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中国石油人在源上大油区成藏理论认识指导下,在砂砾岩勘探配套技术支撑下,玛湖地区三叠系百口泉组、二叠系乌尔禾组勘探持续获新发现,新增有效勘探面积6800平方千米,发现了十亿吨级玛湖大油区,使“跳出断裂带,走向斜坡区”的美好愿景变为现实。

  准噶尔盆地 地处于中国西北边陲,面积约13.5万平方千米,是我国第二大内陆含油气盆地。盆地经历了多旋回的构造沉降、抬升和沉积演化过程,纵向上发育多套生储盖组合,平面上形成了玛湖、盆1井西、沙湾、阜康等多个富烃凹陷。

  砾岩释义 砾岩是一种由圆浑状的砾石(粒径大于2毫米)胶结而成的岩石,是圆状和次圆状的砾石占岩石总量30%以上的碎屑岩。砾岩中碎屑组分主要是岩屑,只有少量矿物碎屑,填隙物为砂、粉砂、粘土物质和化学沉淀物质。

  砾岩分类 根据砾石成分的复杂性,砾岩可分为单成分砾岩和复成分砾岩。根据砾岩在地质剖面中的位置,可分为底砾岩和层间砾岩。底砾岩位于海侵层序的底部,与下伏岩层呈不整合或假整合接触,代表了一定地质时期的沉积间断。如河北唐山震旦系底部长城统石英岩质砾岩。层间砾岩整合地产于地层内部,不代表任何侵蚀间断。如中国北方寒武系和奥陶系的竹叶状灰岩。

专家课堂

  曹正林 中国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二级技术专家
  卫延召 中国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石油地质研究所西部室主任
  秦勇 中国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油田开发研究所油藏工程师

  (注:以上三位为本期专家课堂所采访专家

  玛湖油田的发现是否能形成有效接替资源

  曹正林:玛湖凹陷砂砾岩面积超5000平方千米,聚集了五大油藏群,主要含油层系为百口泉组和上乌尔禾组,已发现油藏14个,资源潜力巨大。这对新疆油田石油资源接替意义重大,将为油田产量持续增长做出重大贡献。从长远来看,该类大面积岩性地层油气藏(群)的发现可以有效缓解我国能源对外依存度较高的局面。

  玛湖油田开发面临的主要问题及攻关方向是什么

  卫延召:玛湖油田作为世界上面积最大的砾岩油区,其油藏存储方式与其他油区差异较大,表现为大面积含油,油水共存,油藏无明显油水界面,油水过渡带宽,油水“和平共处”。上述特性是由砾岩储层超强非均质性造成的,具备低孔低渗强非均质性岩性地层油藏的典型特征。

  秦勇:玛湖油田规模效益建产面临的挑战主要体现在三方面:一是油藏孔隙发育程度差、结构复杂,喉道半径远低于国内其他低渗透油藏,常规水驱难以建立有效驱替;二是油层分布受岩性、物性、构造多重因素控制,平面纵向厚度变化大,油层展布预测难度大;三是各区块油藏条件差异大、单井产能差异大,亟需探索分类建产模式。目前确定了玛湖油田水平井体积压裂蓄能保压开发的动用方式,围绕有效提高单井产能、合理井网部署优化、提高采收率技术对策三大问题开展技术攻关,推动规模效益开发。

  目前玛湖油田建产情况如何

  秦勇:玛湖油田已落实区块水平井整体开发进展顺利,目前已新建产能138万吨,“十三五”期间计划建产600万吨以上,成为新疆油田公司规模增储上产的新基地。水平井体积压裂蓄能保压开发展现了良好的适应性,初产是直井的7至8倍,累产达到20至25倍。

  玛湖油田储层致密、整体埋深较大,国内外没有同类油藏的开发经验可以借鉴。随着水平井和体积压裂改造技术的发展,采用致密油开发理念逐步实现了经济技术可采。在低油价形势下,对于下一步规模开发,我们建议通过大幅降低钻完井成本,逐步缩小井距以增加水平井“缝控储量”,提高资源利用率,兼顾“经济有效开发”及“资源有效利用”;以提高单井效益和区块采收率为目标推行地面标准化设计,工厂化、模块化施工,优选成熟可靠的技术推广应用;在管理上有效控制投资,提高管理效率,降低生产运行成本。(记者 王芳

