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岁时,维吾尔族小伙买买提江·百克力一个汉字也不会读,一句英语也不会讲。谁能想到,20多年后他却变成了一位茫茫戈壁滩上的翻译家,一座架设在英语和汉语之间的桥梁。

  故事还要从上个世纪的90年代初讲起。刚从学校出来的买买提江成为塔西南石油勘探开发公司的一名电焊工。他精力充沛,一门心思想学英语,却苦于没有领路人。

  说来也巧,此时从独山子石油学校来了一位短期实习生,还带着英语书。买买提江仿佛是在海水中漂流时遇上了一叶扁舟,一个月的时间,他废寝忘食,如饥似渴,如同小跟班一般跟着这位实习生,把基础的音标掌握了一个透,初步具备了自学的技能。

  一个人在学习语言道路上的长途跋涉,便是从此时开始了。

  买英语光盘,不停地听,哇啦哇啦地背;买英维双语的大学英语教材,只用了两个月便学完了第一册;接下来还有新概念英语、疯狂英语等都成了他的“家常菜”。但在兴致十足的同时,他又有些迷茫。自学到底能不能学好?标不标准?又到底为什么而学?

  命运神奇,仿佛自有安排。

  两个在中国教授英文的比利时人车坏在了叶城,走不了了。彼时的买买提江已从电焊工变成了一名汽车维修工,正好过去修车。他鼓足勇气跟老外搭上话。简单的交流,听买买提江念了几段英语课文,他们惊讶地说:“三年要学的东西,你一个月就学完了?”

  就是这一句话,给买买提江后来的英语学习注入了不竭的动力。

  英语水平在进步的同时,他也在不停地学习汉语。跟同事们学,跟电视学,跟课本学。由于语言环境的优势,他的汉语听说读写水平突飞猛进。

  买买提江在1999年考取英语四级,2001年考取英语六级,2004年考取汉语七级(最高八级)。

  没过几年,买买提江又成为塔里木油田英买力作业区的一名采气工。就是在这个岗位上,他找到了自己学习汉语和英语的价值。

  英买力作业区的井上设备多为进口,上面的英文标识和指令让很多采气工头疼,只能如同看画一样死记硬背。

  “我就想嘛,一旦有紧急情况要处置,看汉语比英语反应的时间要短,隐患发生的可能性就小嘛。”于是他悄悄动手,把两口井上的液压柜以及管道上的英文全部翻译成汉语,对应着贴上汉语标签,为设备完成了“汉化”。

  买买提江的名声传到了作业区领导耳朵里。没过多久,作业区的50多口井和井上的设备,全部由买买提江一个人完成了“汉化”;数十个专业英文单词中,他只有两个词用到了词典。易熔塞、现导压力、系统压力等一系列汉语标签,都是他学习英语、汉语20多年结下的果实。

  2016年,作业区来了一个测试队伍,测量各个单井的井壁压力。队伍中有一名美国人,看到所有设备上都贴上了汉语标签,连连地说不可思议,以为请了高明的专家来翻译,一打听,才知道是作业区的普通员工。在美国工作人员和作业区对接人员的沟通中,买买提江又一次扮演了桥梁的角色,让英语和汉语经过他的口,无障碍地自由转化。最终,在美国人惊叹又惊喜的情绪中,测试工作圆满结束。

  曾经也有很多数人跟他一起学习,但有的只坚持10天,最多的也就坚持一个月,只有买买提江一个人坚持学习了20多年。

  他是这片戈壁滩最出色翻译家。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