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油价低位徘徊 能源格局新旧交替

欧佩克的时代大考

  编者按:9月14日,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成立57周年。半个多世纪以来,这个全球最大的石油生产国卡特尔,历经石油市场风云变幻,主导国际油价潮起潮落。如今,面对以北美页岩油气为代表的市场竞争对手崛起,面临全球能源消费从高碳向低碳的转型大潮冲击,年近花甲的欧佩克能否通过减产保价维护组织利益,能否通过自身转型实现长远发展,能否留下“石油时代”嬗变的借鉴与思考。

欧佩克石油产量占全球超1/3

  9月14日,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成立整整57周年。

  沧海桑田,这个上世纪70年代打个喷嚏都能让整个世界感冒的石油卡特尔正经历着有史以来最严峻的挑战。不少西方媒体甚至宣称,欧佩克已经名存实亡了。年近六旬,欧佩克真的已经老了吗?

  石油卡特尔的危情迷局

  2014年年中以来,能源格局转变给欧佩克带来诸多前所未有的挑战:“页岩油气革命”让石油市场进入供应过剩状态,欧佩克市场份额从10年前的40%降到1/3。可再生能源进步神速,成本大幅下降,太阳能在7年内成本降低了60%,电动汽车也欲冲击石油需求。195个国家在2015年年底达成《巴黎协定》,将温度控制目标定在2摄氏度。虽然协议没有提到要控制化石能源消费,但这一目标已经宣告了世界能源消费从高碳转向低碳的步伐不可阻挡。

  外部挑战围追堵截,这个以协调各产油国政策、保障市场稳定为己任的组织在难以对能源形势达成统一、有效回应和行动的同时,内部争斗却日益激烈:沙特与伊朗对立严重,2015年也门战争,卡塔尔断交风波……内外交困,欧佩克在整个能源体系中的话语权削弱是不争的事实。正如美国城市投资银行经济师艾德·摩斯所说:“以前说欧佩克快完了,那是危言耸听,但这回情况确实变了,页岩革命已预示新的能源秩序。”

  能源转型趋势冲击着一些成员国的传统认识。他们普遍意识到,页岩资源抢客户,应对气候变化行动轰轰烈烈,石油资源不再像银行里的存款一样可靠。《自然》杂志曾预计,中东探明石油资源可能有40%再也不会开采出来。因而,趁现在赶紧将地下的石油采出兑现才是王道。包括沙特在内,大家莫不担心有一天石油资产转眼变成“碳泡沫”。

  近两年,一些欧佩克国家开始主动适应新秩序,这在以往不可想象。沙特去年宣布“2030转型愿景”,计划总投资300亿至500亿美元,5年内使可再生能源发电能力达到1万兆,替代8万桶/日原油。同时,大力发展气代油项目,转型期实现天然气消费翻四番。阿联酋也宣布,2050年实现国内电力用能50%依靠可再生能源和核能,50%依靠天然气。欧佩克“去石油化”成为行业热点。

  “末日穷途”或言之过早

  不过,不少地缘政治和能源专家的看法与媒体的宣传刚好相反:虽然欧佩克影响力式微,但是这条负重前行的大船能够渡过目前的风暴。

  首先,纵观欧佩克发展史,它是一个适应力和灵活度较强的组织。上世纪60年代诞生时,它的使命是维护油价的稳定。到上世纪80 年代,北海、阿拉斯加等非欧佩克地区石油产量的快速增长以及石油消费国所采取的一系列降低石油需求的措施使得欧佩克的工作重点开始转向管理原油供应。上世纪90 年代以后,随着世界石油市场的更加多元以及竞合发展态势的形成,欧佩克对其使命进行了进一步调整,转而作为市场调节者。在这一转变过程中,欧佩克也曾数次遭遇油价低迷,但快速地适应与行为转变都使其平稳度过艰难期。在今年世界石油大会上,欧佩克秘书长巴尔金多承认美国页岩油的重要地位,愿意与之携手保证油市稳定。这在3年前都是难以预料的。欧佩克顽强的适应力使之成为目前世界唯一一个有全球影响力的大宗商品国际组织。

  气候变化对石油的冲击影响可能最后一个到达欧佩克,因为,全球最廉价的石油资源都集中在这里。如果碳减排开启化石能源逐渐被淘汰的进程,那么首先不会开采将是北极、深水超深水、油砂等高成本的项目。届时,石油生产进一步集中到欧佩克国家,将给产油国们极大的回旋空间。

  更重要的是,低碳能源的世界并不意味欧佩克各国就完全无法立足。目前来看,可再生能源主要冲击电力领域的用能,而对石油依赖的交通和工业领域还没有太大的影响。更何况,产油国手中还有一张清洁能源的王牌——天然气。国际能源署署长比罗尔表示:“继美国页岩气革命后,世界还将迎来天然气二次革命——LNG大发展。而传统产油国将扮演重要角色。”

2016年欧佩克成员国原油日产量

  能源转型亦能建功立业

  欧佩克不会死,但石油卡特尔需要再次做出改变。虽然“年事已高”,它在全球能源治理中发挥新的建设性作用并非天方夜谭。

  能源转型离不开石油市场的稳定,而欧佩克仍然是稳定市场的重要力量。对于石油生产和消费国来说,油价频繁大幅波动,其危害胜过高油价,对各国能源安全和低碳转型也极为不利。各国在规划低碳能源转型之时,就要考虑能源供应稳定问题。

  当前,市场参与者多元化,石油市场平衡依旧脆弱,正需要欧佩克这样的“压舱石”。在供应紧张时,欧佩克剩余产能仍然能够发挥调节器作用,防止价格因为供应突然紧张带来大起大落。在资源宽松时,欧佩克和非欧佩克产油国与国际能源署等消费国组织间合作对话,也将增大市场稳定的预期,减小市场波动的风险。这种稳定市场环境的预期,将大大有助于宏观经济回升向好,也利于推动长期低碳转型进程和应对气候变化各项工作。

  欧佩克作为传统能源的代表,更需要在转型中积极作为。欧佩克要积极地加入到低碳技术研发推广中,例如低碳内燃机、碳捕获和储存技术,通过低碳利用技术,石油也能延续其在能源结构的重要地位。再如,欧佩克产油国正在着眼提升天然气在国内消费和出口中的份额。相比非欧佩克国家,欧佩克成员国大多资源成本更低、供应更稳定,将成为天然气大发展的中坚力量。

  应运而生,应时而动。经过一次次时代大考,欧佩克将向世人展现新姿态。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