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冬以来,各地天然气用量激增。为保障地方冬季用气,在祖国的西北边陲塔里木油田塔西南勘探开发公司油气开发部柯克亚作业区油气处理站,有这样一群人……

  巡检压缩机 细心扛责任

  三层楼高的RTY压缩机彩钢厂房内,依次横卧着3台火车头大小的压缩机,其中运行的2台轰然作响,另外 1台正在检修。压缩机工吾买尔江·买买提挎着巡检包,一手执巡检卡,一手握着一根金黄色的铜质听音棒。他走近压缩机的一个缓冲罐,把听音棒的尖端插入罐上的缝隙里,把耳朵贴在听音棒另一端的橡胶漏斗上。听了一会,他在巡检卡上记录下数据。

  离开缓冲罐,吾买尔江·买买提凑近一台形如冰箱的压缩机控制柜。他一边查看控制柜上显示的压力、温度、转速等数据,一边用被寒风吹得皲裂的手,记下数据。

  油气处理站共有8台压缩机,都由吾买尔江·买买提和一名同事负责。每隔2个小时,他们要把8台压缩机巡检一遍,就要花1个多小时,每次巡检完毕,他们还必须填写压缩机报表。压缩机工分白班和夜班。白班工作11小时,夜班工作13小时,一天的活干下来,由于不停地走动,吾买尔江·买买提每天都感觉两腿酸麻,像灌了铅。“我们日夜不停地守护压缩机,像父亲守护自己的孩子!”这位2015年公司双文明先进个人说,“虽然辛苦点,但是,有了我们的付出,附近的老百姓就能用清洁的天然气做饭取暖,想到这里,我又觉得很自豪!”

  守护电伴热 早晚不辞苦

  在130万立方米天然气处理装置,一个黑色方形的电伴热接线盒和裹着银色铁皮长方形天然气外输流量计之间,有一根小指粗的红线——电伴热线。余波弯腰靠近轻抚了一下这根红线,说:“温度正常!”

  电工余波主要负责检查冬季油气处理站内电伴热是否正常。电伴热正常运行,是防止冬季室外管线冻堵、从而保证天然气生产的一项重要措施。

  余波走到一座横卧的圆柱形低温分离器旁,凑近一个黑色方匣子状的温控器,伸手摸了摸了相连的一截电伴热线。“温度有点高!”他说。随后,他从肩挎的巡检包里摸出一把起子,拧开温控器,旋转温度旋钮,调低了电伴热温度。

  油气处理站共有284条电伴热。每天,余波都要触摸一遍所有的电伴热,以确保运行正常,防止管线冻堵。今年,他和另一名同事对老旧的电伴热进行更换,目前共更换了4套装置约2公里长的电伴热。

  11月7日,DTY压缩机装置电伴热突然不热了。接到这一通知,已是夜里12时。但余波没迟疑,立刻翻身下床,从公寓快速抵达油气处理厂。经过2个小时的排查和抢修,故障排除了。凌晨2时,他才返回公寓,第二天正常上班。

  坚守主控室 风险每一天

  油气处理站主控室内的长条桌上,摆着一溜电脑。坐在桌前的黑皮椅上,尹俊盯着电脑屏幕上闪烁的密如蛛网的装置流程图,还不时抬头,查看大屏幕上的处理厂内各区域监控图。

  作为一名主控室内操,尹俊目前主要负责DCS监屏,如发现装置异常,及时通知属地主管处理。此外,还要监控维稳安保视屏和监控可燃气体和硫化氢气体的报警系统。

  突然,一名输油岗员工打来电话,询问尹俊10号罐原油参数。“10号罐显示,8.26米。”尹俊回答。接到回话,那名输油岗员工以此为依据,前往10号罐量油。

  今年41岁的尹俊,在柯克亚作业区已工作21年。去年和今年春节,他都是在主控室监屏度过的。看似简单的工作,却需要极强的责任心和业务能力,更需要默默地付出。今年,妻子生下第二个孩子时,他正好轮休。可孩子刚满月,他轮休结束,就返回了工作岗位。妻子是老师,每晚都要加班,如今,孩子9个月了,没人带,父母年事已高,只能雇保姆来带。这些,他都埋在心里,从没向领导提起。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