玛湖故事

  故事一: 初生牛犊勇闯“死亡线”

  21世纪以来,面对老区产量递减的现实,如何保持油田千万吨产量,让这个50岁的老油田青春永驻?新疆油田勘探开发研究院玛湖科研团队心急如焚。最终,人们将目光投向了勘探程度极低的玛湖凹陷。

  在接下来的数十轮科研会战中,让大家最难忘的,就是玛18井的会战。当时,玛湖凹陷的勘探已经进行了一段时间,但瓶颈随之出来,3500米以下从未发现过优质储层,成了玛湖勘探的“死亡线”。

  该院的玛湖科研团队,是一支平均年龄不到30岁的年轻队伍。接过玛湖勘探的接力棒,他们立刻上紧了发条,开启了疯狂加班模式。当时在论证过程中,150会议室成了大家每天集思广益、思想碰撞的战场。通宵熬夜已是家常便饭。有一次,眼看天就要亮了,实在熬不住,大家就合衣躺在了桌子上。早上上班,研究院勘探所所长唐勇一推开会议室门,看到在桌子上睡成一排的科研人员,他的眼睛湿润了。

  功夫不负有心人,他们在摸排40多口老井、重新解释2000平方千米三维地震后,大胆预测:坡折带之下、3500米以下也有优质储层!几个月后,玛18井果然在3500米以下获高产工业油流。这群年轻的科研人员凭借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勇气,硬生生地闯过了这条勘探“死亡线”。

  故事二: 搞地质的测井专家

  2014年,面对项目组学科人才不齐、勘探生产研究受制,玛湖项目组决定培养自己的测井专家,吴俊成为了重点培养对象。他让尘封多年的热敏打印机“热”起来,把一个个创新的想法用程序“写”出来。通过程序,将海量数据整理变得快捷,使创新想法变成现实。

  吴俊作为地质专业研究生,扎实的基础,在工作上能够快速地承担起组里的地质研究工作。作为项目组唯一的测井专家,面对试油讨论、老井复查、测井解释这些日常工作,他得心应手,对技术难题,更是勇往直前。

  2016年玛湖勘探连获突破,西斜坡侏罗系八道湾组首获高产突破,之后玛东斜坡区百口泉组再获突破。八道湾组油藏高效但规模有限,油藏主控因素不落实,储层流体识别困难;玛东斜坡百口泉组油藏多见水,底板控水认识初步形成,但底板表征评价困难。

  面对东西斜坡、深浅两大层系两大技术难题,吴俊通过不断总结现有技术缺陷,大量分析现有井资料,优选对流体识别敏感的测井及录井七参数,分析七参数与流体分类之间的相关性,建立测录井综合指数模型,解决了艾湖12井区八道湾组油藏流体识别技术难题,为该区的油藏解剖提供了技术支撑,助推了该区浅层高效储量的直接控制申报。

  故事三: 成长迅速的物探专家

  毕业后,王泽胜怀着发现油气的激情与梦想,踏上了开往新疆的列车。他很快融入了勘探开发研究院勘探研究所玛湖项目组这个大家庭,对各种地震地质综合解释专业软件运用娴熟,不但掌握各项物探技术,更将物探技术和地质认识相结合,为玛湖斜坡区的圈闭目标优选、井位部署提供可靠依据。

  2013年开始,股份公司部署了针对准噶尔盆地环玛湖地区的物探技术攻关项目,王泽胜和项目组其他科研人员一起利用各种物探技术开创性地解决了斜坡区勘探中前缘有利相带分布、砂砾岩储层底板预测、优质储层预测等地质问题,为环玛湖地区艾湖1、玛湖4、达13等重点井的部署上钻及储量落实提供支持,圆满完成了股份公司物探解释技术攻关的研究内容,并获得股份公司好评。

  成长的背后是汗和泪。王泽胜的字典里没有“周末”“节假日”这些词,办公室就是他的第二个家,忙起来经常是“食堂—办公室”两点一线。已经为人夫、为人父的他,每次提到妻子和儿子,总是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同时也有歉疚。7年里,他参与完成近50口探井的部署、10余块宽频高密度三维论证,多次负责完成圈闭识别及论证工作,并先后获得油田公司技术创新一等奖2项、勘探开发研究院技术创新奖6项。(记者杨雯 宋鹏)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