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如此实施这些“美国优先”政策和“退群”行为的首要考虑,并非要对世界石油市场施加直接影响,促使国际油价发生变化,更重要、更直接的是要实施美国的强国战略,始终保持美国的世界强国和霸权地位。

  伴随着美国宣布退出伊核协议,国际原油价格终于冲破了平台整理,快速突破了每桶80美元。与之相对应,已经有众多的国际机构开始预测国际油价将在不远的将来重新上升到每桶100美元。我们暂且可以将此看作是石油市场的一个“梦想”,但是,确实需要对影响当前国际油价的主要因素进行梳理和分析。

  按照一般的分析框架,影响国际油价的因素可以归结为以下四个方面:世界石油市场的供需状况、美元价值、期货市场和突发事件。其中,世界石油市场的供需状况是影响油价的最基础因素,包括了供给侧、需求侧和原油库存等基本面的变化。美元价值是影响油价的最直接因素,这主要是由于布伦特、WTI和迪拜等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原油期货均以美元进行标价、交易和结算。期货市场是国际油价的决定性因素,这是因为当前的国际原油价格主要依赖于期货市场的价格发现功能而形成。原油期货市场在交易的过程中对世界原油市场的供需状况、美元价值、突发事件,以及世界主要经济体宏观经济状况、货币政策、市场预期、投资者心理等市场因素和非市场因素均做出了反映。突发事件则是影响油价的最大扰动因素,其通过对石油供给或需求产生突然变化的预期影响原油价格的变化,且其影响力要受到突发事件持续的时间,以及对石油市场造成的实际影响等后续变化的制约。在突发事件发生时,原油期货市场将通过投资者的预期首先做出应激性反应,尔后将根据实际情况做出调整,回归理性分析和理智交易。

  当前,美国已经通过特朗普总统的“美国优先”政策对世界原油市场产生了深刻影响。其主要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首先,美国持续“退群”导致突发事件频发。在经济领域,美国连续退出奥巴马时期强力推行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对持续稳定运行几十年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与加拿大和墨西哥重新展开谈判,在今年开始对美国进口的钢铁和铝制品征收高额关税,从而在世界范围内挑起了国际贸易战,更是在声称对进口自中国的500亿美元商品提高关税征收率后,进一步提高声调,将提高关税的商品推升到1000亿美元。美国在全球范围内发起的贸易摩擦将对世界经济发展产生重大影响,不排除抑制全球经济复苏,甚至引发新的衰退的可能。在外交领域,不顾国际舆论的强烈反对,一意孤行地坚决将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搬迁至有争议的耶路撒冷、军事打击叙利亚,先后退出应对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和联合国主导的《移民问题全球契约》,更是在近日退出多国促成的伊核协议。美国在外交领域采取的这些行动导致世界地缘政治格局和国际合作关系出现裂痕,将对全球和平发展进程产生重大影响,并将随着对中东地区局势影响程度的演进,不排除引发全球原油供给严重紧缺的预期。同时,美国以各种借口制定的制裁国家名单逐渐拉长,俄罗斯、伊朗、委内瑞拉、苏丹、南苏丹等世界重要产油国都相继成为被美国制裁的国家,一方面限制其原油出口到国际市场,另一方面限制其他国家对这些产油国进行投资和开展国际贸易,在打击被制裁国家原油生产能力的同时,也将造成国际石油市场供给水平下降。

