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沙特掀起了一场反腐风暴,富商、王子、高官悉数落马,涉案人员级别之高、影响之大,实属空前。但在观察人士看来,此轮“权力的游戏”看似冒险,实则一举多得。

  福利一:固王权、促改革

  11月4日,沙特国王萨勒曼宣布,成立以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为主席的最高反腐委员会。当晚,11名王子、4名现任大臣、11名前大臣因涉贪被捕。时隔3天,又有40多人落马。此后,这一数字还在增加。

  反腐风暴未毕,11月5日晚,又发生了一起坠机事件,造成一位王子和8名高管遇难;11月6日,沙特已故国王法赫德的小儿子阿齐兹王子又在拒捕中交火身亡。

  沙特政坛接连发生变故引发外界猜想。《华尔街日报》称,这是沙特近代史上针对精英阶层最大规模的一次清洗。再加上此前穆罕默德被父亲萨勒曼国王一路扶摇直上,取代穆罕默德·本·纳耶夫成为新王储,关于“铲除异己、巩固政权,为王储登基铺路”的谣言四起。

  沙特财政部长贾丹11月5日回应了外界传闻:“沙特建立最高反腐委员会和抓捕贪官是为加强对法律的信心和维护沙特的健康投资环境,为经济改革铺路。”

  作为“大刀阔斧”的改革者,王储穆罕穆德于去年4月提出了“沙特愿景2030”,主要内容包括建立2万亿美元的巨型主权财富基金、出售沙特阿美股权、削减石油补贴、扩大投资,试图通过经济和社会改革的“双轮驱动”,实现沙特经济转型。日前,他又宣布了一项宏伟的建城计划,将投资5000亿美元在西北部打造一座新城,聚焦新兴行业。

  迪拜石油咨询公司Qamar Energy首席执行官罗宾·米尔斯表示,反腐运动显然是穆罕默德王储发起的先发制人式的行动,目的是进一步确立权威,铲除任何阻碍改革计划的人,并获得公众对经济和社会改革的支持。

  此次反腐行动确实受到民众普遍欢迎。消息披露后短短几个小时,沙特社交媒体上为国王点赞的人数已超过50万。沙特最高宗教机构——高级学者委员会称,反腐行动将有利于国家和民族的利益。

  投行Exotix集团全球股票研究主管Hasnain Malik分析指出:“这是沙特最新的集权行为,这种集权化是推动经济紧缩和转型的必要条件,而这正是投资者所关注的。”

  沙特经济和发展事务委员会11月7日发表声明给投资者吃了定心丸。声明称,沙特承诺保护在沙特境内外所有个人、私营机构以及国有和外资公司的权利,其中“包括那些部分或者完全隶属于因腐败指控而被捕人员的贸易、金融和经济产业”。

  福利二:推升国际油价

  减产协议没做到的,沙特反腐风暴却给实现了——将油价推高至两年半来最高水平。11月6日,布伦特原油暴涨3.5%,触及每桶64.44美元的两年半来高位;WTI原油也收高3%,达每桶57.61美元,创下2015年7月以来新高。11月7日,国际油价仍在高位徘徊,WTI和布伦特分别持稳在57美元/桶和64美元/桶上方。

  油价网评论称,反腐行动显然是沙特推升油价的障眼法,看似与油价“毫无关系”的事件,反而推动了油价大幅上涨。

  海港环球证券能源交易主管弗里德兰德表示,在沙特出现几十年来最大的政治动荡之后,油价有可能涨至每桶70美元,不会回落至每桶50美元。

  能源机构“石油世界”负责人埃利奥·欧尔普称,中东局势包括沙特反腐风波对油价上涨起到了推动作用。预计2018年,布伦特将在65-70美元/桶,WTI达60-65美元/桶。

  加拿大皇家银行大宗商品策略主管海伦娜·克罗夫特认为,反腐行动并不会影响到沙特石油政策,反而持续推升了油价。60美元/桶的油价为沙特经济改革提供了最佳条件。沙特致力于经济改革,意味着降低对传统油气领域的投资,转而发展新型经济,那么传统油气产能的增幅将得到控制,这对国际油市而言也是有利信号。

  瑞银集团石油分析师乔瓦尼·斯塔诺沃也表示赞同:“我们相信沙特将继续维护欧佩克减产协议,专注于减少全球石油库存。”

  埃利奥表示,如果欧佩克继续保持减产,那么油价将不会再低于50美元/桶。美国能源信息署11月7日已经提高了2018年的需求预测,这也会帮助油价保持在60-70美元/桶的水平。

  另有分析称,如果穆罕默德王储能紧紧抓住权力、延长石油减产,让油价维持在60美元/桶或以上,那么沙特阿美IPO很可能会受到投资者抢购。

  福利三:沙特阿美IPO计划不变

  经历了估值疑云、挂牌之争,再到如今的反腐风暴,沙特阿美IPO可谓“扑朔迷离”。

  据了解,被捕政府官员中,包括沙特阿美董事会成员、前财政部长易卜拉欣·阿萨夫,被控在麦加城市扩建项目中涉嫌贪腐。阿萨夫同时还是沙特公共投资基金(PIF)的董事会成员。PIF致力于引导沙特石油财富进入新产业,开辟新的经济增长点。一旦沙特阿美完成IPO后,PIF将获得剩余股份。

  另外,沙特经济与规划部长、监督委员会成员法凯赫也被解除了职务,并已由其副手接任。监督委员会成立于2015年9月,该机构同样受王储管理,使得王室得以直接控制沙特阿美。

  普林斯顿大学教授伯纳德·海克尔评论称,沙特当局是在给外国投资者泼冷水,可能削弱经济改革的首要任务——吸引国际投资,特别是影响沙特阿美IPO计划。

  然而,穆罕默德王储是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的,因为沙特阿美IPO是在“沙特愿景2030”背景下提出的,是沙特国内经济转型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王储力推的。根据计划,沙特将在2018年出售沙特阿美5%的股份。官方数据显示,基于沙特2610亿桶的原油探明储量,沙特阿美估值大约在2万亿美元,5%的股份IPO预计将带来2000亿美元。

  纽约、伦敦、香港、多伦多、东京和新加坡等地交易所纷纷向沙特阿美抛出了橄榄枝。10月,有传言称,沙特阿美正考虑搁置海外上市计划,转而向全球最大的几家主权财富基金以及机构投资者进行非公开股票发行,预计2019年在利雅得证交所Tadawul上市,再于2020年在海外上市。沙特阿美随后否认该消息,强调“上市计划不变”,将于2018年正式启动流程。

  从目前的石油市场和沙特财政环境来看,沙特阿美IPO计划对沙特经济非常重要。摩根大通投行首席执行官丹尼尔·平托表示,除沙特阿美,沙特可能会有更多的公司寻求海外上市。在评论反腐风暴时,平托说:“如果以正确的方式进行,并有正当的理由,那么反腐对沙特未来是有好处的。巴西也曾经历过类似的过程。”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