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部金融制裁不断加剧,内部货币急速贬值,处于水深火热的委内瑞拉正在寻求经济改革“救民于水火”。这一次,委内瑞拉将目光转向了数字货币。

  “石油币”计划

  当地时间3日,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宣布将在本国建立加密数字货币体系“Petro”,即“石油币”计划。马杜罗称,“石油币”的设立将推进货币主权、促成金融交易并打破金融封锁。他强调,“石油币”计划将由委内瑞拉黄金、石油和钻石储备支撑。

  然而,委内瑞拉国内的反对党并不买账。反对派立法议员JoseGuerra表示,马杜罗的“石油币”计划没有未来。“石油币”计划落地之前,需要获得国会的批准,在委内瑞拉动荡的局势下,数字货币是否可行的确令人怀疑。

  目前马杜罗并未透露有关货币发行的具体细节,也没有提到困境中的委内瑞拉如何实现这一“雄心壮志”。路透社指出,委内瑞拉推出加密货币的目的是与美元进一步挂钩,这一举措也是由于主流投资领域对加密货币的兴趣增加,以及比特币的价格疯涨。

  这并非委内瑞拉第一次进行货币改革。3个月前,美国总统特朗普重启对委内瑞拉的严厉经济制裁,而内部基础设施投资的缺乏,使得该国的原油产能日益萎缩,国家财政和汇率水平越发难以为继。马杜罗当时宣布,官方汇率机制将放弃原来与美元挂钩的“DICOM”体系,转而使用人民币等一篮子货币。

  然而如此重大的改革并没有阻挡住委内瑞拉本币玻利瓦尔兑美元汇率崩盘的步伐。委内瑞拉场外交易网站Dolartoday的数据显示,截至4日,当地人民在黑市上需要10.3万玻利瓦尔才能兑换1美元,年初,1美元可以兑换3100玻利瓦尔。此外,官方汇率显示9.98玻利瓦尔即可兑换1美元,这意味着黑市与官方汇率之间有逾1万倍的差价——如此令人惊讶的恶性通胀率不仅带来货币的形同虚设与物价飞涨,更滋生经济和社会问题。

  仅在上个月,玻利瓦尔兑美元的汇率就在黑市上贬值了近57%,而以本国货币计价的最低薪资水平也随之跳水,目前当地人的最低月薪仅相当于4.3美元。

  财库见底

  目前已属于垃圾级的委内瑞拉长期本外币发行人违约评级被惠誉等国际信用评级机构连续降级,并将该国前景展望纳入负面观察名单。据IMF世界经济前景数据库最新预计,到2022年这个昔日“富得流油”的国家人均GDP将急剧下滑,垫底拉美圈。然而,委内瑞拉却“有苦说不出”。

  坐拥世界最大石油储量之一的委内瑞拉在1985年人均GDP曾高居拉美国家首位,不过一切都是依靠石油建立起来的。委内瑞拉超过90%的出口收入来源于原油行业——原油帮助这个国家运转,也进口各式各样的商品。2014年,委内瑞拉已探明的石油储备量达到2980亿桶,在全球高居第一位。

  然而,2014年国际石油价格从111美元/桶暴跌至27美元/桶,以石油为支柱产业的委内瑞拉陷入了经济崩溃的状态。2012-2016年间,委内瑞拉人均石油出口下降了2200美元,其中1500美元是油价下跌导致的。

  接踵而来的货币贬值、废钞、修宪,让委内瑞拉岌岌可危。更为严峻的是,由于经济萎缩、国家石油公司投资不足和缺乏管理,委内瑞拉的原油产量已经降至近30年以来最低水平。

  也是由于资金不足,国家石油公司无法购买有助于保持原油质量的化学品,委内瑞拉的原油质量大幅度下降。目前,委内瑞拉生产的原油不仅兑水、兑土,还混进了其他矿物质。根据委内瑞拉石油公司PDVSA文件显示,今年上半年,美国炼油商Phillips66至少取消了8批货物,总计440万桶原油,价值约2亿美元。

  来自美国的制裁更是让委内瑞拉雪上加霜。今年8月,美国对委内瑞拉实施新一轮金融制裁。特朗普于8月25日签署行政命令,其中包括禁止各方参与委内瑞拉政府和国家石油公司的新债券和证券发售交易。这一次制裁尤其严重,因为此前的三轮制裁只针对马杜罗在内的部分委内瑞拉政府高官。

  内忧外患之下,委内瑞拉财库见底,无力偿还债务,11月未能在30天的宽限期内偿还两笔债券合计2亿美元的票息。标普因此将该国的长期外币主权信用评级从CC级下调至SD级,宣布该国正式发生债务违约。

  加大反腐

  在投资、消费和出口“三驾马车”同时萎缩的情况下,委内瑞拉经济濒临崩溃。而就在近期,委内瑞拉检方发现,国有石油公司总部及多家分公司的高级管理层集体参与腐败活动、中饱私囊。为拯救岌岌可危的委内瑞拉,马杜罗政府开始重点打击石油领域的腐败行为,并任命军方高管接管石油业。

  11月26日,马杜罗任命国民警卫队少将曼努埃尔·克维多接管委内瑞拉石油公司与石油部,旨在肃清腐败并整顿委内瑞拉石油公司。

  随着克维多的上任,军人背景成员已经在马杜罗政府中占据1/3的席位。马杜罗政府希望通过人员调整和行业整顿重振委内瑞拉赖以生存的石油产业,同时加强军方的地位来稳固自身的统治。然而,军人出身的克维多并无太多石油行业的管理经验。他能否胜任“掌门人”这一职位受到外界的质疑,而这一系列措施能否让委内瑞拉经济走出泥潭,尚待时间的检验。

  除了加大反腐力度,2015年起,马杜罗便着手实施一系列的经济与社会改革措施,试图力挽狂澜。

  在经济层面,马杜罗宣称要打“经济保卫战”,强调修正日用品、汽油等商品的价格扭曲,实行官方汇率与补充性汇率并行的双汇率制度、引导重点行业发展和经济特区的建设等,试图在保障民生、搞活市场与刺激生产中寻求平衡。

  在社会层面,马杜罗政府多次提高最低工资水平和养老金标准,增加底层民众的福利水平,防止发生社会骚乱。马杜罗延续查韦斯时期的对美强硬路线,将本国经济的崩溃归咎于美国对委内瑞拉发动的经济战。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崔守军对记者表示,如果这些措施得以实现,那么委内瑞拉的经济状况将会得到一定程度的改善,但是挑战也是严峻的。目前,委内瑞拉财政已经没有足够的资本投资石油产业。若国际油价回升势头不够强,外资和民间资本很难被吸引。此外,委内瑞拉经济危机的根本原因在于本国经济的畸形发展,特别是制造业的发展落后。从这一角度看,新一轮的改革并未触及到产业结构畸形的问题,仍然是“治标”而非“治本”。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