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胤在反烃化催化剂评价试验中,观察反烃化评价的样品。

  12月16日,近10立方米成功“复活”的活性炭在吉林石化联力公司应用已整整一个月了,效果十分理想。这让研究院有机催化研究所所长、催化剂专家赵胤兴奋不已,因为正是采用他提出的方法,才使这近10立方米的活性炭成功“复活”。

  提到“复活”,不妨从头说起。

  吉化联力公司地付站汽油回收装置,用于吸附汽油挥发物质的活性炭使用已到末期。为节省费用,在行业专家建议下,工厂用水蒸气进行了活性炭体内再生。可是用了两三天后,活性炭吸附效果变得越来越差,无法满足生产需要了。

  赵胤是吉林石化“登天精神”红旗手,又是催化剂方面的专家,工厂的画廊里就展出过他的事迹,所以他们就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找他寻求解决办法。

  “水蒸气再生不行,可能因为温度低,需要卸下来体外再生。”赵胤经过现场考察后果断提出了建议。

  首先要确定再生温度和时间等工艺条件。赵胤带领他的科研团队对失活的活性炭做了热重分析实验,通过图像观察活性炭吸附的物质在什么情况下分解。

  几天后,用空气加热焙烧的方式,在高温条件下处理4个小时的再生工艺条件确定下来。赵胤马上和工厂取得了联系。

  装置停车,近10立方米活性炭卸下,按照他提供的工艺条件进行再生。11月16日,再生后的活性炭回装。经过一个月的应用考核,再生后的活性炭吸附效果都十分理想,完全满足了生产需要。

  看似简单的一个主意,却解决了工厂的大问题,这个底气来源于他实实在在的积累。是他让国外专家“宣判死刑”的催化剂“复活”。

  今年8月,吉林石化有机合成厂苯乙烯装置更换催化剂,卸下13.2吨失活的分子筛催化剂,这批催化剂是合成乙苯的烃化和反烃化两种催化剂。因为两年前赵胤为工厂一批失活催化剂成功再生,工厂再一次找到了他。

  “理论上,所有分子筛催化剂都可以再生。但是,反烃化催化剂与烃化催化剂不同。它寿命较长,外国厂家的专家认为这种催化剂不能再生。也有工厂不相信,进行过尝试再生,但结果都失败了。所以,正常来说,这批催化剂一到寿命后,就应当卸下来,进行堆埋处理。”赵胤说。

  但赵胤不想按“正常来说”,他要挑战外国生产厂家的说法,要让化工生产更节约、更环保。

  他带领科研团队潜心攻关,一步步地试验。然而,反烃化催化剂小试效果并不理想。这个结果没有让赵胤气馁,外国专家的说法和有些工厂再生的失败,证明一般的做法是无法再生的。他开始从微观结构入手,从机理上解决问题。他查阅了大量资料,又咨询了国内一些行业专家,通过大量的试验,最终通过一种特殊的方法,成功解决了问题。

  为了保证工业化再生成功,他从工厂取来烃化催化剂和反烃化催化剂各100公斤进行工业化试验,效果很理想,又一批被判“死刑”的催化剂终于获得新生。

  就这样,赵胤一方面和他的科研团队开展创新,承担着科研人的角色,另一方面,他又像一名医生,为工厂解决疑难杂症,为各种催化剂、助剂延续着生命。2017年,他们为乙烯装置优化工艺条件,仅此一项就间接为工厂创效达1亿多元。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