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期因素”主导国际油价近期阶段性走高。但从中长期分析,全球原油市场供需基本面不支撑国际油价未来持续上涨。

  近期,国际油价迎来又一波加速上涨走势。截至5月17日,北美WTI和欧洲Brent两大基准原油期货价格分别上涨至72.20美元/桶和80.18美元/桶,均创下自2014年12月以来的阶段性新高。在此背景下,油气市场部分机构和专家已开始“看多”油价。其中,高盛公司预测,国际油价将在短期内持续上涨,预计Brent油价2018年中将超过82.5美元/桶;美银美林则认为,随着全球原油库存的持续降低,2019年Brent油价可能突破100美元/桶大关;而著名原油对冲基金经理Pierre Andurand甚至表示,基于石油公司上游投资水平缺乏明显改善等因素考虑,在未来几年内,国际油价可能冲上每桶300美元。

  从整体上分析,“短期因素”主导国际油价近期阶段性走高。首先,中东局势恶化是推动国际油价近期持续上涨的主要原因。进入第二季度,中东地区部分产油国地缘风险持续上升。在伊朗,美国于5月9日宣布退出“伊核协议”,并对伊朗实施“最高级别”的制裁,导致中东地区局势紧张骤然加剧,这也直接影响近期国际油价持续高位波动。在也门,沙特为首的多国联军自5月初与伊朗支持的胡塞武装冲突升级,造成也门部分原油产区停产;同时,也门胡塞武装再度对沙特的部分原油输送管道及油轮实施袭击,增加了市场对该地区原油供给不稳定的担忧。在叙利亚,尽管阿萨德政府在2018年年初基本控制了该国全境,但2018年4月中旬美、英、法三国对叙利亚发动了大规模空袭后,美俄等国在中东地区新一轮军事对峙,同样引发全球油气市场对中东地区局势进一步恶化的担心。

  其次,委内瑞拉原油输出量连续减产也是影响近期国际油价走势的重要原因。根据伍德麦肯兹统计,截至2017年年底,委内瑞拉国内剩余油气储量合计高达2670亿桶油当量,排名世界第三,2008年以前原油输出量稳定在260万桶/日,在欧佩克国家中仅次于沙特和伊朗。但今年前4个月,委内瑞拉原油输出量出现了下跌,目前产量仅为140万桶/日,其主要缘由包括:一是马图林、马拉开波等盆地内部分成熟油田缺乏投资,导致常规油产量明显降低;二是国内部分重油项目因投资问题影响产能提升;三是进口重油稀释剂面临资金困难。而在欧佩克和俄罗斯等国协议减产已取得较好效果的背景下,委内瑞拉原油输出量大幅降低使国际原油市场供给预期偏紧,也成为推动近期国际油价走高的重要原因。

  但从中长期分析,全球原油市场供需基本面不支撑国际油价未来持续上涨。从供给成本上看,本轮低油价期间,石油行业苦练内功,全球原油生产的平均单桶完全成本下降约40%,根据价格将围绕生产成本波动的一般规律,国际油价未来难以脱离成本区间大幅增长。从供给规模上看,根据美国能源信息署统计及预测,美国3月份原油产量平均为1040万桶/日,大幅高于2月份水平;预计到2019年,该国原油日产量可能继续增长至1140万桶,或将抑制国际油价持续增长。从市场需求上看,尽管2017年世界经济增速达3.8%,创下2011年以来最快增速,但2017年世界原油消费并没有出现明显大幅增长;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则指出,当前全球经济面临贸易保护主义、区域性财政金融风险等多重挑战,如果世界经济增长再度放缓,原油市场需求增长必将遭受重大打击,国际油价也难以持续增长。从需求替代上看,在本轮低油价期间,各类新能源已初步形成具有竞争力的“价值定位”,如果国际油价持续在每桶80美元至100美元的较高价位,风力发电、光伏发电和地热利用等新能源必将获得更大规模的资金投入,进而加速对原油消费的替代,并在中长期将对国际油价产生颠覆性影响。

  由此可见,国际油价近期走高是由“短期因素”主导,并不为供需基本面所支撑。对我国石油公司而言,上游板块要丢掉依靠油价短期大幅回升解危脱困的幻想,继续通过内部挖潜提升资产质量,既要聚焦经营重点,努力提高资产回报率及公司现金流比例;更要强调技术和管理创新,依靠技术降低油气生产的完全成本,依靠管理提升企业的运营效率;此外,还要加强勘探,通过勘探突破最低成本的获取资源储量。贸易板块要抓住较低油价的有利时机,一是要充分利用全球原油消费市场低增长的发展态势,以消费市场份额为筹码,增加在国际原油交易市场上的议价权,努力降低进口油气资源的交易成本;二是要充分利用产油国间争夺市场份额的博弈行为,进一步实现我国原油进口的多元化。海外板块则应该充分借鉴国际石油公司的发展经验,利用现阶段油价的“时间窗口”,努力实现海外上游资产优化。首先,要将并购资产目标聚焦在资源潜力大、开发成本低且生命周期长的油气项目上,夯实海外板块可持续发展的资源基础;其次,要加强与资源国的合作,一方面,尝试通过获得规模效应降低油气资产成本;另一方面,以优化合作财税条款等方式降低海外油气资产经营成本。而在公司中长期发展的战略层面,较低油价下,各类新能源发展速度较高油价时期相对放缓,也为我国石油公司提供了另一个领域的“时间窗口”,应该密切关注并适时、适度、适当地参与部分新能源项目,为今后可能面临的由传统石油公司向未来能源公司转型发展做好准备。(作者侯明扬为中国石化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战略与规划研究所副所长)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