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欧佩克减产保价效力如何?

  郭海涛(中国石油大学(北京)工商管理学院院长):目前,欧佩克减产对市场的影响相对较小,一是从库存来讲,现在世界原油库存很大;二是从生产的动态角度来看,欧佩克减少的市场份额,被其他产油国包括美国生产的页岩油所占有。欧佩克减产即使再延长3个月,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油价已经持续两年多维持在45美元/桶至50美元/桶。如果市场普遍预期油价维持在目前的较低状态,投资会继续下降,到明年6月份,新增产能减少,油价将逐渐进入一个回升通道,反过来会刺激投资增加。总体来讲,目前国际原油市场供应比较充足,油价的波动主要还是看需求市场。

  陈蕊(中国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石油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现在看来,欧佩克对于减产协议的执行力比较好,执行率超过90%,原因有几点:一是油价过低,在欧佩克第一次减产时油价才40多美元/桶,这个价格对产油国经济影响较大,一些国家在消耗自身储备。二是欧佩克国家也希望通过减产提振油价,从目前的油价水平看,减产协议确实有一定效果,今年油价最高时达到57美元/桶,但是后来油价受到美国页岩油的影响又回落,欧佩克在减产,同时美国在增产,美国页岩油的增产部分抵消掉了欧佩克减产对油价的提振作用。这种情况下,油价虽然在涨,但是没有达到欧佩克的预期(超过60美元/桶)。近期,美国页岩油的增产增幅在放缓,欧佩克将会决定继续延长减产协议,不排除其进一步加大减产力度,欧佩克减产的目的是把油价提升到其认为的一个合理的价格水平,而且后期随着减产协议的延长,效果会越来越明显。

  2 市场大变局中谁将掌控油价话语权?

  郭海涛:欧佩克一直认为自己掌握话语权,但是我认为美国作为一个独立的主体不能掌握话语权。欧佩克可以认为是一个相对独立的主体,是一个组织。像美国更多是企业主导的市场,现在的价格变动导致的是边际供给变化。价格的上涨带来的是供给增加,是由市场规律来决定的,如果价格上涨,不管是美国企业还是其他国家的企业,都会增产,这样就会导致价格上涨有限,实际上是边际供应决定价格。欧佩克作为一个组织在和非欧佩克整个的产量在对抗。如果油价上升到60美元/桶,中国的企业也愿意增产。

  陈蕊:欧佩克建立的初衷是通过欧佩克产量政策的变化来稳定石油市场价格,现在美国已经成为欧佩克之外第二个可以调节石油市场的主体。全球能源治理结构更趋多元化。美国对原油出口解禁后通过石油贸易来调节市场。欧佩克和美国之间将展开博弈争夺石油市场最终的话语权。

  3 沙特“2030年愿景”如何照进现实?

  杨晨曦(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国际战略研究所博士):以沙特目前的政策取向和综合国力来看,持续向前推进“2030年愿景”,个人认为是有希望的,即使不一定能够完全摆脱,但肯定能够大幅降低尤其是财政方面对油气的依赖。究其原因有三点:一是沙特所处的地理位置决定了其有条件做一些高端的服务业、港口贸易和在滨海地区开辟工业园进行制造业;二是从沙特的对外关系来看,其对“一带一路”的参与度较高,而且跟西方主要国家长期以来保持稳定的关系,沙特获得外援的能力在增强。三是从沙特主观的意愿来看,沙特完成“2030年愿景”的欲望非常强烈。从2014年年中到现在,国际油价对沙特不利,如果不能很好地振兴基础设施、制造业、服务业,把经济彻底多元化,沙特在西亚北非地区,在阿拉伯世界的竞争力将会削弱。实际上沙特的“2030愿景”最需要的是改革,改革的魄力要足,政府的执政能力要强等。

  4 能源大转型下的欧佩克影响力是否式微?

  杨晨曦:从短期看,欧佩克的影响力在下降,这是市场供需的结果,与世界能源格局重构有很大关系。

  欧佩克受到的打压不仅仅是市场份额的问题,十年前,欧佩克几乎可以凭一己之力影响全球的能源供需平衡,不仅仅在油气方面。现在看来,欧佩克的影响力已今非昔比。从油气市场本身来说,国际市场供应越来越多元化。新能源开发已经不仅仅是经济问题,对于中国、印度和欧洲国家来说,也是社会政治问题。即便是美国也并没有因为联邦政府宣布退出《巴黎协定》降低新能源开发的脚步。

  从长期看,欧佩克的市场地位是否是历史性衰落,还无法判断。一是欧佩克在全球一次能源占比的优势地位在2035年之前不会受到动摇。另外,从今年世界经济市场来看,世界经济回暖将带来能源消费的上涨。从世界各国来看,新能源占比的提高还需要较长的一个历史时期。 

  (记者王芳采写)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