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子转行记

(特约记者 王友花)

  “虎子,咱作业区精品党课的视频要抓紧做了,明天要上报厂里。”长庆油田五里湾一区综合办公室主任费梅提醒道。

  “没问题,马上就好!”虎子打着包票。

  这个坐在电脑前,熟练操作着AE软件制作视频短片的小伙子叫梁金虎,同事都叫他“虎子”。

  虎子原来不在综合岗,2008年毕业来到油田的他,前8年干的都是采油工。扛铁锹、抡管钳、挖管沟,虎子干得虎虎生风。

  然而谁也没想到,看起来粗枝大叶的虎子,私下里还藏着一颗细腻的文艺心。

  白天在井场上干完活,回到自己宿舍,虎子就拿出纸笔,学着画漫画。虎子爱琢磨,有想法,他把“两学一做”“三严三实”、安全生产这些主题都用漫画表现出来,一次不经意间被大伙看到,才发现虎子有这才华。

  之后虎子又学着写稿子,日常工作的插曲、安全培训的感悟,都被他认真地记录下来,后来,虎子的“豆腐块”还经常登上作业区和厂里的网站。

  2016年12月,作业区综合组缺员,领导一下子就想起能写会画的虎子。就这样,虎子终于干上了自己想干的行当。

  不过,喜悦还没持续多久,虎子就遇到了问题。一次厂领导来作业区调研,见别人忙得抽不开身,主任费梅便安排虎子跟着领导上现场。虎子提上照相机、摄像机,跑前跑后认真地拍了很多片子,想着总有几张能用上。没想到回来一导素材,大家就发现这些片子不是光线不好,就是角度不佳,几乎全是废片。

  这次重要的任务搞砸了,虎子非常内疚自责。他暗下决心,一定要把综合干事照相、摄像、写稿、编辑等基本技能全部拿下。

  他虚心拜办公室同事为师,跟着宣传骨干谢芳学写作,跟着摄影高手周尊立学照相、摄像,跟着费梅主任学设计软件,做PPT。

  “这个Photoshop你得学精,现在都提倡降本增效,咱们不能一张小图都找广告公司做。”费梅主任提醒他。

  虎子心里有了目标。他从网上买来正版的Photoshop软件,为了剪辑视频,又买了AE软件,跟着视频教程,一有时间就琢磨练习。

  现在,虎子已经熟练掌握了这些软件的中级教程,基本的图片调整、设计、背景制作,视频剪辑、制作,甚至动画片头、画面特效他都学会了。

  武艺加身,虎子干起活来顺手多了,工作中也有了很多自己的想法。

  从去年开始,为了解决生产发展和人力资源短缺的矛盾,厂里开始推行中心站管理模式,井站撤人,油井集中管护。部分一线采油工适应了传统的“一人一井一狗”的工作状态,对新的管理模式有些排斥。

  虎子想,这是因为他们意识不到油田推行中心站模式的必然趋势和带来的好处。他做了一个10分钟的短片,从生产组织、安全环保、经济效益等方面把两种管理模式做对比,突出了中心站模式带来的减员增效、效率提高等优势。短片播出后效果很好,很多采油工逐渐理解并接受了这种管理变革。

  渐渐地,虎子的作品多了起来。《最浪漫的事》《王书记的第12个岗位春节》等,都受到大伙的热烈追捧。

  虎子的学习还没有停止。做微信公众号,拍石油人的微电影……虎子在学习技能的路上奋勇向前。

小站“活地图”

(特约记者 李洪哲)

  许沛忠是管道公司长春输油气分公司永吉输油站的一名工艺技术员。他的绝活是原油、冷热水、电缆、消防等管网不管是地上还是地下,走向、位置都存储在大脑。小站在他脑中就是一幅三维立体图,人送雅号“活地图”。

  “活地图”是如何炼成的?这要从1997年许沛忠调入永吉站说起。那年,分公司正好以大修改造为突破口加强长吉线管理。

  那一年,为了尽快熟悉变更后的站内工艺管网,许沛忠有空就拿着图纸在站里转。但随后1998年长吉线增输改造、2003年站变电所改造、2004年长吉新线建设、2007年新线顺序输送适应性改造和增输改造、2010年新线扩能改造等接踵而至。

