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呼万唤始出来,“商品之王”中国版原油期货将于2018年3月26日在上海期货交易所子公司——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挂牌交易。原油期货的上市不仅为中国争取亚太地区原油定价权奠定基础,而且原油期货以人民币计价,意味“石油人民币”正式启航,人民币国际化进程更进一步。

  在原油期货正式上市交易之前,一方面,许多期货公司在紧锣密鼓地帮助客户在开户等方面做准备,力求在这个即将上市的新期货品种上大展拳脚;另一方面,经过一两年的调研准备,原油期货在交易系统等技术环节也已经做好充足的准备工作。“国内原油期货即将上市,交易所和期货公司一方面在集中开展各种培训和讲座,帮助企业了解原油期货和其风险管理方法,另一方面也在帮助企业培养自己的期货人才。”中银国际期货研究部顾劲涛对记者表示,“原油期货的上市对于中小型企业来讲,将大幅提升其在原油风险管理领域的专业度,同时提升国内企业参与原油期货市场的参与度,反过来又完善了市场。随着原油期货的上市和不断成熟,国内炼化企业抵御原油价格波动风险的能力越来越强,其经营业绩也将越来越稳定,行业将步入加速发展期。”

  期货机构“备战”充分

  中国原油期货上市计划历经磨炼和考验,5年来期货上市计划逐一攻克了市场时机不成熟等问题,终于尘埃落定。

  原油期货上市之前,期货公司早已着手积极调研,来了解原油产业上下游的需求与供给。

  兴业期货贾舒畅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兴业期货从去年开始加大了原油期货的研究力度,一方面为原油期货的上市做准备,另外一方面公司系统测试技术问题也做了充分的准备。贾舒畅透露,在客户方面,前期在走访了大量的能源企业、原油上下游公司时发现,很多期货公司在原油期货正式推出之前跑客户非常积极,都在做准备工作。

  顾劲涛也告诉记者:“从全市场来看,到2018年初,上海期货交易所先后完成五次原油期货上市前的全市场生产系统演练,原油期货的上市条件已经成熟。从期货公司来看,经过最近一两年的准备,特别是近几个月的加速筹备,期货公司在原油期货相关的各个方面都已做好了上市交易前的准备。包括IT方面的交易系统升级测试,结算方面的能源参数配置、与银行的联合测试,财务方面的原油期货人民币账户以及美元账户开户工作,交易方面的原油交易系统、交割系统测试等都已准备妥当。”

  我国原油期货的筹备工作始自2012年,证监会首次明确提出将推动原油期货上市。2014年12月12日,证监会批准上期所在其国际能源交易中心(INE)开展原油期货交易。2015年,上期能源曾两次宣布启动原油期货上市项目,但均未能如愿。2017年5月11日,经证监会批复同意,上期能源发布了《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原油期货标准合约》。此外,为确保原油期货的平稳推出,能源中心先后在原油期货上市前安排五次全市场生产统演练。为确保原油期2018年3月26日顺利上市,能源交易中心将于3月17日至18日、3月24日分别再次组织两次全市场生产系统演练。

  原油的重要性对于我国不言而喻。中国是世界上第四大石油生产国、第二大石油进口国,维护石油市场稳定对于我国能源安全和经济安全都具有重要意义。国内市场对于规避价格风险的强烈需求也越来越旺盛。国内市场对于规避价格风险的强烈需求也越来越旺盛。

  顾劲涛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对于产业客户来讲,对于原油期货需求较大,包括风险管理方面的需求。在国内原油期货推出之前,国内相关企业由于人才、信息、交割等方面的弱势,参与原油期货市场进行风险管理的数量相对较少。但原油的金融属性强、受地缘政治等影响较大,价格波动剧烈且频繁,产业客户是迫切需要一种能方便运用且相对易于掌握的风险管理工具,中国版原油期货正好符合国内客户的需求。对于金融机构来说,原油是大宗商品之王,和通胀的关系密切,机构有配置原油期货对冲通胀的需求,也有利用原油期货波动性较好的特点进行资产配置的需求。对于个人投资者,有投机需求。原油期货上市前,国内有各种原油黑平台,原油期货上市后,这些黑平台的投资者可以转到正规的期货市场,从而得到很好的保护。因此,综合来说,客户对于原油期货的需求是非常大的。”