  其次,美国原油生产能力逐步提高。2007年发端于美国的次贷危机,虽然对全球经济和金融市场造成了重创,导致了世界经济的衰退,但是,此次危机也造成了全球货币政策的宽松。美国的联邦基金利率长期设定为零,并实施了大规模的量化宽松(QE)政策,美元“泛滥”;欧元区央行和日本央行则相继将基准利率设定为负值,同时伴以美国式的量化宽松,大规模投放基础货币。这也成为了导致美国在经历了几十年的技术积累之后,借助低利率和基础货币宽松的金融环境出现了“页岩革命”,页岩油气产量猛增,使美国国内原油产量达到了当前创纪录的1072.5万桶/日,连续13周保持增长。其中,页岩油产量超过700万桶/日,占美国原油产量的比例达到65%以上,且美国能源信息署(EIA)预计页岩油产量将在今年的6月份达到720万桶/日。普遍预计,今年年末,美国原油日产量将超过1100万桶。与此同时,美国已经从石油净进口国转变为石油净出口国,实现了其追求已久的“能源独立”,向国际市场出口的原油第一次升至250万桶/日,比2017年的年均150万桶/日增加近2/3。美国已经成为了世界石油供给的重要力量,对国际原油市场的影响力与日俱增。

  最后,美元价值是国际原油价格始终绕不开的重要因素。国际原油价格由期货市场形成的迹象越来越明显,并在进入21世纪以后,伴随着油价的持续上升,被称为影响国际油价的金融因素,普遍认为国际油价存在一定的金融溢价。之所以这么说,就在于期货市场作为大宗商品的衍生品市场,实质上是一个金融市场。期货市场参与者的交易行为受到货币政策和国际金融市场风险变化的影响,并导致资金在期货、股票、债券等主要投资交易品种之间频繁流动,以及国际资本的跨境流动。在国际油价以美元标价的环境下,美国货币政策的变化直接影响到美元的价值,并导致国际油价与美元价值具有高度负相关性。而美国货币政策的变化,又受到美国宏观经济发展状况的影响,且货币政策的制定者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ED)主要跟踪通货膨胀率和失业率的变化对宏观经济发展趋势做出判断,并相机调整联邦基金利率和基础货币投放等货币政策,进而使通货膨胀率的变化反映美元历史价值的变化,使美元指数(代表了美元汇率)的变化反映了美元相对于其他国家货币价值的变化。应该说,美国当前的货币政策已经进入紧缩期,上调联邦基金利率实施连续加息和实施美联储缩表以收缩基础货币投放已经成为市场的普遍预期。但全球经济发展的不平衡增加了对美国宏观经济走势判断的复杂性,美国经济能否独立前行是当前市场出现的经常性分歧,对美国实施货币紧缩政策的力度产生影响。这将影响到美国货币政策调整的力度、时机和节奏,增加了对美元价值发生变化产生合理预期的复杂性和难度,不排除美元价值在某个时点上由于突发因素或小事件累积效应发生的变化,形成美元价值急速重估或超调,迫使国际油价做出相应的连锁反应,产生剧烈的波动。但总体上看,美国依然处于加息周期,美国的宏观经济状况相对西方主要经济体和新兴市场国家依然保持强势,美元不具备出现大幅度贬值的空间,且具有一定的升值空间,这将抑制国际油价的上升。

  但是,我们也应该看到,这三个因素中,除了因页岩油产量持续增加而导致美国原油产量依然具有增加的潜力之外,美国“退群”和美元价值对世界石油市场产生的影响更具有间接性。也就是说,这些影响是特朗普总统奉行“美国优先”政策的“副产品”。美国如此实施这些政策和行为的首要考虑,并非要对世界石油市场施加直接影响,促使国际油价发生变化,更重要、更直接的是要实施美国的强国战略,始终保持美国的世界强国和霸权地位。但无论如何,无论是否刻意,除了高盛、美银美林等美资金融机构和研究机构出于商业利益或维持自身对石油市场的影响力等目的经常发布国际油价预测之外,美国的官方机构几乎很少对国际油价的变化做出预测,更多的是对已经发生的石油市场信息,包括原油供需、原油库存、国际油价运行等多方面的信息进行收集后集中发布,提升石油市场信息的透明度,美国的内政、外交政策和经济政策、货币政策等的制定和实施都已经、并且在未来依然将对世界石油市场产生重要影响,这也是美国世界强国地位的现实体现,而并非蝴蝶效应。美国成为了当前对世界石油市场产生影响的最大扰动因素。

  (作者为能源战略学者)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