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舆论认为中美贸易摩擦出现转机时,美国时间5月29日,白宫方面发布声明,宣布将加强对中国对美科技领域投资限制,就知识产权保护诉诸世界贸易组织,并对中国对美出口的价值500亿美元的货物征收25%的关税。中美贸易紧张局势再度掀起。

  随着美国总统特朗普“美国优先”政策的深入实施,中美两国的贸易格局走向新的阶段。这将为中国石油石化行业的发展带来怎样的影响?是挑战,还是机遇?需冷静思考,沉着应对。

  国家实力转换中的必然事件

  中美贸易摩擦是双方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后国家实力在转换时期的必然产物,可以看作是上世纪90年代日美贸易摩擦的翻版。

  日美贸易摩擦大规模爆发时,日本国内生产总值(GDP)已经达到美国的60%左右,1999年日本对美贸易顺差大约占当年美国贸易赤字总额(2649亿美元)的1/4。而今,2017年中国GDP为82.71万亿元(折合13.17万亿美元),占当年美国GDP(19.56万亿美元)的67.13%。美国商务部公布的2017年商品和服务贸易逆差为5660亿美元,创下2008年以来新高,其中对中国的贸易逆差3752亿美元,占比66.29%;按中国公布的对美商品和服务贸易顺差2758亿美元计算,占比48.71%。中美贸易摩擦与日美贸易战具有比较相似的国家实力转换特征。

  事实上,中美之间贸易摩擦不断,并呈现逐渐加剧之势。在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之前,美国就不断地以最惠国待遇条款逐年对与中国的贸易进行审查,不断发起反倾销和反补贴的“双反调查”,并威胁停止给予中国最惠国待遇,迫使中国做出让步。2011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之后,美国也没有停止对中国的“双反调查”,经常以中国是非市场经济国家为由,为中国产品进入美国市场设置障碍,征收惩罚性关税,维护其不具有国际竞争力产业的利益。根据《中国加入世贸组织议定书》第15条规定,世贸组织成员应于2016年12月11日终止对华反倾销的“替代国”做法。换句话说,就是世贸组织成员国应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国家地位,针对中国出口产品的反倾销调查必须终止“替代国”做法,按中国产品价格和成本计算倾销幅度。显然,如果美国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国家地位,它将减少一个与中国就贸易问题谈判的非常重要的工具和筹码。因此,对于中美之间的贸易争端,我们应该看作是世界贸易发展中的常态。

  目前,美国对中国发起的贸易争端,主要集中在“双反调查”、以进口商品对美国国家安全造成影响为由的232调查,以及以进口产品侵犯美国知识产权为由的337调查和以中国的知识产权政策与技术转让有可能对美国造成损害为由的301调查。中美双方在最近的谈判中,美国开出了两年内减少对中国贸易逆差2000亿美元、加强知识产权保护、限制中国投资美国敏感技术、降低美国投资与服务在中国的市场准入、降低关税到美国的水平等“天价”谈判条件。

  从美国开出的谈判条件看,美国的主要目的在于维护其国际强国的地位。这体现在三个方面。

  一是维护美元国际货币地位。这是美国保持强国地位的基石。削减与中国的贸易逆差,从而改善美国的国际收支平衡,保持美元作为国际强势货币的地位,吸引更多的国际资本流向美国,为特朗普总统实施振兴美国经济的宏伟计划创造条件。

  二是维护美国企业发展能力。要求中国进一步扩大开放市场,放松市场准入条件,为美国的金融服务和高科技等产业进入中国独立投资设厂创造条件,以使美国能够更深度地分享中国经济发展和产业结构升级的红利。

  三是维护美国科技创新优势。中国正处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升产业结构调整升级的关键阶段,对先进技术存在迫切需求。如果美国依然对中国实施高技术及其产品出口限制,中国将依靠自主研发完成升级。只不过发展的速度可能会慢一些,但美国企业也难以分享中国产业升级的红利。与其如此,美国最好的策略就是要求中国加强知识产权保护,降低要求美国企业实施技术转让的门槛,为美国高科技企业进入中国投资提供便利,并提供法律上的保障,保护这些企业的知识产权权益,从而获取市场竞争优势,既分享中国市场的红利,又不使中国获取其相应的技术。这将对中国经济发展产生深刻影响,甚至可能降低中国的经济发展速度,延缓中国赶超美国的步伐,遏制中国崛起。

  给中国油气行业带来挑战和机遇

  中美贸易战虽然并没有直接涉及中国油气行业,但这不足以使中国油气行业独善其身。这些挑战主要表现在以下四个方面。

  首先,将降低油气需求。中美贸易摩擦如果在短时间内不能得到较好的解决,其持续的时间越长,对中国经济发展造成的影响就越深刻,使中国经济难以保持现有的发展速度,降低油气需求,使油气行业面临直接的影响。

