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7日,巴西石油管理局(ANP)组织完成了对该国深海盐下油田第2个和第3个轮次的产量分成合同招标。在实施竞标的8个深海盐下油田区块中,有6个区块分别被11家石油公司或其合作组成的竞标联合体竞标成功,另有2个区块流标,巴西政府已获得签字费约19亿美元。

  在本次投标活动中,壳牌、BP、埃克森美孚、道达尔和挪威国国家石油公司等国际石油巨头收获颇丰,分别参与了成功竞标的全部6个区块。其中,壳牌公司表现最为突出,共获得了3个区块的权益:一是与道达尔公司合作,分别获得Sul de Gate do Mato区块80%和20%的权益;二是与巴西国家石油公司和中石化—雷普索尔公司组成竞标联合体,分别获得Entorno de Sapinhoa区块30%、45%和25%的权益;三是与卡塔尔国际石油公司及中海油合作,获得Alto de Cabo Frio Oeste区块1383平方公里的勘探面积,并各占权益55%、25%和20%。除壳牌公司外,BP公司通过与其他公司合作的形式,分别获得Peroba区块和Alto de Cabo Frio Central区块40%和50%的权益。此外,挪威国家石油公司与埃克森美孚和葡萄牙国家石油公司组成竞标联合体,分别获得Norte de Carcara区块40%、40%和20%的权益。事实上,这并不是国际石油巨头首次豪赌巴西深海油田资产,在9月底完成的巴西第14轮勘探区块招标中,埃克森美孚公司以超过6亿美元的签字费,获得了位于巴西坎波斯盆地深海盐下油田6个区块的权益。

  国际石油巨头押宝巴西深海盐下油田资产的原因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从资源的角度看,在储量方面,尽管各家权威机构的估测数据存在一定差异,但总体上都认为巴西深海盐下油田油气可采储量极为丰富。其中,著名油气咨询公司伍德麦肯兹和IHS估测认为,该区域油气可采储量约为200亿至300亿桶当量之间;巴西石油管理局和巴西国家石油公司等表示,保守估计该区域油气可采储量高达350亿至500亿桶当量;里约热内卢联邦大学油气研究中心(INOG)则更为乐观,认为仅在坎波斯和桑托斯等盆地的深海盐下油田就还有近1800亿桶油当量的油气资源尚未被发现。而对国际石油巨头而言,在当前全球陆域油气资源勘探突破难度逐年加大的背景下,取得巴西深海盐下油田资产对中长期可持续发展意义重大,能够获得规模整装的大型油藏资源接替。在产量方面,巴西深海盐下油田在产项目的优异表现,也对国际石油巨头产生着巨大的诱惑。根据巴西石油管理局6月公布数据,该国深海盐下油田油气日产量接近170万桶当量,已超过盐上油气总产量,其中挪威国家石油公司在Carcara区块的部分优质原油井产量高达到5万至6万桶/日。

  从技术的角度看,在本轮低油价期间,为了提高发展效益、降低经营风险,国际石油巨头普遍优化了深水油气勘探开发项目的技术水平。一是通过提高地震普查资料质量和增加钻井队作业时间等措施,大幅压缩了深水油气项目的钻井周期;二是通过增加地下作业量等措施优化油藏波及面积,减少了有效开发所需的钻井数量;三是通过合理减少钻头和泥浆等钻井作业耗材的使用,提升了钻井效率;四是能够在部分深水区块实现开发项目设计标准化;五是通过采用模块化概念,使生产设备的占地面积更小,同时也更加灵活。通过对上述技术手段及作业经验的积累,国际石油巨头参与巴西深海盐下油田项目开发也就拥有了底气。

  从成本的角度看,近年来,国际石油巨头通过实施技术创新和管理优化,大幅降低了深海油气项目的发展成本。根据HIS统计,在全球2016年新建成深海油气开发项目中,其单桶原油完全成本平均约为39美元/桶。本次巴西深海盐下油田竞标结束后,壳牌公司副总裁瓦埃勒·萨万就表示,壳牌能够以低于40美元的单桶完全成本开采该区域内的油气资源。

  从政策的角度看,为应对低油价对巴西财政的巨大负面影响,巴西联邦众议院于2016年11月通过石油法修正案,取消了巴西国家石油公司盐下层石油勘探开发“唯一作业者”的垄断地位,允许外国企业成为深海盐下油田石油勘探开发作业者;同时,还将多个深海盐下油田的勘探区块正式纳入2017年的招标活动。这些油气对外合作政策的调整,同样为吸引国际石油巨头参与巴国油气投资做出了积极贡献。

  但参与开发巴西深海盐下油田也将使国际石油巨头面临较大风险。首先,最突出的是安全环保风险。巴西深海盐下油田作业条件与美国墨西哥湾类似,都具有作业水深、海域面积广、目标资源禀赋突出等特点。在当前低油价期间,一旦深海油气项目发生漏油,对参与开发的国际石油巨头而言,极有可能将面临“灭顶之灾”。其次,由于深海油气项目投资巨大,在前期建设周期内,将给国际石油巨头带来沉重的财务压力,客观上也增加了其经营风险。再次,经过欧佩克和俄罗斯等持续减产、限产,当前国际原油市场处于“供微大于求”的弱平衡状态,如果未来数年深海盐下油田产量获得进一步突破,帮助巴西原油出口大幅增长,极可能再次改变国际原油市场供需平衡并导致国际油价大跌,最终伤及石油公司自身利益。最后,在本轮低油价时期,以风电、太阳能发电,以及电动车为代表的新一轮可再生能源增长迅速,未来也可能对国际石油巨头深度参与巴西深海盐下油田开发带来颠覆性风险。

  总体而言,国际石油巨头投资巴西深海盐下油田资产机遇与风险并存,一场豪赌刚刚开始。(作者侯明扬为中国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高级经济师)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