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的一个凌晨,王哲从客厅的沙发上起来,悄悄打开房门,在寒冷黑暗中乘车出发。女儿还小,王哲只要第二天有接船任务,就会睡在沙发上,他怕起床惊醒了他的“小棉袄”。

  王哲,80后,昆仑能源大连LNG接收站港务部主任,是个东北帅小伙。从业13年接卸外籍油气船舶超300艘,业内有海陆“少帅”的名号。

  初见大连LNG接收站,脑海浮现四个大字——国之重器。站里的3个储罐能容下液态的天然气48万立方米,足够3.6亿人用一天。王哲告诉记者,大连LNG接收站是东北三省唯一的接收站,每到冬季还要向华北供气,生产压力大。涌浪是港口码头和船舶的安全噩梦,他曾经做过9次船舶待泊和3次紧急离泊处置,只要海浪超过半米高,就要过来观测海况。

  迎着第一缕阳光,一艘橙色的巨轮跃然于海面,缓缓靠在码头上。笔者随“少帅”通过登船梯来到LNG船舶的甲板。船舶很快通过4条管线与岸上储罐架起连接。王哲介绍,这艘船净卸料时间在15至20个小时左右,加上前后连接操作和计量交接时间,要做好两夜一白天在这里度过的思想准备。

  6年前,王哲离开了原油码头生产总指挥岗位,从接油转型到接气。LNG装卸一体化码头尚属国际首创,国内没经验。王哲接手时,距离接收站投产仅剩6个月时间,他要同时负责装卸指挥和港口手续办理任务,压力很大。领导说不行可以请专家,王哲执意不肯,硬是把这活接了下来。

  大连LNG码头装卸船型从1万到26.7万立方米不等,世界最大的LNG船舶要比航空母舰大上几圈,靠泊误差低于10厘米,作业难度可想而知。而在开敞式海域条件下,作业风险随着船型的减小而递增,装船作业都是小型船,对海况要求更为严苛。王哲找到船舶模拟实验数据,调取了近五年海况信息,一个人钻研出了装卸船操作规程和船舶监护管理规定。

  2011年11月16日,首船接卸过程中,王哲在船上坚守了6个昼夜,创造出“用时六天投产一次成功”的国内新速度,装船转运开创国内业务先河。6年间,王哲指挥接卸大型LNG船舶108艘,装卸小型LNG运输船6艘,先后一次通过卡塔尔、澳大利亚、俄罗斯等八个国家天然气公司的尽职调查,总计接卸天然气130亿立方米,这些气足够整个东北三省用上一年。

  王哲说,码头管理的“红线”是装卸作业安全受控,“底线”是国家利益不容有失。有一次,一位英国船长靠岸后,拒绝与中方人员沟通,错误预判海况,执意提前离港,产生了30万元二次靠泊费用,碰触了王哲的“底线”。他拿出海况数据,提出严正抗议。经过一番交涉,英国船长主动承担靠泊费用,并找到王哲,寻求谅解。

  王哲说:“祖国的日益强盛给了我莫大的前行动力。6年来,一座座LNG接收站拔地而起,我和同事们一年接着一年,一船接着一船,共担绿色发展使命。”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