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电62分钟,对于居民来说可能不太在意;但对于炼化企业来说,却事关重大。这次遭遇的大面积停电,是克石化20年来从未遇到的。

  面对突发情况,克石化紧急启动应急预案,公司员工紧急行动,上演了石化版的《速度与激情》。

  9月5日,克拉玛依石化公司生产调度会正在像往常一样召开。11时3分,二楼会议室的照明灯突然闪灭。

  “停电了!”所有参会人员都意识到了这一点。正在组织会议的公司副总经理丛飙立即中断会议,要求参会的机关生产处室、基层单位安全第一责任人,立刻赶赴各装置指挥应急处置。

  由于电网故障,克拉玛依市区大部分企、事业单位和居民区停电。公司30多套主体装置全部停电,循环水系统、供风、供氮系统等公共系统瘫痪。克石化公司立即启动应急处置预案。一场全厂动员的紧急行动迅速展开……

  集结:无声的号角

  克石化公司总经理许立甲、党委书记默新社得到消息后,立即赶到生产调度指挥中心坐镇指挥;各分管副总经理、专业处室领导及科室人员按照职责分工,立即到厂内生产调度指挥中心、环保单位、重点装置、罐区等进行应急处置协调;各车间负责人也从会场立即回到属地单位组织应急处置。

  与此同时,各单位的管理、生产、技术人员都以最快的速度向各生产装置集结。

  正带着家人去往兴农湖的检维修副经理崔洲行得到消息后,立即折路返回,赶赴厂区。质量安全环保处的吴全富此时正带着孩子在医院看急诊。“医院急诊室停电?厂里呢?”他安置好孩子,急速赶到脱硫装置检查在线环保监测系统的运行。从额敏探亲回来的炼油第三联合车间技术员张洪敏刚到家门口接到电话,连家门都没进,就以最快的速度驱车赶往厂区。炼油第三联合车间技术员席欢在车间微信群看到消息后,主动赶往车间救援。企业文化处副处长艾里江·木沙得到消息后立即赶往厂区,在赶往厂区的路上,紧急安排处室人员全面监控舆情。

  昌吉的、乌鲁木齐的、米泉的……此时,在外地的各路克石化人都在做着同一件事情:赶回厂,应急处置。

  停电后很短的时间内,已有近一半的人员出现在装置处置现场。克石化人知道,早到一分钟,就能为安全提供早一分钟的保障。

  处置:全厂“大阅兵”

  停电时间长、波及范围广、安全风险大、恢复生产难度高,这是克石化公司20年经历的最严重的一次停电。

  这是一次实打实地应急处置,任何一处环节的疏忽,都有可能引发次生的、甚至是致命的事故。

  应急领导小组以保安全和环保为原则,迅速将各装置和公用系统退守到安全稳定状态。在蒸馏装置外操室,加上班长彭伟总共也就4名男员工,而他们要处置两套蒸馏装置。人手不够,女员工顶上。

  炉子是蒸馏的心脏,若炉膛温度控制不好,一旦造成塔顶超温超压,结果可想而知。可现场所有的调节阀失灵,只有通过副线手动调节,且都是超大的阀门。炉区、泵房、空冷平台,苗燕与彭伟他们爬平台、关阀门、停机泵。当燃料气、原料油都呈退守状态,装置被安全停下来时,回到操作室的彭伟,脸和手变得青紫。

  “装置的不确定因素太多,各种信息量太大,脑子一直在飞快地运转。”炼油第三联合车间主任孙进法说,“这个时候,装置最容易出现安全事故,必须把装置安全地停下来。”