  其次,将加剧市场竞争。美国不排除将来要求中国放松准入限制。一旦放松油气行业的准入限制,美资油气企业将携其资本、技术和科技研发优势进入中国油气市场,如何提升市场适应能力和市场竞争能力将是中国油气企业面临的紧迫课题。

  再次,将恶化融资环境。油气属于资本密集型行业,油气企业的发展需要充足的融资能力作为保障。当前,中国的基础货币投放与贸易顺差有着较强的正相关关系。如果中美贸易摩擦持续,将对中国的国际收支状况产生重大影响,并最终导致货币政策收紧,利率上行,融资成本升高以及人民币汇率的持续波动,这将不利于中国油气企业筹集发展所需的资金。

  最后,将影响海外业务发展。目前,中国油气企业的对外投资货币主要是美元。中美贸易摩擦升级将使美元的稳定性面临新的挑战,从而使中国油气企业的海外投资面临较大的汇率波动风险,以及资源国加强美元外汇管制而加大投资回收难度的风险。

  但是,我们也应该看到,中美贸易摩擦将为中国油气行业带来新的发展机遇。

  一是提升中美油气贸易的活跃度。美国自“页岩气革命”以来,油气产量逐年增加,美国放松了油气出口管制,使美国由油气净进口国转变成净出口国。按照美国能源信息署公布的数据,当前,美国的原油产量已经达到了创纪录的1040万桶/日,原油出口达到160万桶/日,预计美国原油产量在2018年四季度达到1117万桶/日。同时,预计2018年美国天然气产量达到22.96亿立方米/日,比2017年的20.84亿立方米/日增加2.21亿立方米/日;天然气出口量将达到6230万立方米/日,是2017年的平均出口量1133万立方米/日的5.5倍。一方面,美国亟须为其快速上升的油气产量找到合适的买家,另一方面,油气出口具有较好的现实性,是其平衡国际收支的最好工具。而中国恰恰可以为其提供充足的市场,且有利于缓解双方的贸易不平衡状况。

  二是提升石油装备制造水平。目前,中国石油装备的科技含量与欧美国家还存在较大的差距,不能满足油气行业对降本增效和增强环保法规适应能力的需求,产品结构正处于升级换代过程中。石油装备制造企业可以采取引进技术和吸引美国石油装备制造企业投资等多种方式增强双方合作,从而助推石油装备制造产业升级和产品推陈出新。

  三是提升油气行业科技研发能力。无论是美资企业在中国独立设立研发机构,还是与中国企业合资设立研发机构,都将加快彼此之间的技术交流和合作的进程。同时,中国知识产权保护法律法规体系的不断完善,也有利于建立市场化的油气前沿技术转让机制,激发科研机构的活力。

  中方需积极应对中美贸易摩擦的潜在影响

  中国油气企业应做好迎接挑战和抓住机遇的战略准备。一是跟踪分析,积极研究中美贸易战可能对中国宏观经济发展,特别是对中国油气行业产生的重大影响,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唤醒迎接挑战的应激能力。二是未雨绸缪,积极研究美国油气行业的发展趋势,对美国油气企业的技术水平、研发能力、经营状况、资本实力、竞争优势等多个方面了然于胸,寻找潜在的合作对象,制定相应的合作策略和实施路线图。三是做好储备,积极研究目前存在的技术短板,比较衡量同类技术的优势,确定重大技术攻关和引进需求,与有关美资企业快速建立联系,为开展技术交流和研发合作创造条件。四是择机推进,积极研究加强与美国开展油气贸易的可行性,在商务谈判、合同条款、价格议定、付款方式、运输安排、风险管控等方面提前预判。同时,应着眼于中国油气市场的重构,从提升市场竞争能力出发,以增强竞争意识、改善组织运行、提升运营效率等为核心内容,对企业的组织架构进行调整,使之能够适应更加激烈的市场竞争。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5月19日,中美双方就经贸磋商发表联合声明,强调双方将采取有效措施实质性减少美对华货物贸易逆差,中方将大量增加从美方购买商品和服务,有意义地增加美国农产品和能源出口,高度重视知识产权保护,鼓励双向投资,努力创造公平竞争营商环境。这是双方第一次从官方角度就发展能源贸易共同公开表态,且写入官方正式文件。鉴于美国持续增长的油气供给能力和中国对油气需求的增长潜力,加强中美之间的原油和天然气贸易合作将成为双方最现实的选项,这将为中美油气行业发展带来新的契机,双方的油气贸易将开始走向繁荣。同时,我们有理由相信,随着双方谈判的进一步深入,以及油气贸易的稳固发展,不排除未来将中国更进一步开放油气市场、降低行业准入、推进深化油气行业管理体制和油气产品价格市场化形成机制建设等具体事项纳入谈判内容,从而推动中美双方以油气贸易为纽带,为油气行业及其相关的油气装备高端制造业的深入合作奠定良好基础。中国油气企业必须为此做好相应的充足准备。

