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抓住“一带一路”倡议的重大机遇,将与沿线国家的油气合作推向更深入,是石油行业重点关注的问题,其中一个重要方面是油气合作需要有一定的策略。

  “一带一路”倡议引起巨大反响,为我国深入开展包括能源在内的国际合作带来重大历史机遇。油气合作应当引领“一带一路”的产业合作。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以中国石油为代表的石油央企已经开始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开展较大规模的油气投资业务。经过20多年的发展,中国石油公司在沿线国家的油气合作取得了丰硕成果,完成了业务布局,进入规模效益发展期,并成为我国对外油气合作的一张名片。如何抓住“一带一路”倡议的重大机遇,将与沿线国家的油气合作推向更深入,是石油行业重点关注的问题,其中一个重要方面是油气合作需要有一定的策略。

  一般来说,“一带一路”沿线大部分资源国属于发展中国家,经济结构单一、基础设施不足、产业链不完备且处于低端,技术水平落后、资本支出不足。合作策略的分析主要是通过对资源国地缘政治、经济环境、社会形势、油气行业、能源政策等深入分析,把握资源国油气行业发展趋势,弄清其发展需求,识别行业发展的需求点。针对这些需求点,挖掘我方在满足这些需求方面的优势,寻找合适的切入点,提出对双方都有所裨益的合作策略,从而打开新局面。

  上游是油气合作最重要的领域。“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上游油气合作可从以下几个方面开展。

  上游一体化合作。除油气投资外,油气合作可进一步延伸至工程技术、工程建设、装备制造以及具有主导意义的技术标准服务。“一带一路”相关资源国本土工程技术服务能力水平较低,仅能提供常规服务,高端工程服务依赖外国石油公司。尽管一些国家倾向于西方石油公司,但由于受欧美制裁及其他原因,西方石油公司难以进入。中国的石油工程技术服务和装备制造水平相对西方有一定的差距,但是无论在服务能力、制造水平还是技术标准上,都已取得长足进步而且具有一定的成本优势。无论是受西方制裁的俄罗斯、伊朗等国家抑或是沙特、伊拉克等技术准入较为严格的国家,中国石油公司都有资格、有能力提供上游工程技术服务。很多沿线国家石油工程技术服务及装备制造需求市场巨大,以此为契机,提供上游一体化且性价比高的技术服务,可以很好地带动上游勘探开发合作。

  上中下游全产业链的合作。很多沿线资源国上游资源优势雄厚,但中下游炼油化工能力较差,与其丰富的上游资源相比极不相称。如伊朗盛产石油但其汽油却需要年年进口。在上游勘探开发合作中引入中下游的合作,对资源基础雄厚的资源国而言有较大的吸引力。中国石油、中国石化等央企在炼油化工技术水平方面不输西方石油公司,和资源国进行上中下游全产业链的合作,以此来带动上游的合作,也是一种较好的策略。这种策略并不新鲜,“一带一路”倡议提出后,统筹推进上中下游全产业链的合作,以拓展油气合作的广度和深度,已成为新的共识。石油企业在管理体制上做出相应安排,做好内部勘探开发和炼油化工的协调,更好推进油气发展。

  能源基础设施建设合作。具体来说主要是以油气管网建设为切入点来带动上游合作。在“一带一路”倡议下,能源安全思维从过去局限于保障中国一国的能源安全转变至区域性的共同能源安全保障。这就要求构建跨境的油气网络,实现区域性的资源和市场互联互通。当然,实现“一带一路”区域性能源通道互联互通这一构想,机遇与挑战并存;但建设区域性能源管道意义重大,因为资源国有稳定的市场、进口国有稳定的供应,并有利于加强区域内国家的经济联系。“一带一路”沿线资源国有管道建设方面的巨大需求,如伊朗。核制裁解除之后,伊朗积极寻求天然气出口市场,除了向邻国伊拉克出口天然气外,力图进一步拓展土耳其和欧洲国家,并计划通过海底管道出口至阿曼、巴基斯坦、印度等东南亚国家。以色列近期就其巨型气田利维坦的天然气的出口与塞浦路斯、希腊和意大利等国已签署了关于铺设水下天然气管道的谅解备忘录。当然,区域性骨干能源通道的建设不是企业层面就可以完成,但企业可以研究区域性管道走向构想和规划,呈报国家层面寻求支持。一旦政府支持这种设想并与相关国家商谈建设的可能性,企业就能抓住油气合作的先机。

  市场合作和融资合作。我国是全球油气消费增长最快的国家,也是很多油气出口国家争夺的目标市场。当前国际原油市场供应偏松,资源国存在出口市场多元化及稳定的需求。中国石油公司利用中国有巨大潜力市场这个优势,提出由中方购买合作项目产出的油气或者每年进口定量的油气等条款,进行上游油气领域的合作。市场合作中另外一个重要因素是探讨定价机制的合作,使双方掌控一定的话语权,在一定程度上改变目前由西方所主导的油气贸易市场体系和定价机制的游戏规则。融资合作主要是针对资源国资金缺乏而设计的。“一带一路”倡议提出后,国家金融产业走出去的规模不断扩大、水平将大幅提高,中国石油公司可以利用亚投行、“一带一路”投资基金等融资渠道,为资源国提供一定的融资服务,促进金融和能源产业的融合发展。

  能源输入和输出并存。“一带一路”沿线部分资源国政府提供公共服务的能力较差,经常出现冬季供暖能源不足、夏季用电高峰期电力短缺等现象。中国的石油公司可以考虑留存部分油气在资源国当地市场出售甚至向资源国出口油气以缓解资源国的能源短缺局面,这样不仅帮助资源国政府,也造福当地居民,赢得资源国政府和百姓的尊重。这在客观上有利于促进双方油气合作。

  当然,油气合作策略远不止以上几条,中国的石油公司应该深入分析资源国油气发展趋势及痛点,提出更多创新性合作模式,将“一带一路”沿线区域的油气合作推向一个新高度。

  (作者为中国石化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高级经济师)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