  为了掌握第一手资料,每个工程许沛忠都守在工地上。不管刮风下雨,只要工程不停,他就在现场,和施工人员一起看图纸、钻地沟。地下管路铺设期间,他更是盯在那里,早晨从食堂多拿两个馒头解决午餐。“光凭图纸和听别人讲,不如自己在现场参与印象深。等工程完工,施工方撤了,站内管路需要维修,咱们不清楚管网分布的话,干起活来可就难了。”许沛忠说。

  爱人孙素兰最了解他,只要在电话里许沛忠欲言又止,她就猜到他这次休班又不能回来了。女儿许敏很依赖爸爸,2000年,许敏上初一,写作业遇到不会的题,赶上他上班不在家时,就会急得直哭。许沛忠一咬牙买了两部手机,一部留在家里,一部他带在身上,用来辅导女儿。但事实证明,手机更多地用在了工作上。

  许敏上高三备战高考,步入人生关键期,也是长吉新线建设投产紧要关头。孙素兰理解并安慰他,“家里你不用惦记,女儿那我会跟她说的。你就安心工作吧,把自己照顾好。”许敏大学毕业成了一名石油工人,明白了爸爸的许多不得已,也更加理解和心疼爸爸。她从苏州请假回来过春节,赶上许沛忠春节值班,就和妈妈来到站里,陪他过个团圆年。

  “这些年站内不停地在螺蛳壳里做道场,地上地下管网早已面目全非,幸亏有他这张‘活地图’。”站长张新民说。

  有一次,值班班长发现蓄水池的水位下降比往常快。“有丢水的地方。”许沛忠在确认热水系统完好后,把排查重点放在了冷水管路上,带人对站内11个进户冷热水阀井全面排查。每一个阀井,他都会亲自跳下去仔细检查。最后,在小仓库前面的管沟里发现了丢水迹象。管沟空间小,无法施工,只能抠开路面维修。凭着对地下管网的熟悉,他对漏水点进行了准确定位。停锅炉、停冷热水泵、抠路面,果然漏水点就在定位点,在场人员纷纷对他竖起了大拇指。

  一晃在永吉站工作了27年,许沛忠今年58岁了,他最大的心愿就是退休前多带出几个“小地图”。每年站里新分来大学生,许沛忠就主动当起老师,每天带徒弟在站场转,讲解工艺流程和管线走向。

  昆仑燃气公司要在永吉站后期增设的燃气管线上安装标志桩,点名找许沛忠。但由于是月末,站里的各种报表都需要许沛忠汇总上报,实在抽不出时间,他就派徒弟小杨协助。

  一听说是让新分来的大学生领他们去,燃气公司的人互相看了看都没动。许沛忠笑着说:“这条管线我领着小杨一步一步在上面踏查过,从哪拐弯、从哪进户,小杨都一清二楚。”他们这才放心。当然,小杨也没给师傅丢脸,顺利地完成了任务。

修理厂的“翻译家” 

特约记者 董晓燕

  王亚红是川庆钻探长庆钻井总公司机修公司银川石油修造厂的一名技能专家,同时也是宁夏回族自治区的首席技师。5月中旬,他主持的《卡特彼勒C15型柴油机大修理技术规格》英文版翻译工作完成了,“翻译家”的雅号不胫而走。

  工作28年间,王亚红先后在7个钻井队担任过司机长,解决了上百个技术难题。2011年他的创新成果“柴油发电机组防油水互窜的封堵结构”获得国家专利;2012年,他荣获宁夏回族自治区“首席技师”荣誉称号。

  翻阅王亚红的成果表,一些醒目的技术攻关记录映入我们眼帘——

  改造了瑞典进口沃尔沃发电机组工艺孔油水互窜的设计缺陷;自主摸索创新的沃尔沃电子控制泵喷嘴修理技术,削弱了该项修理技术的对外依赖性;成功设计、制造出了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电子控制泵喷嘴实验、检验装置;依据自己翻译的底特律大修理技术手册,牵头大修了长庆钻井总公司首台美国底特律发电机组,取全取准该机型大修理所需的所有技术数据……

