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的一天,已是苏丹时间下午7时,王国荣依旧没有丝毫下班的念头,汗水沿着他的脸颊滴落在汽轮机的顶盖上,瞬间不见。

  他拿着测量工具不断测量着数据,快速将测得的数据记录在自己随身携带的笔记本上。一台汽轮机干下来,笔记本上写了很多,1.5厘米厚的本子已经用了一半,上面记录着检修中出现的问题和总结的心得。来自同一个车间的骆进明站在他的身后,两人交换着意见,丝毫没有发现夜幕已悄悄降临。

  “已经下班一个多小时了,骆师傅你们怎么还没回去?”看着他们忙碌的身影,经过的同事问道。

  “我们国荣哪儿都好,就是在工作中爱较劲。今天汽轮机进汽调节阀没有安装好,他说要是今天想不出解决方案,他晚上觉都睡不踏实。得,拗不过他,我留下来陪他一起解决问题。”骆进明笑着说,然后两个人又低下头复合尺寸。

  兰州石化设备维修承担的苏丹大检修一期工程进行到最后阶段,但这台汽轮机的检修任务依旧没有完成,大家都很焦急。这台汽轮机是德莱塞兰公司生产的背压式蒸汽轮机,主要是利用催化装置反应产生的热量对压缩机做功,将分流塔内产生的富气进行回收压缩,以便于更好储存和利用,是整个催化装置的心脏。

  此次检修是对汽轮机进行大修,以德国工程师为主修,王国荣任中方汽轮机检修小组组长,带领着他的副手们配合德国工程师负责汽轮机检修。检修前期,配合很顺利,检修工作严格按照检修标准进行,各项工作如期完成。

  检修工作进行到最后阶段时,在进行进汽调节阀安装过程中,在按德国工程师标准安装后,出现了凸轮与调节阀板的间隙过大或过小的现象,严重不符合检修质量标准。经过德国工程师一天半的排查后,没有得出解决方案,严重影响检修工期。

  看到德国工程师无计可施,王国荣站出来用流利的英语说道:“Let me try(让我试一试)。”德国工程师看着这个年轻的中国小伙子摇摇头,眼神中透露着不信任。

  随后,王国荣一方面请教检修经验丰富的骆进明关于汽轮机调节阀的知识,另一方面通过英文资料的数据对比和简易制图,还原出调节机构的运行原理。考虑到各方面可能会出现的差错和影响因素,逐一排查和计算,制定出因素排查方案和标准间隙调整的最终方案。

  第二天上班后,王国荣立刻将头一天晚上和骆进明研究的方案说与德国工程师,德国工程师听后欣然同意实施他提出的方案,并竖起起大拇指对王国荣说:“Young man, you are smart(年轻人,你很机智)。”

  4月18日,苏丹的气温达到40摄氏度,王国荣和他的检修小组忙碌在汽轮机上,一早上未曾喝一口水。为了赶在工期前完成计划,大家又放弃了中午休息的时间,忙碌在汽轮机的检修现场。通过小组成员的积极配合,通过验证排查和调节,只用半天时间就调节出德国工程师标准范围内的间隙值。

  汽轮机安装成功,解决了大检修期间的一项技术难题!大家都说王国荣是好样的。王国荣却笑着说:“我只是想为咱中国石油人争口气!”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