  不超温、不超压、不满罐。这是孙进法在应急处置时的基本原则。他在外操室坐镇指挥,车间副主任张景伟在中控室指挥协调,所有操作都按照应急预案有序进行。

  在这次应急处置过程中,各单位严格按照应急预案的要求,合理、准确地执行相关规定,不逾越程序进行处置,保证了装置安全停工。

  开工:挑战极限

  12:05,供电恢复,全厂各生产车间又处于紧张开工状态。停工没出事,开工更不能有事。作为龙头装置,蒸馏装置必须先开。

  不知开关了多少个阀门,爬上爬下跑了多少回炉区、平台,直到17:00,吃着凉透的午饭时,彭伟才发现戴着手套的右手食指,已然被磨掉了一层皮,苗燕的手上也起了水泡。

  “这样的停电处置从来没有遇见过。”在催化装置干了20多年班长的张利说,“以前装置出现闪停电,顶多是对机泵等局部进行应急处置。”

  在甲醇厂,3.5万立方米制氢装置将正常的28个小时开工时间,优化到16个小时,为后续的临氢生产装置尽快投入平稳运行提供了可能。当装置一切正常时,催化技术员彭威一屁股坐到了外操室门前的台阶上,浑身像散了架似的。

  在二号中心控制室采访时,正好碰到科技处处长李荣,他正忙着赶往90万汽柴油加氢操作室。李荣说他要把每个装置都转到。只有自己亲眼看到装置运行才放心。

  在炼油第三联合车间高压加氢装置,装置开工点炉是重要的步骤。28岁的年轻技术干部毛尔斌是主动到车间参加应急处置的。为了保证炉膛爆炸气化验数据快速传到装置,毛尔斌每次取完样就蹲守在化验室,化验结果一出来就立即电话通知装置,同时快速赶回装置取下一个样。“炉膛爆炸气分析数据,超过半个小时就无效了,我们必须和时间赛跑。”整个下午,毛尔斌不停地在化验室和装置之间穿梭。

  “装置所有员工都在奔跑。每个人的衣服都湿透了,但没有一个人停下来休息。”孙进法说。

  16:00,大家都还在忙碌,孙进法才想起车间所有人都没吃午饭。车间安排人到厂外订了一些凉皮,大伙凑合着扒拉两口后,继续投入战斗。

  “从装置紧急停工到开工,我们一天的工作量,如果放到新装置试车,至少需要半个月时间。”孙进法说。

  “晚上要开高压泵,装置继续开工,可能会更忙,到时只能抽空眯一会了。”已经连续工作了20多个小时的孙进法有些疲惫。

  保障:一切为了安全

  停电,却不知要停多长时间。这是检维修中心仪表专业副经理丁维忠最担心的。全厂68个UPS供电系统,在突发停电事故状态下,能给DCS控制系统提供30分钟的供电保障。这点,丁维忠很清楚,“可一旦停电时间过长,UPS供电能维持多久,心里就有些打鼓。”

  作为与装置结合最紧密的设备,各类电器仪表就如装置的眼睛,随时将现场的各类信息反馈到DCS操作系统。在仪电中心控制室的仪表副主任曾启明,正紧急对保运人员进行应急分工,逐台检查68台UPS供电系统的运行情况,确保万无一失。

  克石化每年两次的UPS放电检验检测工作,在这次大面积、长时间停电中经受住了考验。一个小时内,68台UPS供电系统运行正常,各生产装置无一台DCS操作系统出现黑屏重启。

  在催化装置,当班班长张利和他的班组员工对这样的停电处置,也是做到了游刃有余。6日凌晨3时,催化装置汽柴油、液化汽产品的化验分析合格。

  “这次应急处置,对我们来说是一次严峻考验,也是一次现场大阅兵。令人欣慰的是,我们的团队经受住了考验。”孙进法说。

  “这样的应急处理是装置员工操作能力的彰显,更是全厂高水平应急处置能力的体现,同时也体现了公司员工爱岗敬业与强烈的责任心。”公司总经理许立甲对这次停电处置给予高度评价。

  截至发稿时,克石化公司所有装置基本恢复正常,在整个应急处置及装置恢复开工过程中,没有发生任何安全、泄漏、大气污染等事件,克石化经受住了考验!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