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时间以来,特别是2014年进入低油价时代以后,欧佩克面临着发展转型的巨大压力,主要来自三个方面:一是国际能源市场格局的变化削弱了欧佩克的全球影响力,全球能源需求与供给的变化早已超出了欧佩克所能掌控的范畴,因政策效果无法控制而往往陷入两难境地。二是欧佩克内部的分歧与分裂始终十分严重,并呈加剧和深化趋势,易于采取竞争性而非合作性的策略,政策协调与执行协议的能力不断下降,例如今年年初开启的减产协议执行率一直未达到要求。三是欧佩克国家经济普遍面临严重挑战,经济转型的压力巨大,不仅委内瑞拉、尼日利亚、利比亚等国经济持续恶化,长期对欧佩克政策不满,一向富裕的沙特等海湾产油国也面临着空前的财政与经济压力。

  就中东地区格局的新变化来看,欧佩克发展面临的挑战也在明显增加。一方面,随着地区局势的变化,沙特与伊朗两国的地缘政治争夺不断加剧,地区国家不得不选边站队,相互之间的敌意与冲突风险上升,增加了欧佩克内部的互不信任与协调难度。另一方面,作为欧佩克核心的海湾阿拉伯国家内部也出现了明显裂痕,沙特、阿联酋等国与卡塔尔的断交危机至今未能得到解决,并争相借助外部力量为自身造势,内部矛盾的公开化与持续使得海湾产油国团结一致的形象被打破,加剧了欧佩克的领导权危机与政策协调危机。

  上述三个层面的挑战使得欧佩克面临的内外部形势发生重大变化,在新的发展阶段,欧佩克也必须认真考虑自身的发展转型。当前,欧佩克的发展变化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更为关注国际能源市场及国际油价的长期稳定与可持续发展,不追求短期内的利益最大化,这既是考虑到国际能源格局变化与自身能力实际的必然结果,也是保障自身利益可持续发展的需要。二是探索成员国经济结构转型,同时考虑改革内部决策与执行机制,提升国内发展与集体政策的协调,保障自身利益。三是有选择地与非欧佩克产油国开展协调行动,借力增强自身对国际能源市场的影响力,如今年年初开始执行的减产协议就是与俄罗斯等产油国经过长期谈判与协调的结果。四是加强与能源消费大国的政策协调、经济对接与治理合作,希望从能源供需、发展战略与国际能源治理等多个层面加强对接和合作,形成更具可持续性的利益共同体。

  在此背景下,欧佩克的发展转型为中国与其加强相互合作带来了新的机遇,也面临着欧佩克内部分裂加剧和转型压力的挑战。首先,欧佩克追求长期可持续发展的政策理念、加强与能源消费国政策协调的诉求契合中国的利益,有利于为双边合作奠定更为坚实的基础,中国应予以积极肯定和支持,提升双方互信度,加强国际能源治理领域的合作,探索新的石油定价与交易机制,塑造更高水平的合作伙伴关系。其次,欧佩克国家的经济转型压力为双边合作提供了新的契机,中国的资金、技术与建设能力普遍契合欧佩克产油国的转型需求,应加大对其经济转型进程的参与力度,在石化产业与非石油部门扩大合作机会。最后,注意规避合作风险,避免直接介入欧佩克产油国之间的分歧与冲突,更不能选边站队,坚持互利、平衡、非冲突等原则,既要利用其有求于己的时机开展务实合作,也应多采取有益于促进解决分歧和危机的举措。

  (作者单位: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