  一系列成绩的取得,学好英语是其中的关键环节。刚开始时,王亚红看到满篇的英文也很发怵。对于只有高中文化的王亚红来说,学英语,而且是专业英语,真的是太难了。

  “因为看不懂英文的说明和结构原理,导致很多理解出现了偏差,阻碍了进口设备的修理进程。英语难关必须攻下来。”不服输的王亚红自己给自己打气。

  对于已经四十多岁的王亚红来说,在紧张的修理钻机设备之余,还要学好具有一定难度的英语,压力可想而知。为确保学习效果,他和徒弟共同制定了“三跟”学习法:跟书本学,购买了《牛津词典》和涉及国外进口柴油机设备修理的专用词典等书籍,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时间抓紧学;跟电脑学,从互联网上下载常用的涉及柴油机修理的专业词语和短语,记录在小本子上,可以随时学;跟黑板学,购置一块黑板放置在厂房,每天更新常用单词的中文、英语对照表,方便学习及日常使用。徒弟李伟说:“师傅的英语宝典让我们学英语的形式既灵活,又有效果。”

  专业词汇的记忆是学英语的难点。王亚红集中一段时间苦背相关专业的英语单词。这对于“英语盲”来说困难重重。他已经46岁了,记忆力下降,语言结构和逻辑推理能力也不强。“再硬的骨头也要啃”,冬休的一个月时间里,他把一本《牛津词典》翻旧了;春节期间,家人出去游玩,他却每天在书桌前翻译说明书,逐字逐句地理解,在晦涩的专业术语前,王亚红一边学习,一遍理顺句子,并根据员工平时的操作习惯,把句子理顺成大家都好理解的语句。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王亚红的努力下,146页1200余条的技术规格英文稿翻译校对完成,打印出了一本成型的技术资料。这部技术编译资料方便了现场修理人员的技术查询,对于此型号柴油机大修理具有重要的指导作用。大家笑着说,咱们厂的“翻译家”就是牛,有了这本中文资料,以后可就省时省心又省力了。

  “做自己喜欢钻研的事,总会感到非常的充实和快乐。”王亚红说道。

痴迷创新“一根筋”

(通讯员 王淑霞 高源)

  “创新,就是想别人不想的事,做别人不做的事,敢于挑战自我、突破自我。”5月30日下午,在华北油田采油四厂采油集输技师创新团队工作室,集团公司技能专家杨培伦正在给徒弟讲解自己的最新成果。

  从一名技校生逐渐成长为采油技师、采油高级技师、油田公司技能专家,再到如今的集团公司技能专家的杨培伦,近三年来,38项成果获得国家实用新型专利;60项成果应用在生产一线,创效近2000万元。

  1989年在技校学采油专业的杨培伦,毕业后当了采油工。上班第一天,父亲拍着他的肩膀叮嘱:“小子,好好干,争取当上状元,做最好的采油工。”父亲的鼓励和期盼,激发了杨培伦骨子里要强、争优的潜质。

  为让自己及早进入角色,他白天跟着师傅上井对照实物学习,晚上回宿舍再把白天学到的知识整理成笔记,细心揣摩直到吃透弄懂。

  上班不久,经过作业区层层筛选,杨培伦被选派参加厂里的青工技术比赛,报到后的摸底测验,他理论考了69分,杨培伦觉得成绩很糟糕,整整一天没吃饭,一声不吭。同事们在背后说他是“一根筋”,从此“一根筋”的雅号传开了。凭着不服输的“一根筋”劲头,几年后杨培伦顺利考取了技师、高级技师。

  身边同事说,杨培伦总是把自己的心得、经验毫无保留地和大家分享。被聘为技师后,杨培伦开始传帮带身边的员工。近几年,他所带的30名徒弟中,8人被聘为技能专家,21人被聘为高级技师、技师,16人被评为油田公司技术能手。

  单位领导说,杨培伦有着不弄明白不甘心的钻劲、不破难题不罢休的韧劲。针对目前操作员工年龄偏大、人员紧缺、生产成本偏高的现状,他研制出了一种新型抽油机曲柄平衡块调整工具,有效解决了平衡块调整过程中成本费用高、费时又费力且存在安全隐患的难题。

  杨培伦说,凡事要做就要做到最好。二十年的创新路,他从一人单打独斗转为团队协同作战。“我就是一根绳子,而团队里的每一个成员都是一块木板,绳子要把木板牢牢捆在一起,才能组成一个水桶,这个桶才能装满水。”杨培伦说。为消除车辆拐弯过程中因盲区而产生的安全隐患,他担任组长成立了创新研发小组,通过集体智慧解决了难题。该项目获得2016年度河北省优秀质量管理小组优秀奖。

