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center.cnpc.com.cn/pic/0/00/09/37/93732_848097.jpg
实验室中的高雄厚。 孙步均 摄

  29年间,在催化这一领域,人潮涌进又退去,高雄厚一直在坚持。“认准的事就做下去,已有成果可以帮助后来的人。”科研就如同翻山越岭,高雄厚说他总想知道山的后面是什么。因为一直在攀登,他的字典里没有“失败”,只有“未达预期”。攀登科研的高峰,与起点无关;探寻最美的风景,只在执着的初心。

  新一代降烯烃催化剂的诞生,填补了中国石油在炼油催化剂研究领域的空白;原位晶化重油高效转化催化剂的开发,使中国石油成为世界第二家掌握该技术的公司;降低柴汽比、增产低碳烯烃等系列催化剂的应用,助力中国石油进入国际高端市场……

  这些科研成果成为现实,要提到这个人——石油化工研究院副院长高雄厚。他和油品升级较劲,29年只干了一件事:催化剂研究开发。

  高雄厚用自主技术为支撑中国石油催化裂化技术进步和持续保持国际竞争力做出了重要贡献,主持完成了国家973计划等40余项重大科技项目,申请国内外发明专利77项,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3项。

  攻坚如登山,从来没有坦途。问及如何保持“攀登”科研高峰的初心,高雄厚说,总想知道山的后面是什么。

  机遇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

  1988年,催化专业研究生毕业后,高雄厚被分配到兰州石化。很长一段时间里,他没有直接参与催化剂研发,而是做分析和评价的“配角”工作。

  “人总要有点追求!”工作之余,高雄厚潜心钻研300多种炼油催化剂专利技术,对科技创新规律也有更深入的理解:要有用最简单方法解决复杂问题的手段,从大处着眼、小处着手的突破,无限想象力与现实落脚点的回归……十年的积累,他等待爆发的机会。

  1999年,机会来了。国家颁布新的汽油质量标准,车用汽油烯烃含量必须降到35%以下。彼时,国内大部分炼油企业面临烯烃含量超标、产品不能出厂的困境。

  生产企业急切找到兰州石化研究院寻求合作。研讨会上,级别最低的高雄厚差点没有发言机会,“汽油生产过程中烯烃的生成不可避免;烯烃的反应活性最高,应该能用化学方法解决;打破常规,用‘源头控制+末端治理’手段!”

  凭这三句话,会上当即确定高雄厚为降烯烃催化剂攻关项目负责人。“三流的装备、二流的人才、一流的技术”,最能概括当时研发团队的境况。高雄厚和同事们全力以赴,在连续失败11次的情况下不气馁,第12次终于迎来了成功。

  17年来,降烯烃LBO系列催化剂累计产销几十万吨,创国内单牌号催化剂销售纪录,降烯烃技术为国Ⅱ到国Ⅴ汽油质量升级做出了重要贡献,达到国际领先水平,创造了催化剂研发史上的一次奇迹。

  “最重要的,是提振了信心。”

  在随后短短5年时间里,高雄厚和他的团队创造性地开发形成5大系列14个牌号催化剂工业化产品。2004年,降烯烃催化剂系列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科学没有最高,只有更高。从填补空白到积累经验,从自主创新到先行一步,高雄厚保持科研工作者的本色。

  “原位晶化型多功能重油高效转化催化剂开发”,这19个字,读起来有些拗口,整个研发过程同样充满不易。

  世纪之交,中国的炼油工业遇到很多问题,重质原油比重越来越大是其中之一。如何提高炼油综合利用水平,改良炼油催化剂技术成为当务之急。

  高雄厚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和他的团队以高岭土原位晶化工艺为基础,开发出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符合炼油工业发展要求的新型原位晶化催化剂及成套工程化技术,有效提高了重油转化和抗重金属能力,在国内外几十套装置上成功应用。

  这个结合原始创新和继承创新的项目,获得了2008年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也带给高雄厚很多启示,“最重要的,是提振了信心。产品性能达到国际先进,这说明我们有能力自主创新。”

  “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是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战略支撑。”十九大报告中提及的内容,高雄厚深表赞同。“创新是超越竞争对手的唯一办法,是每名科研人员孜孜以求的方向。”

  坚持才能看到最美的风景

  上世纪90年代,高雄厚读博期间开始接触介孔催化剂。介孔催化剂能大幅提高重油转化率和汽柴油产率,为大分子高效转化带来曙光。这是个前景广阔的领域,当时很多科研人员像潮水一样涌进来。十年过去了,因为看不到进展,很多人又像潮水一样退了下去。

  高雄厚选择了坚持。“认准的事就做下去,我的智慧不够,已有成果可以帮助后来的人。”可喜的是,高雄厚团队通过加厚催化剂孔间距离、改变材料结构等措施,使介孔技术取得突破性进展。

  企业的支持同样重要。“技术成果能够快速转化成生产力,中国石油的配套条件和鼓励政策,让科研工作者们更坚定信心,全力以赴。”

  从业29年,高雄厚从未停止前进的脚步,即便后来走上管理岗位,也依然坚守前沿,与科研人员共同奋斗。在他看来,一个人,一辈子,能把喜欢的工作和企业发展、社会进步联系在一起,是幸运,也是幸福。

  科研实践像是翻山越岭,既想看到这座山后面的样子,又深知这上坡下坡间,注定不会一帆风顺。他更愿意把每一次“失败”看作“未达预期”,每一次不成功,都使他变得更加坚韧,也更加执着。

  山的后面是什么?“是更精彩的风景!”高雄厚笑着说。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