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亚能源合作如何落地生根

——多国专家探讨搭建互联互通“桥梁”

  在新的市场供需、力量格局,新的能源观的驱动下,进一步开展能源合作对于保障东亚地区能源安全意义重大。近日,在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主办的东盟“10+3”能源合作论坛上,多国专家齐聚一堂,为推进东亚能源合作建言献策。

  伴随着全球经济中心东移以及国际能源形势的深度变革,东亚地区能源合作形势也发生了深刻变化。在新的市场供需、力量格局,新的能源观的驱动下,进一步开展能源合作对于保障东亚地区能源安全意义重大。实现地区国家能源结构多元化与维护供给安全、应对“亚洲溢价”以维护能源价格安全、实现低碳绿色发展与温室气体减排、合作公倡新型能源安全观与能源发展观,都将迎来前所未有的机遇。

  近日,在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主办的东盟“10+3”能源合作论坛上,多国专家齐聚一堂,共同讨论问题解决方式和可行性方案,建言献策,助力推进地区能源合作早日实现。

  东亚地区各国能源发展所呈现的哪些特性可以为合作提供基础?

  朱晓红(外交部亚洲司参赞):东亚能源合作路线,必须以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为先行条件。这是东北亚和东南亚经济、社会发展的不平衡性所决定,经济问题使得部分东南亚国家能源基础设施相对薄弱,而中日韩三国能源需求虽大,但能源互通相连的基础设施似乎一直停留在设想阶段。

  如果没有基础设施联通,东亚能源合作的实施将失去物质条件,进一步深化体制机制合作也无从谈起。企业推进落实“一带一路”能源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促进能源供应相互联通,是落实能源合作发展的有力保障。

  埃尔朗卡·马丁(印度尼西亚能矿部交流合作司能矿投资合作处处长):目前印尼大部分已经落地的能源合作项目,都集中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印尼的电力基础设施建设,还有相当多的工作需要完成,可以借鉴中国的经验、吸纳中国资本。老挝、越南、缅甸等国家已经在这些方面和中国进行了合作。

  何肇(国际能源署中国办公室主任):目前,东亚经济发展迅猛,能源需求加速增长,又恰逢能源变革、能源转型阶段,能源基础设施正需要大发展。由于经济关联性加强,地区能源一体化发展已成为大趋势。在基础设施逐步完善、互联互通日益便捷的条件下,形成区域能源合作机制,有助于各国能源需求发展多元化、高效化。在不失去能源供给独立性的前提下,实现政策相协调、项目合作落地,符合各国利益。国际能源署的统计显示,东亚地区国家的能源需求量已经达到较高的水平,用电量为2.3亿千瓦时,一次能源消费为12亿顿标煤,通过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使能源输送便利化,是各国利益的共同诉求。

  小结: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的不平衡性,决定了东亚能源基础设施的建设方面需要先行,通过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实现能源合作一体化。

  东亚各国能源发展需求不尽相同,如何有效地将能源发展处于不同阶段的国家联系起来,实现各国的经济社会发展诉求?

  孙贤胜(国际能源论坛理事长):能源合作是东盟“10+3”机制下的一个重要项目。近年来,随着地区能源消费量普遍提升,利用各国资源禀赋进行互利合作,正在成为多国的共同利益诉求点。东南亚水利、油气资源十分丰富,东北亚地区则蕴藏着巨量的煤炭资源。能源分布和需求的不平衡性,使各国间资源互补合作存在着无限的可能,各国对此十分期待。东亚各国能源对外依存度较高,从未来可持续发展角度看,远亲不如近邻,寻求地区合作将成为未来东亚各国保障能源安全的重要途径。能源需求不平衡性以及资源禀赋的不同,奠定了东亚能源合作的基础。

  赵先良(国土资源部油气战略研究中心党委书记):我国煤炭资源丰富,在过去30多年的发展中,煤炭资源已经成为推动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动力之一。党的十九大报告要求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倡导绿色生产、绿色消费,加之煤炭消费产生大量污染,从主客观两个方面决定了中国能源消费的转型发展。东南亚很多国家目前仍处于大量需求煤炭的经济发展阶段,但他们拥有着丰富的水利资源和其他可再生能源,双方能源资源禀赋和经济发展阶段的互补性显而易见。

  张国宝(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局长):中国和东盟能源合作有着必要性和现实性,可以用唇齿相依来形容。东盟各国电力、煤炭短缺,人均用能相对较低,制约着地区经济的发展。中国和东南亚国家在天然气煤炭的进出口贸易和基础设施建设方面有着巨大的合作空间。南方电网与东南亚国家已有电网相连接,向老挝建立输电线路。我国的能源装备技术、建筑施工、材料等,都是东南亚国家能源经济发展所需。中国水电集团和马来西亚公司合作建设的八公水电站比三峡水电库容量还要大。

  小结:各类能源在东亚地区纵横分布广阔,各国有着不同的资源禀赋条件。中国与东南亚国家能源资源优势互补,用能阶段发展不同,在资源优势互补方面有着很大的发展合作优势。如何能将这种优势变为现实,将考验各国的智慧。

  解决亚洲溢价,让供需双方均能真正实现价格合理化要求,东亚各国能源金融合作之路该怎么走?

  安世炫(首尔大学副校长):东北亚地区的能源供给一直依赖与俄罗斯的油气贸易。韩国、中国、日本的油气进口都存在溢价问题,在价格谈判中经常会遇到不公平的现象。但2014年的乌克兰危机彻底改变了俄罗斯油气资源出口战略,该国逐步平衡油气资源贸易重心,重视东北亚乃至整个东亚地区。此举符合俄罗斯的战略需求,但俄罗斯不会是单一卖家,地区油气价格协商模式仍是双边而非多边。

  杨成(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形成东北亚的能源多边合作机制有利于各国解决价格不公平的问题,亦有利于在贸易中建立透明合作的价格交割共享机制。东北亚在世界范围内能源消费已经占到1/3,却没有能体现该地区市场地位的定价机制,因此多边合作寻求买方市场共同利益,谋求合理的交易价格十分重要。

  袁开洪(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产品与市场部产品研发负责人):解决亚洲油气溢价问题,准确体现中国和东亚市场在国际市场中的地位,是整个地区目前面临的共同问题。要积极促进中国乃至东亚地区完善自身定价体系,形成与东亚地区能源消费体量相匹配的国际化定价话语权。通过发展本地区能源期货、现货交易,发挥价格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作用,并保障市场秩序、维护各国共同利益。

  小结:通过能源金融互惠合作,促进资本丰富国家和资源丰富国家共同合作,将是各方普惠发展的重要基础,也是解决亚洲溢价、推动地区经济发展的重要先决条件。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