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石油集团参与建设的俄罗斯北极亚马尔天然气及LNG项目一期建成投产,是中国石油集团跨国经营又一里程碑,有六大战略意义。

  12月8日,中国石油集团参与建设的俄罗斯北极亚马尔天然气及LNG项目一期建成投产,创造了人类在北极这一极寒和环境敏感地区勘探、开发、加工、外运、销售天然气新的纪录。该项目总投资近200亿美元,设计建设年产1650万吨LNG和100万吨凝析油,在全球LNG建设项目中堪称最大。12月8日投产的一期工程(即首列LNG生产线,共3列)年生产能力550万吨LNG,预计其中400万吨(对应60亿立方米天然气)将销往中国市场。

  该超大型天然气及LNG一体化项目位于俄罗斯北极亚马尔(在俄语里,“亚马尔”即“天涯海角”的意思)地区,拥有天然气储量1.3万亿立方米和凝析油6000万吨。项目作业者是俄罗斯诺瓦泰克公司,拥有该项目50.1%的股份;其余两家外国合作伙伴分别是中国石油集团和法国道达尔集团,分别拥有该项目20%的股份,剩余9.9%的股份为中国“丝路基金”公司所有,主要是提供融资支持。该项目一期工程的成功投产,是中国石油集团跨国经营又一里程碑。笔者以为,该项目建成投产至少有以下六重战略意义。

  战略意义之一:成为习近平主席“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在俄罗斯这“一带一路”核心合作区首个建成的超大型单体工程,以实际行动体现了央企责任与担当。我们知道,“一带一路”倡议开启了中国对外开放的新时代,俄罗斯地区又是“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核心合作区,在后全球经济和金融危机的大时代、大格局背景下,中俄两国深化经贸合作、打造全天候战略伙伴关系,更是“一带一路”建设的主旋律。“一带一路”倡议提出4年来,中俄基础设施和能源合作等领域评估评价的项目不少,启动谈判的项目不少,开工建设的项目不少,但落地生根的大型项目寥寥无几,开花结果的大型项目更是凤毛麟角。而刚刚建成投产的亚马尔天然气及LNG一体化项目就是这凤毛麟角中靓丽的“明珠”。

  战略意义之二:在中国“煤改气”的关键时刻,使中国进口天然气进一步多元化、低成本化,实质性增加了天然气供应。2017年年初以来,随着中国北方京津冀“2+26”城市大气污染防治计划的实施,“煤改气”工程也实质性提速。预计2017年全年全国天然气消费量比上年增加200亿立方米(引自国家能源局前局长张国宝先生在北京国际能源专家俱乐部年会上的演讲数据)在此局面下亚马尔项目的投产无疑给“乌云压顶”的中国天然气市场注入一针强心剂。而且,据相关专家透露,考虑到油价下降的影响,中方与该项目2014年签订的LNG长贸合同到岸价格显著低于来自澳大利亚、卡塔尔的LNG,一定程度上摊薄了中国进口国外LNG长协成本。

  战略意义之三:成为金融与能源一体化的旗舰型标杆项目,支撑了“丝路基金”,拓展了人民币国际化空间。“丝路基金”伴随着“一带一路”倡议提出应运而生,如何发现、筛选、评估和参与“一带一路”大型的、高质量的合作项目,如何使国有资本保值增值,是丝路基金的核心目标和职责。在“丝路基金”启动运作的关键时刻,有亚马尔这种超大型能源合作项目做支撑,无疑使得该基金挂靠上了一只稳定的“锚”。而且,数十亿美元的项目融资,其背后还换来了带动中国海洋工程装备及相关制造业领域的产能出口,且实质性拓展了人民币的国际化空间。亚马尔项目堪称“一带一路”能源与金融一体化的旗舰项目。

  战略意义之四:实质性拓展了中国石油的生产经营地理领域,从陆地到海洋,从沙漠到高山,再到极地。一直以来,中国石油的运营管理优势领域在陆上常规油气田业务。而亚马尔项目的投产实质性拓展了中国石油的业务领域,使得中国石油成为一家主营业务遍及陆上平原(典型如大庆油田)、海上(典型如中国石油在巴西、缅甸的深水项目)、沙漠(典型如新疆塔里木油田)、高山(典型如四川和长庆油气区)和极地的综合性跨国能源企业。极地属于超低温和超高环保要求的特殊环境,考验着中国石油的运营管理能力和技术支持能力,当然,也会实质性提升中国石油的跨国经营能力。

  战略意义之五:成为中国石油集团海外参与建设并投产运营的第一个大型天然气及LNG全产业链一体化项目。除了亚马尔项目,中国石油集团目前在海外参与投资建设的天然气及LNG项目有东非莫桑比克天然气及LNG项目、澳大利亚箭牌LNG项目以及加拿大四方LNG和白桦地天然气项目等。上述项目中,亚马尔项目在2014年1月正式签约交割,虽是最后一个启动的项目,却后来者居上,借着“一带一路”建设的东风,率先实现了投产运营,成为中国石油集团海外首个建成投产的LNG项目,也是第一个涵盖天然气及LNG全产业链的一体化项目,其示范效应巨大。

  战略意义之六:亚马尔项目开启了中国到北极新航道,大大缩短了航程(3000海里左右),预计每年大约可以节省1000亿美元的海运成本。据称,亚马尔项目销往亚洲的LNG在每年北极夏季的5个月内可通过北极东北航道穿越白令海峡,历时20天左右抵达中国和其他太平洋西海岸地区。这条“北极航道”无疑开辟了中国与欧洲的新航线,大大缩短了运输距离和海运天数(通常,欧洲至中国的海运时间在30天以上),也显著降低了中国和欧洲之间物流成本。据测算,“北极航道”成熟后,每年来往的船只预计将可以节约物流成本合计在1000亿美元左右。

  当然,如果说该超大型天然气及LNG一体化项目对中方而言有什么美中不足的话,那就是,中国石油只是项目的参与者、小股东,而不是项目建设运营的主要管理者和作业者。也就是说,该项目尚未实质性检验中国石油在海外大型天然气及LNG项目上的运营管理能力。当然,一直以来,俄罗斯政府和俄方能源企业在对待外国投资者上太过强势,俄方企业必须谋求主导作业。这个意义上讲,中国企业在俄罗斯境内从事能源与资源开发,中俄双方做大“一带一路”能源合作蛋糕,依然任重道远。(作者:陆如泉,为中国石油集团国际部综合处处长,国际能源战略学者)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