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则两利、斗则俱伤。中美能源贸易合作受中美经贸形势影响,能源合作也会由于经贸矛盾有些磕绊。但如果说经贸合作是稳定中美关系的压舱石,那么能源贸易在中美经贸中将会扮演基石作用。中美两国的能源贸易也会向前。

  中美第二轮贸易磋商取得了不打贸易战的方向性共识,以中国扩大购买美国服务和商品的积极主张来解决两国之间的贸易逆差问题。值得业界注意的是,中美贸易磋商联合声明中重点提到要有意义地增加对美能源进口。由此可见,能源领域对于中美经贸关系发展非常重要。中美两国能源合作的巨大潜力早有端倪。去年特朗普首次访华期间,中美两国签署了价值高达1637亿美元的能源合作项目,占整个贸易合作订单的65%。

  中美两国能源高度互补。我国是一个对油气进口高度依赖的国家,自1993年成为原油净进口国家以来,进口原油规模不断扩大、对外依存度持续上探。去年中国原油进口规模达到4.2亿吨,超越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大原油进口国,原油对外依存度逼近70%。近年来我国经济增长由高速转为中高速,但发展依然强劲。随着中产阶层规模的增加、城镇化速度提升,我国对能源尤其是油气消费需求尤为渴求。而我国天然气消费同样存在严重短缺现象,进口规模不断扩大。从2010年到2017年,进口天然气从127亿立方米增加至800亿立方米,年均增速达到30%。同时国家积极推进能源消费结构转型,大力增加天然气在一次能源消费中的比重,规划 2020年达到10%,2030年争取达到15%左右。这是一个雄心勃勃的规划。按照我国天然气资源禀赋,未来必然存在巨大缺口。美国则受益于页岩气革命,已经悄然转身,从能源进口国转变为能源出口国。2009年爆发的页岩油气革命使美国非常规油气爆发式增长。页岩油连续四年年均增加100万桶/日,页岩气增速更是惊人。而且页岩油气具有顽强的生命力。2014年国际油价大幅下跌,页岩油仅有短暂的小幅下降,随后快速回升,页岩气则一直逆势增长。去年美国天然气自给率达到92%,BP、IEA、EIA等多个机构预计美国将在2020年左右成为天然气净出口国家。到2030年,美国将有2000亿立方米的出口潜力。美国原油已经扭转依存度上升的趋势,净进口规模持续走低。尽管依然需要进口,但美国炼厂适合重质原油,需要将轻质的致密油出口至亚太和欧洲炼厂。特朗普政府积极推动油气出口,大力实施复苏传统能源行业措施,将其作为重振制造业的重要抓手。不仅希望实现能源独立,还希望通过能源大量出口带动经济发展,创造大量就业。从这个方面来讲,中美两国在能源领域存在着巨大合作潜力。

  扩大美国能源进口,不仅对解决中美贸易逆差有宏观层面意义,对中国能源供应安全也有实质性现实意义。对于一个高度依赖能源进口的国家而言,能源供应安全意味着能够长期、稳定、低成本地获取境外能源,并实现来源多元化。放眼全球,美国是为数不多的能够最大限度满足这种要求的能源供应国之一。

  美国雄厚的资源基础使得美国能源供应能够满足规模和可持续的要求。以支撑美国油气的非常规资源为例,在60美元/桶的油价条件下,美国能够商业开发但尚未钻探的页岩油资源量达到700亿桶,而且随着油价上涨和技术进步,页岩油资源量在持续增加。二叠盆地页岩油资源量2016年三季度以来增加了130亿桶。页岩气资源量同样庞大。美国主要区带盈亏平衡成本不高于4美元/百万立方英尺的剩余未钻探页岩气资源量达到9万亿立方米,并且技术进步在不断地拉低美国页岩气盈亏平衡成本,使得美国页岩气具有极强的竞争力。

  美国能源供应稳定程度很高。美国能源贸易主要是企业行为,并不由政府主导。美国公司具有深厚的契约精神基因,随意更改合同条款甚至违约行为很少发生。而很多其他能源供应国家,能源贸易服从政府意志,政府干预商业行为时有发生。同时,美国政治稳定,地缘政治风险小,这也是美国能源出口能够稳定的宏观保证。

  增加美国能源进口无疑会使我国能源进口更加多元化。我国原油进口主要来自中东、西非等局势动荡地区,2016年来自沙特、伊拉克、伊朗等中东地区及安哥拉、尼日利亚等西非地区的原油进口占到我国原油进口总量的60%。天然气进口虽然主要来自政局相对稳定的国家,但来源高度集中,2016年土库曼斯坦和澳大利亚两个国家的进口气占我国进口气总量的62%。所谓“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能源供应安全这种关系国计民生的大事不能维系在某一两个国家身上。欧洲过度依赖俄罗斯的天然气,却因“俄乌危机”而备受缺气之痛。无论是原油还是天然气进口,我国目前需要进一步构筑更加安全和多元化的进口格局。美国毫无疑问是较为理想的可选择的供应国之一。同时,增加美国作为新的能源进口方,也有助于和传统进口方的利益博弈,遏制传统进口方的要挟和不合理的价格要求。我国是全球少有的高端目标市场,如果不能实现进口多元化,这一优势也毫无意义。

  油气属于高度同质化且竞争激烈的商品,能否低成本地获取供应,是能源贸易的核心问题之一。美国LNG由于距离亚太地区遥远,运输费用昂贵,再加上土地成本高、环境评价苛刻等因素,美国出口至亚太地区的LNG价格相对于卡塔尔、澳大利亚以及东非等LNG项目方并不具有价格优势,这是进口美国LNG的主要挑战之一。但是影响LNG进口价格的因素众多,美国LNG进口价格有很大的降低空间。首先长协和短期、现货交易价格定价体系有很大差别,需要买家和卖家灵活协商贸易模式和定价方式,平衡长协和短期贸易量安排。其次,LNG船只可以通过巴拿马运河直接经太平洋达到东北亚,比起绕合恩角再通过太平洋的运输路线大幅减少运输成本。再次,美国在LNG技术方面仍然引领全球,LNG技术的进步可以减少LNG项目的投资成本以及液化费用。特朗普访问中国期间,中国企业和美国签署1000多亿美元的项目合作协议,LNG贸易占据绝对重头比例。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中美双方都很看好LNG,包括在价格上的潜力优势。

  当然,中美能源贸易合作受中美经贸形势影响,能源合作也会由于经贸矛盾有些磕绊。合则两利、斗则俱伤,绝大部分专家认为中美经贸关系会在相互斗争、博弈、共识中曲折向前发展,中美两国的能源贸易也会向前。在当前我国油气消费仍然快速增长情形下,扩大美国能源进口对于保障我国能源供应安全来说是具有现实意义的事情。

  (作者为中国石化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高级工程师)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