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马尔液化天然气项目是中俄提出共建“冰上丝绸之路”后启动的首个重大能源项目,将对“冰上丝绸之路”未来的建设和中俄能源合作产生深远的影响。

  12月8日,俄罗斯北极圈内的亚马尔液化天然气项目(Yamal LNG)正式投产。这一在人类油气开发史上具有重要意义的项目的启动吸引了全球媒体的关注。俄罗斯总统普京率领俄政府高官及主要油气公司高管出席启动仪式。

  作为项目合作方之一的中国也派出由国家能源局努尔·白克力局长领衔的高规格政商代表团出席。亚马尔液化天然气项目是中俄提出共建“冰上丝绸之路”后启动的首个重大能源项目,将对“冰上丝绸之路”未来的建设和中俄能源合作产生深远的影响。

  亚马尔项目与中国的角色

  亚马尔项目是俄罗斯近年来大力推进的代表性油气项目。它的代表性主要体现以下三个方面。第一,亚马尔项目是俄罗斯第一个由本国企业主导的国际化的液化天然气出口项目。萨哈林-2项目是俄罗斯首个液化气出口项目,尽管国有的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Gazprom)取得项目的控制权,但其技术提供方和项目作业方均为外资企业(壳牌、三菱商事和三井物产)。与萨哈林-2不同的是,亚马尔项目由非国有的诺瓦泰克公司(Novatek)主导并担任项目作业者,中国(中石油和丝路基金)和法国企业(道达尔)共同参与。此外,日本、韩国的企业也以工程和造船承包商的身份参与其中。

  因此,亚马尔项目可以说是俄罗斯本国企业自主管理和运营大型国际化项目的重要尝试,具有重要的示范意义。

  第二,亚马尔项目标志着人类在北极地区能源资源开发和利用方面迈出重要一步。尽管北极地区富含油气资源,但由于成本、环境、资金、国际合作等各方面原因致使大型项目长期未有落实。在俄罗斯的北冰洋海域内曾有过施托克曼(Shtokman)天然气项目等大型项目的设想,俄罗斯国家石油公司与美国埃克森美孚公司也曾一度在所持有的海上油气区块内实施了试采,但各种政治和经济原因致使这些项目陷入停顿状态。亚马尔项目的启动实现了近年来北极地区大型海上油气项目零的突破,对俄罗斯乃至世界的海洋资源的开发具有重要的意义。

  第三,亚马尔项目的液化天然气产品将主要面向亚太市场出口。亚马尔项目本身就是俄罗斯东向能源出口战略的一个重要项目。诺瓦泰克公司公布的,相当部分将销往亚太地区。这一方面促进了俄罗斯天然气出口的多元化,另一方面也为亚太市场提供了更多的进口选择,促进了亚洲天然气需求国的进口多样化。

  中国在亚马尔项目中发挥了重要作用。首先,中国是亚马尔项目的大股东。2013年9月,中石油与诺瓦泰克公司达成协议收购亚马尔项目20%权益。2015年12月,中国丝路基金与诺瓦泰克公司签署协议收购亚马尔项目9.9权益。自此,中国以近30%的权益成为亚马尔项目权益第二大持有国。

  其次,中国是亚马尔项目的重要融资方。欧美的金融制裁导致总成本达270亿美元的亚马尔项目遭遇融资难,中资机构的介入推动了亚马尔项目的顺利实施。2015年12月,在签署股权转让协议的同时,丝路基金还与诺瓦泰克公司签署了融资协议。丝路基金为亚马尔项目提供为期15年、总额约7.3亿欧元的长期贷款。2016年4月,中国进出口银行与国家开发银行分别与亚马尔项目公司签署15年期93亿欧元和98亿人民币的贷款协议。

  再次,中国企业是亚马尔项目的主要设备供应商和重要的工程建设参与者。亚马尔项目的总承包商是来自法国和日本的企业,但中石油、中海油和宝钢是主要的工程分包商和供应商。据统计,中方共有中国石油海洋工程有限公司、海洋石油工程股份有限公司等七家公司承揽了项目的模块生产。

  最后,中国是亚马尔项目液化天然气产品的重要购买方。2014年5月,中石油与亚马尔项目公司签署20年期每年300万吨液化天然气购销协议。中石油直接购买量占亚马尔项目前三条生产线总产能的近五分之一。由于剩余出口量预期将主要销往亚太地区,中国进行间接购买的可能性极高,这将进一步推高中国采购量的比例。

  “冰上丝绸之路”及其相关能源合作

  亚马尔液化气项目是中俄“冰上丝绸之路”的重要能源项目。2015年,中俄总理进行第二十次会晤,双方强调要“加强北方航道开发利用合作,开展北极航运研究”。2017年7月,习近平主席访俄时表示“要开展北极航道合作,共同打造‘冰上丝绸之路’”。随后,中俄两国政府部门开始就相关的制度性安排进行协商。比如,中国商务部与俄经济发展部探讨建立专项的工作机制,两国交通部门商谈进行极地水域海事合作等。