  “什么叫‘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就是一边需要顾家、一边是你的工作,两边都放不下,却又不能兼顾,必须做出选择。”杨培伦说,大多时候,他都不得不舍弃小家,选择了工作。

  买房、考学是人生大事,杨培伦却因为工作原因缺席。回迁房选房的当天,他在教学场地为学员授课;儿子备战高考的关键阶段,他在陪同参赛选手反复练习;儿子高考结束选择学校、填报志愿时,他在比赛现场指导选手,忙前忙后……每每提及这些,杨培伦心里都充满了深深的愧疚。

  “我认为能够为生产一线创新研制更多简单实用、省时省力的装置工具,是最幸福的事!”年近不惑的杨培伦用心坚守着自己的理想。目前,他和他的创新小组正在攻关变频器在线检测仪项目。

设备医生由“囧”到“牛”

(通讯员 侯红丽)

  10年前,22岁的东北小伙子汪洋有三个愿望:当兵、看海、看沙漠。

  第一个愿望因为眼睛近视被搁浅,第二个愿望在实习时已经实现,为了实现第三个愿望,他毕业时选择了西部钻探克拉玛依钻井公司。

  “理想和现实的差距太大了。”沙漠由最初的辽阔壮美变成炎热干燥时,汪洋待不住了。他在井上当钻工,从小到大没干过那么重的活,没吃过那么多的苦,一天干下来,累得怀疑人生。

  “最后下决心留下来,一是因为去了机房,能跟感兴趣的设备打交道;二是不想就此打道回府,让人说我吃不了苦;三是周围的同事们都处得很好,走了舍不得。”汪洋说。

  就这样,学石油工程的汪洋改了行,成了50223钻井队的一名电气工程师。用简单的语言来概括他的工作就是电气设备“医生”。

  在队上这几年,汪洋的机修时率都为“零”。对设备的维修,他自己摸索总结出了“事前、事后、及时、预防”修理八字诀。他根据设备对生产的影响程度,以及设备实际运转情况区别对待,从来没有因为修理而影响钻井生产。

  别看汪洋现在有这么牛的业绩,当初也有过囧的时候。

  那时刚改行,师傅只带了他一周时间,就把整个井场的电气设备全都交到了他手里。

  “害怕啊,万一哪个设备不干活了,可就误大事了。”他说。

  在接下来的20多天时间里,汪洋白天围着设备转,晚上捧着图纸和师傅留下的一本小红书——《电气自动化控制》研究到深夜,渐渐就有了底气,也多次解决了设备突发性故障。

  有一年冬天,队上的自动送钻装置坏了,汪洋联系厂家,得到答复说可能是电路板出了问题,要拿块新的来试一试。因为要从厂家发货,需要等待一至两个月。

  “如果确实是电路板的问题,这等了也就等了,如果不是呢,这不耽误工夫吗?”汪洋自己开始琢磨。他拿着说明书一条线一条线查过去,发现了两个问题:一是变频器有根线虚接了,二是数据总线插头的电阻烧了。问题找到,豁然开朗,汪洋只用了两天就把自动送钻装置修好了。

  一晃十年过去了,在井队工作的汪洋每天跟设备打交道,吃苦肯拼是很多同事对他的评价。如今他不仅精通各类电气设备的保养和维修,还热衷于小发明、小创造。

  在井上的设备中,有一个叫司钻开关的装置,装置里的弹簧特别爱断,它一断整个开关就不干活了。由于开关设计的特殊性,没有单独的弹簧可以更换,所以,往往弹簧一断就要更换整个开关。

  “一个开关近3000元,平均两个月就要更换一次,相当费钱。”汪洋思量着要改造一下它。

  他尝试把开关里面的弹簧拆掉,自己又找了两个改装在外面,一试结果居然不错。

  “虽然不太好看,但很给力,装好两年了,一次也没坏过。”他说。

  除了司钻开关弹簧外部替代,汪洋还进行了长杆泵拆分组装、凡尔体加焊等小改小革,不仅减轻了同事们的劳动强度,也为队上创造了经济效益。

  近年来,汪洋先后荣获西部钻探设备管理先进个人、西部钻探技能竞赛井控班组竞赛团体第一名、克拉玛依钻井公司优秀大班、克拉玛依钻井公司“十佳青年”等荣誉。他说,没有比人更高的山,没有比脚更长的路。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