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交易商们实际做了什么,而不是说了什么,这是成功的油市分析的金科玉律之一。

  尽管近几周有关油价的评论一片向好,但也出现了许多关于油价即将回落的预警。

  截至4月中旬,对冲基金已积聚了相当于14亿桶的原油和油品期货和期权净多仓,规模接近纪录高位。

  据监管部门和交易所数据,多空仓位之比达到近14:1的纪录高位。

  由于市场把目光焦点放在委内瑞拉石油出口下滑和伊朗受到新制裁上,近月布兰特原油期货在接下来的五周进一步上涨8美元。

  但更仔细看,市场有不少迹象显示,油价升势或许后继乏力,而且面临修正的可能性愈来愈高。

  对冲基金及其他基金经理人在4月17日和5月22日之间的五周,每周都是净卖出石油期货和期权。

  多仓减少了5,200万桶;空仓则是增加了5,700万桶。

  在原油仓位的变化方面更是明显,多仓减少了1.07亿桶;空仓则增加了6,200万桶。

  近月布兰特原油期货从逆价差变成正价差,部分是因为有太多的对冲基金仓位集中在近月合约。

  现货布兰特原油市场也显现出越来越多的疲软迹象,即期现货布兰特原油价格下跌,出现正价差,而且有报告称存在未售出船货。

  疲弱势头沿原油期货曲线蔓延,六个月布兰特原油期货的大幅逆价差状况平缓下来,逆价差从4月26日的3.5美元降至5月29日的仅仅1.49美元。

  **触发因素**

  自2015年年初以来,如果对冲基金在石油市场的头寸大量集中在多仓或空仓,往往预示着近期价格走势很快将出现逆转。

  不均衡的仓位可能会引发价格逆转,即使生产和消费面没有新的重大消息传出。

  但近几周的一些新消息表明,油价涨势可能失去动能并出现逆转,至少暂时是这样。

  价格快速上涨又把“需求摧毁(demand destruction)”议题重新提上日程。主要预测者开始下调2018年下半年和2019年需求增长预估。

  原油价格上涨已经将美国和其他石油消费国的油价推高至敏感水准。

  最近几周,美国汽油均价达到政治敏感的每加仑3美元,而且开始吸引政界人士的更多关注。

  4月2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推特上发文责备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将油价推至无法接受的高位。

  5月23日,嗅到政治机会的美国参议院民主党人致信特朗普,将油价上涨归咎于OPEC,并呼吁特朗普向OPEC、特别是沙特施加提高石油供应的压力。

  在其他地区,印度的汽油和柴油价格已经涨至纪录高位,这使得印度石油部长指责OPEC限制产量。

  巴西柴油价格触及纪录水准后,卡车司机爆发大范围罢工,封锁了公路,迫使政府下调燃油税。

  OPEC及非OPEC盟国无视于原油消费劲增仍坚持限产,日益被外界指责为油价上涨的罪魁祸首。

  委内瑞拉产量下降,加上伊朗出口可能减少,突显出OPEC及其盟友面临可能无法实现2018年产量目标的风险。

  沙特处境微妙,正是其敦促美国对伊朗实施制裁,但又不希望在美国选举年承担油价上涨的责任。

  OPEC消息人士开始暗示他们有意增产,以弥补委内瑞拉及伊朗留下的产量缺口,一反先前表明在2018年底前维持产量不变的立场。

  OPEC释放出2018年下半年可能增产的讯息,似乎引发了油价自5月24日开始的大跌。

  但OPEC承受改弦易辙的压力在这几周以来加剧,至少有几名交易商已然提早调整仓位为此预做准备。

  重要的是观其行,而非观其言,这是不变的道理。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