  “客户目前对于中国原油期货上市初期的交易活跃度、流动性没有底,对于价格是否能有效体现国内供需关系,是否能很好发挥价格发现功能仍不确定,另外对于交割是否能顺利进行,也有一些担忧。据了解,目前境外客户开户相对比较少,境外客户一方面担心国内原油期货市场的流动性问题,另一方面对于国内市场的监管情况、政策导向等还不是最了解,需要进行一段时间的观望。”顾劲涛也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补充称。

  上期所于3月7日发布《原油期货十问》,其中上期能源相关负责人表示,原油期货作为我国第一个国际化的期货品种,将引入境外投资者参与,探索期货市场国际化的市场运作和监管经验。国内外期货市场的经验表明,一个期货品种从上市到成熟并发挥其功能需要一个逐步培育的过程。原油期货也不例外,不可能一蹴而就。

  “石油人民币”待启航

  市场对于中国版原油期货另一关注的焦点是以人民币进行结算。目前,全球有12家交易所推出原油期货,主要的交易合约的交易报价均以美元为单位。中国版原油的合约细则规定,交割环节必须采用人民币结算,而且原油期货持仓的亏损必须要用人民币补足。中国目前是世界上第二大石油消费国和第一大原油进口国,在国际原油贸易中却需要用美元使用进行交易,以人民币计价、结算的中国版原油期货的推出将帮助中国在国际原油市场赢得更大影响力,“石油人民币”正式启航,能够加速人民币国际化进程。

  “2017年我国石油消费的对外依存度达到67%以上。但是我国在国际石油市场上的定价权和话语权严重缺失,这与巨大的石油消费量和很高的进口依赖度形成鲜明对比。因此,建设我国原油期货市场,发展人民币计价原油期货并引入海外投资者对我国能源安全、人民币国际化,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顾劲涛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

  光大证券(13.210, 0.11, 0.84%)研究报告表示,这是中国为推动人民币国际化,在利率和汇率市场化之外所做的重要努力。如果未来原油期货成为了亚太地区原油定价的基准,那么亚太地区的原油就将以人民币来进行标价,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也将进一步加快。目前,多个国家已使用人民币结算原油,人民币的使用范围逐渐扩大。自2015年以来,俄罗斯、伊朗、安哥拉和委内瑞拉等中国主要的原油进口国已经纷纷采用人民币作为结算货币。

  2017年8月,委内瑞拉在美国对其实施新制裁后宣布弃用美元,改用人民币、俄罗斯卢布、日元、欧元和印度卢比组成的一篮子货币,并在双边的石油贸易中采用人民币计价。2017年10月,中国外汇交易中心依托大额支付系统推出人民币对卢布交易同步交收业务,标志着中国与俄罗斯的“石油人民币”双边基础设施进一步完善。巴基斯坦也已批准贸易商在与中国的双边贸易中使用人民币作为结算货币。

  随着以人民币计价计算的做版原油期货的上市,“石油人民币”是否会挑战“石油美元的”地位?对此,冠通期货研究员陈刚明也对经济观察报表示:“美元国际化部分原因之一是在国际大宗商品结算过程中以美元作为结算,原油又是大宗商品中的中流砥柱。既然我国作为原油使用大户,人民币也越来被其他国家接受,逐渐使用人民币进行原油结算,对于人民币的国际化肯定有好处,随着铁矿石、原油等期货品种国际化不断加强,人民币会越来越受到国际投资者的认可。”

  顾劲涛认为,从短时间看,打破由美元计价石油的局面难度较大,石油美元已经有几十年的历史,被全世界普遍接受,根基扎实。不过从长远看,以多种货币共同定价石油将是未来发展的大趋势。“目前欧美地区原油期货市场完善,定价机制成熟,但是其并不能很好地反映亚洲地区的原油供需情况,包括我国在内的亚洲能源需求大国只能被动接受价格的变动,缺乏主动权。市场对于一个能有效反映亚洲市场情况的原油期货有很高的呼声,而目前存在的一些亚洲原油期货例如东京商品交易所的以日元计价的中东原油期货交易并不活跃,难以满足我国乃至亚洲客户需求。因此我国原油期货的上市,有利于完善亚洲地区的原油价格体系,能更客观反映亚洲地区的原油供需情况,将吸引境外投资者,特别是亚洲投资者的参与,从而扩大人民币的影响。从这方面看,推进人民币定价的原油期货将是人民币走向亚洲乃至国际的重要契机。”顾劲涛补充称。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