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政府能源政策可概括为“能源新现实主义”,实质是诸多政治思潮的混合体。其缺陷在于忽略能源发展的大趋势,无视国际规则与机制等非权力因素。

  美国能源部部长里克·佩里在“剑桥能源周”大会上曾指出,特朗普政府的能源政策可概括为“能源新现实主义”,实质上是涵盖能源实用主义、经济民族主义与民粹主义等诸多政治思潮的混合体。

  一是能源理念领域的实用主义。实用主义倡导“有用即真理”,把实效当作最高目的。特朗普将能源的政治属性、经济属性相结合,谋求能源权力与能源利益兼得。他否定气候变化的真实性,应对气候变化与发展新能源所得甚少,便疏远冷落;发展油气煤等传统能源获利丰厚,便大力推进。

  特朗普政府对能源安全与能源供应秉持乐观主义观点,认为能源短缺并不存在,主张解除对传统能源的管制。特朗普与油气煤等传统能源企业有千丝万缕的利益关联,需要为其发展破除障碍。在“能源新现实主义”思潮推动下,特朗普政府出台《美国优先近海能源战略》命令,废除对油气勘探开发商的限制,增加对化石能源与核能的补贴,实行减税、削法放权、削减对新能源的投入,促进技术创新,实现能源、经济与环境的多赢。对特朗普而言,迎合中下层选民喜好、获得政绩与选票是其能源政策的真理。

  二是能源行业的新重商主义、民粹主义。新重商主义是20世纪80年代以来伴随贸易逆差,在美国出现的一种在经济上通过政府干预以削减贸易逆差,在政治上将贸易逆差当作借口,采取贸易政策,打压他国经济增长和国际地位的一种思潮。美国的能源新重商主义政策愈演愈烈,奥巴马政府时期初现端倪,特朗普政府将其发挥到极致,表现为保护与发展本国能源产业(特别是化石能源)、打击他国能源产业,降低能源贸易逆差,扩大能源出口创汇。如2017年12月20日,特朗普签署一项要求增加铂、锰、稀土等23种关键矿物原料在美国本土产量的行政令。为保护本国太阳能企业,2018年1月,特朗普政府批准对进口太阳能光伏电池、组件征收更多关税;3月,特朗普计划对钢铁产品进口征收25%的关税。

  能源领域的民粹主义表现为不断强调照顾中下层能源工人就业。特朗普声称将美国人民的利益放在首位,在“与美国选民的契约”中承诺,将“为拱心石管道等重要能源基础设施项目向前迈进扫除障碍”。 2017年3月24日,特朗普宣布重启拱心石管道建设;签署“联合第三十八号决议”立法,以防止“流量保护规则”对煤炭行业造成进一步伤害。

  三是在能源转型方面抛弃能源革命思维,倡导能源改良主义。相对于以新能源代替传统能源的激进能源革命,美国主张渐进的能源改良,反对简单抛弃化石能源,兼顾传统能源与新能源的发展平衡,促进能源供给多元化与能源安全。佩里提出,为顾及就业与经济发展,处理好传统能源与新能源发展的关系,把握产业转型与更替的节奏,不因新技术、新产业过快替代传统产业,造成社会不稳定,将以新技术改造传统产业,如利用煤炭清洁利用,开发更多低碳的天然气,不影响发达国家经济增长,不让发展中国家陷入贫穷与无助中。

  四是能源贸易方面的经济民族主义。经济民族主义,即通过政府政策的形式对进口商品建立贸易壁垒,并施加保护主义政策以保护其国内产业。在美国能源贸易领域体现为,在国内追求能源自主与独立,减轻对外来能源的依赖,对外来能源投资与贸易设置壁垒,促使国外能源市场开放,谋求能源优势与霸权。特朗普签署了《美国优先能源计划》《促进能源独立与经济增长》的行政命令,确保美国能源利益优先。1月30日,特朗普在首次国情咨文中宣称“终结了对美国能源的战争,终结了对清洁煤炭的战争,现在是一个骄傲的能源出口国”。实际上,美国仍未完全实现能源独立,特别在石油方面还是进口国。“页岩革命”带来国内煤价下跌、油气产能过剩等问题,特朗普遂提出将能源过剩产能向海外转移的思路,调整失衡的能源结构、扩大能源就业的同时,通过能源贸易实现在世界市场的能源主导,增加美国霸权的能源基础。在特朗普看来,让“美国制造”的能源遍布全世界既是实现能源主导的体现,而在技术与制度层面的能源主导尚未得到特朗普的足够重视。

  美国在能源出口方面有种“救世主”心态,将能源作为维护伙伴关系、促进能源安全、伸张国际正义的工具。用佩里的话说,即“通过给盟友和友好国出口能源,它们就能免于依赖敌对国的资源”。特朗普在德国G20峰会期间,承诺美国致力于保障在波罗的海各国、中欧和巴尔干地区获得负担得起和可靠的能源。帮助中东欧国家发展多元化经济、创造就业机会,防止俄罗斯等对手利用能源来恐吓或胁迫。美国LNG出口到五大洲27个国家,包括亚太地区的中国、日本、韩国与印度等国;2017年煤炭出口量猛增61%,包括出口到乌克兰,助其摆脱对俄罗斯的能源依赖。佩里声称,美国对外出口能源是与世界分享能源红利,促进市场竞争,造福消费者,为发展中国家解决能源贫困问题,为拉美、非洲、亚洲等相关国家实现“能源复兴”或小康,直至能源富足。

  美国“能源新现实主义”的关键词是“权力”,不同于能源“自由制度主义”对可再生能源、国际制度与合作的重视。“能源新现实主义”的缺陷在于,忽略能源发展的大趋势,无视国际规则与机制等非权力因素。特朗普重油气煤等传统能源、轻可再生能源,废除《清洁电力计划》,否认气候变化退出巴黎协定等一系列国际机制,都说明“能源新现实主义”逆潮流而动、忽视国际规则的弱点。要克服这些弱点,需要拓展出重视能源观念磨合、促进可持续能源合作的能源建构主义。

  (作者为中央民族大学硕士生导师,北大博士后)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