  尽管中俄双方已就共同推进“冰上丝绸之路”达成共识,但从官方透露的信息来看,两国宏观利益诉求方面仍存在不同之处。从中俄的相关政府间协议、领导人讲话和政府部门发言人的表态来看,两国在利用北极航道(俄罗斯侧)及其相关基础设施建设方面并无异议,但是在产能合作方面存在不同诉求。

  由于北极航道沿线环境恶劣、人口稀少,没有形成一定规模的市场,在中方看来,类似“一带一路”的产能合作方式并不适用于“冰上丝绸之路”的构想,但俄方极为看中此点。对于俄罗斯来说,发展“冰上丝绸之路”并不仅仅藉此增加过境的货运量和过境收入,还要带动北极地区的经济和社会发展,从而稳固联邦政府对边疆地区的控制。

  能源合作将是弥补中俄双方在“冰上丝绸之路”不同利益诉求的有效途径。俄罗斯的北极航道沿线蕴藏丰富的油气资源已毋庸讳言。北极航道可以用来外输这些油气资源,同时油气项目开发所需要的设备和工程材料也可通过北极航道运送。

  此外,北极航道连接了亚太和欧洲两大能源市场,相关的能源产品的串换运输也可以通过北极航道来进行。亚马尔项目就是这个合作模式的典型应用。亚马尔项目框架内包括15艘液化气专用运输船的建设。这些船只将向亚太和欧洲地区运送液化气产品。此外,在中日等国建设的工程模块也通过船只运送到亚马尔项目现场。比如,中远集团2016年实施了第三次北极航道航行,将亚马尔项目的相关设备和设施运送至工程现场。

  如果跳出“冰上丝绸之路”的框架,在俄罗斯北极圈内中俄能源合作项目更多,程度更深。代表性的是俄罗斯国家石油公司所持有的万科尔项目和鲁斯科耶项目。俄国家石油公司曾就两个项目分别于2014年和2015年与中石油和中石化签署股权转让框架协议。万科尔项目还是通往中国的远东原油管道的重要供油商。中国每年通过远东管道进口的原油几乎全部来自万科尔项目。

  未来的机遇与挑战

  中俄能源的互补关系和双方政府的重视为两国开展“冰上丝绸之路”提供了机遇。俄罗斯的政府和企业正积极推进北极地区(包括海上和陆地)的能源资源开发。在亚马尔项目启动之前,俄罗斯国家天然气工业公司旗下的石油公司已启动北极原油项目的生产并通过北极航道向欧洲出口。诺瓦泰克公司总裁在亚马尔项目启动后即发布了雄心勃勃的发展计划。他表示到诺瓦泰克公司将成为俄罗斯最大的液化天然气生产和出口公司,2030年前总产能将提升至每年2.7亿吨。他列举了包括亚马尔项目第四生产线、北极-2项目等众多位于北极航道沿线的工程,并表示希望与中国公司继续进行项目合作。

  为应对气候变化和改善大气环境,中国政府正积极推动能源转型。天然气将在这一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来自俄罗斯的天然气将增加中国的进口选择,进而增强中国作为天然气主要进口国在国际市场上的结构性权力。同时,北极的特殊地理和气候环境降低了液化天然气的生产成本,进而有可能降低中国的进口成本。俄罗斯计划在未来的北极项目中更多地使用本国设备,官方预测这将进一步削减30%的成本。

  亚马尔项目显示中国企业不仅可以成为跨国项目的投资者、融资者,也可以成为值得信赖的工程产业者和设备供给者。亚马尔项目为能源领域的中国工程和设备公司提供了千载难逢的发展机遇,实现了若干项商业合同和技术突破,将“中国制造”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未来随着中国企业和金融机构进一步参与俄罗斯北极油气项目的开发,“中国制造”将获得更广阔的发展空间。

  当前的全球政治经济形势也为“冰上丝绸之路”的能源合作带来了挑战。首先,欧美不断延长对俄制裁的期限,虽然在某种程度上为中国企业参与相关项目提供了条件,但也使中国企业承担了被制裁的风险。

  其次,北极地区特有的自然条件致使北极航道的运输带有“季节性”特征。根据亚马尔项目公司的规划,在夏季解冰期,液化天然气轮船将自西向东驶往亚太地区,而在其他结冰期,液化天然气将首先被运送至欧洲地区,经过换装后再驶往亚太地区。这种模式将增加运输成本的不确定性并影响供应的稳定性(预期东向运费为每百万英热单位1.84美元,西向运费为2.49美元)。

  为解决此问题,亚马尔项目配备了多艘具有破冰功能的专用运输船只,项目公司还准备在勘察加地区建设换装港口以促进常年运输并减低运费成本,但由于存在资金、技术等方面的制约,这些措施的实施效果具有较大的不确定性。

  再次,北极天然气项目的出口还存在俄国内不同企业间利益协调的问题。为了能顺利推进亚马尔项目,俄政府通过立法给予该项目税收优惠,并打破俄国家天然气工业公司对天然气出口的垄断。亚马尔项目启动后,俄国内已产生对国际市场上俄天然气出口商内部竞争的担忧。

  如果俄政府不能很好地协调不同出口公司的利益,则可能影响未来与中国在俄罗斯北极能源项目,特别是天然气项目上的合作。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