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嘉宾

  陈琪清华大学海外安全中心主任

  田文林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研究员

  李伟建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外交政策研究所所长

  主持人南方日报驻京记者魏香镜

  近日,备受关注的沙特“反腐风暴”有愈演愈烈之势。自反腐行动开启以来,沙特政府“打虎”范围不断扩大。沙特阿拉伯总检察长沙特·穆吉卜9日说,在沙特近日发起的反腐风暴中,目前已有201人因涉贪被捕,涉案金额预计达1000亿美元。

  有分析称这场反腐是“宫斗大戏”和“权力的游戏”。实际上,“争权夺利”的说法未免流于表面。这次强力反腐行动乃是年轻王储推出的宏大改革计划的一部分。在萨勒曼国王的支持下,他的儿子、现年32岁的穆罕默德王储正在推行各领域改革,其中包括推出“愿景2030”以期实现国家经济多元化,允许女性驾车上路、进体育场等。这些重大举措因顺应时代潮流,受到民众欢迎。与国内颇得民心的举措相比,沙特在外交和安全领域的行动却引发争议。2015年展开的针对也门胡塞武装的军事行动,已引起胡塞武装的激烈反弹。继本月4日向沙特首都利雅得发射导弹后,近日胡塞武装再次发出威胁,称将向沙特的机场、港口及其他重要区域发起更多导弹袭击。

  沙特为什么急于寻求改革?改革势头能否持续?专家在接受南方日报记者采访时分析,沙特内政外交面临新形势新挑战,其推行变革是寻求发展出路,谋求摆脱多重困境。然而,任何变革同时存在机遇和风险,改革之路不会一帆风顺,沙特未来的政局和外交走向值得持续关注。

   权力继承引发尖锐矛盾

  南方日报:萨勒曼国王自2015年执政后,在沙特国内发起废王储、反腐等行动。您怎样理解这一系列政治事件背后的深层次原因?

  陈琪:当前,沙特的最高权力正面临从第二代向第三代过渡的关键时期。上一次比较激烈的家族斗争发生于上世纪50年代至60年代,是沙特由第一代转向第二代的过渡阶段,之后沙特经历了较长时期的二代亲王治国,“兄终弟及”继承方式使整体的政治斗争较为平和。目前第二代亲王年事已高,既有的政治秩序无法解决接班人问题,便出现了“废王储”、反腐等矛盾尖锐的政治行动。

  田文林:有两个原因值得关注,一是解决继承问题,二是有“权力洗牌”的考虑。萨勒曼国王执政后,先是在2015年废除了穆克林王储,指定侄子纳伊夫为王储,后又废除纳伊夫,将儿子穆罕默德立为王储,这就打破了沙特各个支脉轮流坐庄的传统。虽然穆罕默德成为王储,但权力基础不稳定,在此背景下,萨勒曼国王欲通过强力反腐,帮助王储清除政治对手。

  李伟建:国王萨勒曼年事已高,想在有生之年加快改革,改变沙特的发展困境。要将改革进行到底,就需要安排一个支持改革的接班人。萨勒曼国王立穆罕默德为储君,并协助年轻王储集中权力,发起“反腐风暴”,目的是为推进全方位改革扫清障碍。

   打造多元开放现代化国家

  南方日报:沙特王储致力于推动沙特经济和社会转型。在您看来,转型方向是什么?这位年轻王储的“理想国”主要包括哪些内容?

