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世界天然气市场权利重心从卖方向买方转移的形势下,靠海路的美国LNG成为俄罗斯陆路管道气的竞争对手,欧洲天然气市场的海权与陆权之争影响着地缘政治经济格局。

  4月,美国总统特朗普要求德国总理默克尔放弃对北流管道2号线(Nord Stream 2,又称“北流2”)的支持,以此作为避免贸易战,并与欧盟就新的贸易协议开启谈判的条件。5月24日,德国驻莫斯科大使吕迪格尔·冯·弗里奇称:“我们会考虑盟国美国的意见,但涉及欧洲能源政策的问题应当由欧洲人自己做决定。德国政府认为,北流管道2号线将为欧盟成员国提供更可靠的能源保障。”

  北流管道2号线是北流管道的扩建项目,其总体线路与北流管道大致相同,在波罗的海的入口处为圣彼得堡西南的乌斯特鲁加(Ust-Luga)港(北流管道为维堡),横跨波罗的海海底,在德国格赖夫斯瓦尔德(Greifswald)登陆,总长1200多公里。北流管道2号线总产能为每年550亿立方米天然气,将于2019年年底前投入使用。

  该项目进展一波三折。2015年9月4日,俄气公司与其他5家合作商草签股东协议,标志其取得实质性进展。2015年11月12日,6家公司在圣彼得堡对协议微调后确定最终各股东份额为:俄气公司50%,法国ENGIE集团(前苏伊士环能,2015年4月24日改为现名)、德国意昂(2016年分拆成立Uniper公司)、德国巴斯夫集团附属公司温特沙尔、奥地利油气集团、壳牌各10%。但由于“新欧洲”与“老欧洲”在欧盟天然气供应安全问题上存在分歧,进入2016年以来,关于北流管道2号线的争论逐渐白热化。2016年3月23日,欧盟9国联名致信欧委会主席容克,反对修建该管道项目。2016年4月6日,北流2合资公司接受了欧洲议会4个成员国在布鲁塞尔举行的主题为“北流2——处在十字路口的能源联盟”公开辩论的邀请,就北流管道2号线的问题进行公开辩论。2017年4月,5家欧洲公司签署了北流2天然气管道项目融资协议。俄气集团承担总造价95亿欧元的一半(47.5亿欧元),其余5家公司各将承担总造价融资的10%(各9.5亿欧元共47.5亿欧元)。今年3月,北流2公司称,该管道项目已经在德国取得所有必须的施工许可,5月中旬开始在格赖夫斯瓦尔德湾附近开展离岸准备工作。芬兰也颁发了所有必要的建设和运营许可证,俄罗斯、瑞典和丹麦的国家许可程序正按计划进行。

  北流管道2号线项目在欧美俄之间引起轩然大波。支持该项目的一般为亲俄国家或组织,主要有德国等老欧洲国家,反对该项目的一般为反俄国家或组织,包括波兰、乌克兰等中东欧国家,欧盟委员会以及美国、英国等反俄国家。该管道项目涉及新老欧洲之争、老欧洲与美国之争、俄罗斯与新欧洲、俄美英之争等诸多矛盾。

  一是以德国为首的“老欧洲”力挺北流管道2号线,甚至不惜孤军奋战,与新欧洲、美国等反俄力量划清界限。德国与俄罗斯在能源行业有着极强的相互依赖性,德国拥有雄厚的经济、技术实力,俄罗斯对德国能源市场、投资、技术与设备等有着全方位的深度需求,德国因北流管道2号线可成为欧洲天然气枢纽。

  波兰华沙大学欧洲研究中心教授博格丹·古拉尔赤克表示,围绕北流管道2号线项目建造与否的争论,充分显示出欧盟内部以及美国在对待发展与俄罗斯关系问题上的巨大分歧,会再一次破坏欧盟内部的团结。由于德国是这个项目的最大支持者和受益者,这场利益博弈可能会对因难民危机而受到影响的德国公信力进一步产生消极影响,并在一定程度上削弱德国在欧盟的领导力。

