量中,有将近一半来自美国,达到85亿桶,俄罗斯、亚太和中亚占到了24%,而中东、非洲等传统资源富集区的增长不及预期。地域差别现象出现的主要原因是多方面的。美国自页岩气革命之后上游油气产业的发展就一直领先全球,其间经济形势的波动虽然对其市场规模和具体的份额有影响,但其相对领先地位则一直在保持。究其原因,主要是美国高度发达的市场运行机制所致。页岩气革命之后,美国兴起页岩油气投资热潮,数以万计的企业参与页岩油气生产,加上政府对页岩油气的发展持鼓励和扶持态度,使得页岩油勘探开发一直保持增长势头。从公司层面看,83家公司中的18家掌控着2017年末2770亿桶油气证实储量的80%。其中的多数石油公司是跨国石油公司,俄罗斯、巴西等资源大国的国家石油公司也在其中。

  对新增储量变化产生影响的主要途径是扩边与新发现和提高采收率。2017年通过提高采收率、扩边与新发现实现了近200亿桶的储量的增长。储量购买和出售途径给石油公司带来的储量变化虽不能体现整个上游勘探开发投资的成果,但通过对其数量和结构分析可以发现石油天然气储量在公司之间转移的动向和趋势,折射石油公司的战略布局与调整。2017年全球储量交易规模达到75亿桶,其中加拿大是交易高发区。储量复算途径产生的储量变化更多的时候与油价变化高度相关。2017 年伴随着油价的适度回升,石油公司通过复算带来了近150亿桶的储量净增长,油价对上游发展的影响由此可见一斑。

  全球勘探开发投资的地域分布与储量增长分布的地域结构类似。2017年全球上游投资2850亿美元,其中美国占到了33%,俄罗斯、中亚和亚太投资占到了30%,其他各个地区占比在10%以下。美国的勘探开发投资占到全球1/3,但其储量勘探发现和提高采收率带来的储量增长占全球的50%,足以说明美国的上游发展效率方面的比较优势。各个地区间投资增长差异程度也比较大,其中美国比上年增长36%,而加拿大、俄罗斯、中亚、亚太投资比上年增长15%。欧洲、中东、拉美则出现下滑,下降幅度分别为24%、16%和15%。欧洲上游投资下降与其石油需求不断下降有关,也与其资源条件有关;中东投资下降主要与其限产政策有关;拉美勘探开发条件复杂导致成本增长,涉及深海油气投资风险,对投资者的决策有限制。目前的油价虽有增长,但尚不能达到足以让投资者甘愿承担更高风险的水平。通过提高采收率与勘探等传统手段实现的储量增长程度与上游资本投入直接相关。中东、欧洲和拉美油气投资力度下降导致其油气储量增长缓慢。

  油气勘探开发成本在持续下降。数据显示,2012年—2014年全球油气勘探开发平均成本和2015—2017年平均成本相比,除拉美之外其他地区皆有明显下降。这一现象说明全球油气行业在应对低油价、寻求生产管理新的均衡发展模式方面持续进步。第二轮油价下跌之后,油气行业就开始了降本增效、整合生产过程管理的积极尝试,且这种探索遍布全球。石油行业通过实践证明,油气行业在低油价下依然有生存空间,关键看怎么挖潜。2017年勘探开发成本为16.2美元/桶油当量,处于近年低点。

  2017年全球油气储量增长主要源自油价回升之力。接下来的几年,油价大幅增长的概率应该比较小。当前全球供应格局已经实现多元化,北美成为油气供应的重要一极,对中东的油价话语权形成严重制约。美国不仅有发达的上游产业,同样有强大的下游产业,油价保持低位对其下游炼化产业利好,对其消费者利好。更重要的是,美国油气生产行业特别是页岩油气生产商非常有韧性,即便在低油价下也具有强大的生存能力。基于美国因素考虑,油价似乎没有大幅上涨的理由。在此形势下,油气勘探开发还需不断探索和实践,以适应发展需要和发展规律。地域分布方面,近中期美国引领全球油气上游发展的趋势不会改变,无论是油气投资还是储产量增长,美国都将是领头羊。考虑到中东、非洲、拉美是资源富集区,以及资源国有依靠油气资源发展本国经济的内在需求,预计随着财税条款的调整以及资源国适应新环境能力的改善和提升,在各类国际石油企业合作意愿增强、发展力度进一步加大的形势下,这些地区的油气投资及储产量将出现稳中有升。俄罗斯、中亚和亚太因自身需求和经济发展需要,油气勘探开发将保持平稳发展节奏。考虑到技术进步和可持续发展的本质要求,近中期资源国和石油公司会加大上游勘探力度,继续通过加强油气勘探与提高采收率等途径持续巩固上游油气发展基础。

  (作者为中国石化经济技术研究院博士)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