  陈琪:转型方向集中在三方面:首先是集中权力,为改革奠定政治基础;其次是推动经济转型,即推出“愿景2030”和一系列经济计划;最后力推社会转型,包括最近提出的允许妇女开车和“重归温和伊斯兰”等。这三个“发力点”互为依托,相辅相成。整体来看,穆罕默德王储描绘的蓝图是将沙特打造为经济多元的现代化国家。

  田文林:沙特王储是一名“80后”,他所处的时代、接受的价值观念与二代亲王时期大为不同。他主张实现产业多元化,社会生活中放松对妇女的限制,宗教上争取转向“温和的伊斯兰”。总体而言,王储的改革思路是要打破沙特过去几十年的顾忌与传统,朝着开放开明的方向发展。

  李伟建:为改变国内经济、社会方面的挑战,沙特提出“愿景2030”,规划称将尽力减少对单一石油经济的依赖,并大力发展可再生能源产业。在社会领域,把妇女在劳动人口在所占比例从当前的22%提升至30%,并确保妇女在各个领域的权益。未来的接班人希望沙特更加开放有活力。

   处理手法简单不利于推进改革

  南方日报:改革势必触动各方利益,您认为沙特面临哪些阻力?此轮改革是否具有长期性?

  陈琪:因尚有许多位高权重的人物把持着沙特的政治、经济资源,王储缺少足够的资源推动规模庞大、触及各个阶层的改革。随着改革逐渐落到实处,阻力将会更大,因为这不仅涉及权贵阶层,还会影响长期享受着政府福利补贴政策的普通民众。同时,宗教势力对改革的各种意见亦不容忽视。

  田文林:沙特面临的问题和挑战非常复杂,而年轻王储处理问题的手段相对比较简单、冒进,可能在改革过程中为了解决问题而制造出更多问题。

  李伟建:第一,沙特的改革愿景中不乏宗教、价值观等内容,如果改革步伐过快,或会激起保守势力的反对。第二,沙特数量众多的王子分别掌控一块重要的国家产业,如能源、电信、航空等。改革本质上是资源再分配,会引起经济利益集团的反抗。第三,王储实现权力集中,就会削弱其他人权力,这也将招致实权人物反对。沙特需要适应新时代,若采取稳健温和的改革措施,或有利于确保改革的持续性。

   冒进外交削弱沙特影响力

  南方日报:在进行国内改革的同时,沙特还在重塑外交关系,如发动也门战争、与卡塔尔断交、同俄罗斯走近、同伊拉克关系全面升温……沙特将塑造怎样的对外关系?此轮调整对中东格局带来哪些影响?

  陈琪:沙特的对外政策主要是为本国利益服务,平衡各方势力,营造有利的战略环境。然而,当前沙特面临的外部形势不容乐观,尤其在美国从中东战略收缩的“后反恐时代”,沙特承受着更多外部压力。随着地区形势的变化,沙特确实在调整外交政策,不过,调整幅度有限。比如,沙特与俄罗斯、土耳其的关系仍存在战略冲突,与伊拉克关系难以做到“全面回暖”。受制于整体实力,沙特重塑外交关系对于中东局势影响有限。

  田文林:以前沙特外交政策比较稳健保守,中东剧变后,沙特对外战略由审慎变为冒进,突出表现就是发起也门战争、与卡塔尔断交。冒进外交政策削弱了沙特在海湾地区的影响力。比如,也门战争耗费大量财力,引发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与卡塔尔断交,导致卡塔尔倒向伊朗。在此背景下,沙特急需调整外交政策,除了改善与俄罗斯的关系,沙特还在根据新形势评估与多国的关系。不过,因沙特在地区发挥作用比较有限,其调整外交关系,还无法在中东掀起一场全面的地缘政治革命。

  李伟建:当前的国际局势处于大变革大调整时期,各国都希望通过博弈争取利益最大化。在此轮过程中,沙特的外交表现可概括为从“情绪性反弹”到“适应性调整”。情绪性反弹包括:拒绝当选非常任理事国、发动也门战争、与伊朗断交、与卡塔尔断交。事实证明,这些情绪性外交动作不仅没能维护沙特利益,反而成为“外交败笔”。当前是沙特“适应性调整”的阶段,对外表现为对美国的信任感下降,对俄罗斯示好,以及主动调整与本地区国家的关系。这一转变过程说明沙特急于扭转“外交败笔”带来的不利影响,为中东新一轮博弈争取更多利益。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