  二是北流管道2号线项目是波兰等新欧洲国家及乌克兰、英国等欧洲反俄国家打击俄罗斯的工具。

  波兰反垄断监管当局称北流管道2号线破坏欧洲市场的竞争,造成市场垄断。为了反对该项目,波兰采取了一系列行动。2016年3月,波兰总理希德沃表示,波兰、拉脱维亚、爱沙尼亚、立陶宛等9国已经联合致函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反对该项目建设计划,认为该项目使俄罗斯直接输送至德国的天然气数量增加一倍,会进一步增强欧盟对俄天然气的依赖,损害欧盟整体利益,要求欧委会就该项目是否符合欧盟法律进行审查。

  除了波兰,乌克兰、波罗的海国家、北欧国家和维谢格拉德国家、欧盟委员会也反对该项目。该项目的完成可能使乌克兰的每年损失高达20亿至30亿美元,这主要是因为天然气过境收入大大降低,相当于乌克兰GDP的大约2%至3%。2015年12月,时任乌克兰总理亚采纽克敦促欧盟封锁北流管道2号线,表示该项目不仅会令乌克兰、斯洛伐克和波兰等国失去数十亿欧元的过境收入,还会增强俄罗斯天然气公司的霸权地位,削弱欧盟在与俄罗斯能源贸易中的实际竞争力。欧洲委员会主席容克称要将法律讨论与外在影响相结合来作为评估与批准该管道项目的标准。

  该管道引起波兰与德国等新老欧洲国家的直接交锋。3月,德国与波兰领导人会晤时,表示该项目是一个商业项目;波方认为,该项目会产生“地缘政治后果”,对本地区非常不利。5月28日,波兰总理莫拉维茨基在北约大会上表示,该项目是“欧洲安全的毒药,是俄罗斯用来破坏欧洲能源安全和欧盟、北约组织的混合战争武器。”

  “新欧洲”与“老欧洲”之争在经济上是保护或减少过境费、发展LNG还是管道气之争,在政治上是反俄亲美,还是俄美平衡之争。欧洲内部在该项目上的分歧,弱化了欧盟之前统一能源外交立场、建立能源联盟的效果。实际上,俄罗斯与德国面对欧洲反俄力量的抵抗采取安抚的态度,这有利于减少该项目的阻力。2月28日,普京当日在结束与奥地利总理塞巴斯蒂安·库尔茨会晤后示,北流管道2号线是个非政治化的项目。5月,普京在与德国总理默克尔会晤后称,在经济上合理的情况下,俄方准备维持北流管道2号线项目从乌克兰过境向德国输气。

  三是反对北流管道2号线项目是美国离间欧俄关系、开拓欧洲市场的步骤。3月,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希瑟·诺尔特表示,美国政府反对北流管道2号线项目,美国政府可能按照《以制裁反击美国敌人法案》对北流管道2号线项目的参与者进行制裁;美国反对北流管道2号线项目的理由是该管道项目会削弱欧洲能源安全和稳定,成为俄罗斯施压欧洲国家的工具,令俄罗斯有机会沿途安装监听与监视设备。美国能源特使阿莫斯—贺其斯廷批评北流管道2号线造成的新老欧洲分裂类似于在欧洲复活冷战,呼吁欧洲通过增加对LNG的需求来确保能源安全。

  反对北流管道2号线是美国实施能源主导战略、拓展欧洲市场的重要举措。美国是波兰、立陶宛与其他新欧洲国家傍美抗俄的靠山,在反对俄罗斯管道气方面新欧洲与美国属于同一阵营。各有一个LNG设施的波兰与立陶宛可在美国帮助下获得LNG,以减少对俄罗斯管道气的依赖,又可向俄气公司谈取20%至30%的折扣。美国希望欧洲进口其更多的LNG,增加美国的就业与经济收入。普京曾表示,美国反对北流管道2号线源于特朗普希望鼓励美国LNG对欧洲出口。

  实际上,俄罗斯与美国在欧洲天然气市场是劲敌,过去是石油方面的宿敌,如今是美国LNG与俄罗斯管道气之间的竞争对手。在世界天然气市场权利重心从卖方向买方转移的形势下,靠海路的美国LNG成为俄罗斯陆路管道气的竞争对手,欧洲天然气市场的海权与陆权之争影响着地缘政治经济格局。(作者:程春华,为中央民族大学硕士生导师、北京大学博士后)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