  中美贸易摩擦将是一场持久的拉锯战,将呈现出“且战且谈、且谈且战”的状态,短期内处于相互探底和就影响中美贸易的突出问题设定谈判原则的阶段,难以就所有议题达成双方满意的协议,对双方的经济和社会发展也将产生深刻影响。 (作者为能源战略学者)

  日美贸易摩擦回顾

  对美日贸易摩擦进行简单梳理,有助于我们理性看待现阶段的中美贸易摩擦。

  初发时期

  (20世纪50年代中期—60年代)

  20世纪50年代初,伴随经济逐渐恢复,日本纺织产业出现了产能过剩,迫切需要扩大海外市场。美国是其最主要的产品出口地。由于日本纺织品等劳动密集型产品的价格低于国际市场,对美出口不断扩大,1955年日美之间在战后首次爆发纺织品贸易纠纷,从此拉开了日美贸易摩擦的序幕。

  在美国的压力下,日本自1956年1月开始对美出口棉织品实行自愿限制,1957年双方签署《日美棉织品协议》,直到1971年签署《日美纺织品协议》,日美纺织品贸易摩擦才告一段落。

  1969年1月,日本对美钢铁出口启动自愿限制措施。

  小结:这一时期,日美贸易摩擦虽然增多,但所受关注程度有限。这是因为20世纪70年代以前日美之间的贸易总体上是一种垂直关系,日本没有对美国构成明显的竞争。另外,美国出于政治利益考量,十分重视发展日美伙伴关系。

  频发时期

  (20世纪70年代—80年代上半期)

  1970年8月起,美国对日本制造的电视机及相关产品先后采取停止验关、认定倾销、要求日本自愿限制出口、征收倾销税等措施,抵制从日本进口。

  1972年1月,日美政府达成纤维贸易协定,日本纤维对美出口数量受到严格限制。

  1980年2月,美国汽车劳动协会要求日本对汽车出口实行自愿限制。次年5月,日本决定将1981年度、1983年度和1985年度的对美汽车出口量分别控制在168万辆、185万辆和230万辆。

  1983年4月,美国开始对来自日本的大型摩托车进口实施特别关税配额措施。

  小结:20世纪70年代以后,美国一方面继续要求日本实行自愿出口限制、国内也采取相应的限制进口措施等,另一方面开始重视本国产品对日本的市场准入问题,要求日本对外开放农产品、高技术产品、服务业等市场。

  全面升级时期

  (20世纪80年代中期—90年代上半期)

  1985年9月,美国召集西方五国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达成“广场协议”,使西方主要货币对美元升值,日本则成为美国施压的主要对象,日元被迫大幅度升值。

  1988年6月,日美同意3年后取消美国牛肉、橙子对日本的出口限制。1991年4月,美国牛肉、橙子开始自由进入日本市场。

  1989年7月,日美就双方经济政策、制度及企业行为、商业惯例等结构性障碍进行磋商,并于1990年7月发表最终报告。美国在储蓄、投资、土地政策、流通体制、价格形成机制、商业惯例等方面要求日本改善一些“结构性障碍”,日方也向美方提出了促进储蓄投资平衡、振兴出口、培养熟练劳动力、加强研究开发及促进企业投资、改变短期行为等要求。

  1989年11月,美国通商代表认定日本建筑市场是封闭的,为促进两国签署建筑协议,美国动用301条款将制裁期限定到1991年5月末。在此压力下,日美终于在1991年6月1日达成建筑协议。

  1993年12月,乌拉圭回合谈判就美国大米向日本出口问题达成协议,日本有6年的缓冲期,此间日本进口大米的数量相当于国内消费量的4%至8%。缓冲期间中,大米关税逐年下降,6年中降低了105%。第7年以后进口比例扩大到8%以上。

  小结:这一时期,日美间的经贸摩擦不仅涉及农产品、半导体、汽车零部件等制造业领域,也扩展到建筑、金融等服务业以及投资、商业惯例等方面,美国指责日本的经济结构、制度、商业习俗等阻碍了外国产品进入日本市场。

  逐渐消退时期

  (20世纪90年代中期—)

  1996年,在美国对外贸易逆差中,日本所占比重从1991年65%的峰值下降到28%,随之日美间的贸易摩擦逐渐弱化,日元对美元汇率的变化趋于平稳,日美贸易摩擦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

  小结:中国等新兴市场迅速发展,对美出口不断扩大,日本原有的优势产业面临挑战,美国对外贸易逆差的地区结构发生变化,对日逆差收缩。

  (资料来源:日本学刊)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